上海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的国际比较研究
2021-12-15 08:51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本课题自开题以来,经过案头研究、对标对表、国际比较、企业座谈、深度访谈、实地调研、专家咨询、同行研讨、问卷调查、统计运算、归纳提炼、修改完善等环节,形成本报告。

自2018年以来,上海瞄准最高标准、最好水平、最佳实践,先后出台1.0、2.0、3.0版优化营商环境方案和条例80条,系统推进营商环境改革,共实施286项针对性改革措施,出台70多项专项改革政策和配套文件,开发上线20多个新的办事系统,以55%的权重助力我国在全球190个参评经济体中名列第31位。

2018-2020年,上海在10个营商环境一级指标中,8项一级指标排名得到提升。其中,办理施工许可由172升至33名,提升139位;保护少数投资者由119升至28名,提升91位;获得电力由98升至12名,提升86位;开办企业排名由93升至27名,提升66位。但获得信贷指标排名不升反降,由78名降至80名,降幅达到7位。执行合同指标也表现不佳,排名未得到提升。

《2020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在开办企业、获得电力、施工许可、跨境贸易、登记财产等以地方事权为主的评价指标中,2年来上海办事环节平均压缩41%,办事时间平均压缩59%,执行合同、获得电力等指标已达世界先进水平。2008-2020年世界银行《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20年全球——改革驱动力与未来改革机遇》专题报告,对上海的经验做法也给予了充分肯定。随着营商环境改革的不断深入,上海的企业市场活力不断增加。

报告显示,在10个一级指标、46个二级指标中,上海在开办企业(最低实缴资本)、办理施工许可(建筑质量控制)、获得电力(手续和成本)、获得信贷(信贷信息深度)、保护少数投资者(披露程度指数)、执行合同(司法程序质量)6个一级指标中7个二级指标得分最高,排名或并列排名全球第一。在开办企业(成本)、办理施工许可(成本)、获得电力(供电可靠性与电费透明度)、登记财产(土地管理系统质量)、保护少数投资者(股东权利指数、所有权和管理控制指数、公司透明度)、办理破产(破产框架力度指)6个一级指标中8个二级指标得分较高。

但上海在获得信贷、办理破产、纳税和跨境贸易等领域仍落后于其它先进经济体,在建筑许可、开办企业和登记财产方面也有进一步改善的空间。其中,在开办企业(手续、时间)、办理施工许可(对应手续、时间)、获得电力(时间)、登记财产(手续、时间、成本)、保护少数投资者(董事责任程度指数、股东诉讼便利度指数)、纳税(次数)、跨境贸易(出口和进口的边界合规和单证合规耗时)、执行合同(成本)、办理破产(时间、成本)9个一级指标中18个二级指标得分相对较低。在获得信贷(合法权利力度)、纳税(时间、报税后程序、税及派款总额)、跨境贸易(出口和进口耗费的边界合规和单证合规)、执行合同(执行合同时间)、办理破产(回收率)5个一级指标中10个二级指标得分偏低,与世界最优水平差距最为显著。抽离出难以量化的3个指标,从程序、时间、成本、制度、其他5个维度来看,差距分布为程序类5个、时间类11个、成本类11个、制度类13个、其他3个。在世行评价框架外,存在政府的监管模式没有完全遵循以适应商业模式为原则;与竞争中立原则相比还有差距;权益保护不够充分;产业扶持方式没有贴近服务业发展需求等问题。

企业反映,营商环境改革感受度不高,获得感不强。1.政策稳定性不强,透明度不够。政府没有履行通知义务,提供信息不及时;安监和环评透明度不够,隐性问题比较大。2.程序繁琐,监管不规范。审批环节多,流程复杂;监管不规范,无行业标准。3.缺乏微观操作层面落地细则。缺乏能耗可操作性指导意见;一照多址政策落地难。4.政府支持体系有待完善。人才落户难;研发型高科技企业申请难度大;缺乏生物医药服务平台;危化品仓库严重紧缺;亟需政府对应对贸易摩擦提供支持;周边城市政策优惠力度大;国际宣传力度不够;个人所得税太高,且缺乏公平性;受疫情影响融资难度增加。5.规则等制度型开放不够。服务业对外开放存在“玻璃门”;离岸贸易存在制度障碍。

参照世界银行营商环境评价体系,聚焦政府效率和法律保护两方面,围绕报告中上海差距最大的4个一级指标9个二级指标、差距较大的8个一级指标16个二级指标(考虑到问卷发放对象,办理破产指标中的3个二级指标未被纳入),设计调查问卷,共回收企业问卷517份,问卷有效率达97.29%。从世行评价指标来看,调查结果与世行报告结果大体一致。从综合评价来看,1.区域营商环境综合得分排名前三位的是浦东新区、静安区、徐汇区;国有企业的营商环境条件明显好于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2.传统行业,例如农林牧渔业、交通运输业、住宿餐饮业营商环境得分相对较高,新兴技术产业、现代服务业,例如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营商环境得分相对较低,调查结果凸显出新兴产业行业发展对营商环境改善具有迫切诉求;3.企业成立年限越长,企业营商环境综合得分越高;企业年产值越高,综合得分越高,年产值在50万以下的微型企业营商环境得分远低于其他产值类别的企业,说明企业成立时间较长、年产值较高的企业所享受到的营商环境条件更为优越。

对照上海差距最大或较大指标,对标世行报告中单项指标得分最高的经济体,根据世行发布的历年度报告,梳理2008-2020年间该经济体在特定指标上的改革举措,课题组发现,新西兰(开办企业),香港特区(办理施工许可),阿联酋(获得电力),卡塔尔(登记财产),新西兰、文莱、阿塞拜疆(获得信贷),肯尼亚(保护少数投资者),巴林(纳税),跨境贸易(欧盟),新加坡(执行合同),芬兰(办理破产)的经验做法值得借鉴。新加坡、香港特区、阿联酋(迪拜)整体得分分别为86.2分、85.3分、80.9分,排名分别为第2、第3和第16位,在形成开放透明的市场准入体系、实行方便快捷的贸易便利化制度、建立高度市场化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等方面形成的典型的国际自由港制度体系为优化营商环境提供了保障。

世行营商环境指标体系主要针对中小民营企业,忽略了大公司尤其是跨国公司以及外资企业的需求,跨国公司更关注经济体是否能提供企业在全球配置资源的要素支撑,外资企业则更关注经济体是否遵循国际规则。未来上海应探索构建多元化营商环境评价体系,对接不同类别的企业需求,提供智能化、便利化、菜单式营商环境,每年发布《上海营商环境评估蓝皮书》。

目前,上海需在世行评价框架内外同时发力。在世行评价框架内,对照世行报告中上海差距最大或较大指标(9个一级指标中的28个二级指标),对标单项指标得分最高经济体,发挥“店小二”精神,落实“以企业为中心”理念,围绕减环节、减时间、减成本三个核心环节,就上海事权相关指标提出改进建议。1.提供家门口网格化服务,打通政策落地“最后一公里”;2.探索建立企业注册确认制,简化企业注册查名手续;3.大幅缩减办理施工许可审批监管部门,优化审批流程;4.压缩获得电力审批时限,提高接电速度;5.简化登记财产办理程序,实现提速降费;6.加强信用环境建设,形成信用信息综合网络;7.确立市场化原则,提高少数投资者地位;8.简化纳税申报程序,缩减税种税率;9.建立跨境贸易公共服务平台,形成行业标准;10.引入电子诉讼系统,降低执行合同费用;11.构建协调机制,降低破产难度。在世行评价框架外,对标国际规则,将规则等制度型开放作为优化营商环境的核心,把企业感受度作为第一标准,持续打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活力。1.建立符合国际规则的市场准入和监管制度;2.政府履行通知义务,提供公开透明可预期的政府服务;3.遵循竞争中立规则,创造公平竞争环境;4.保护企业权益,降低维权成本;5.建立合规的政府支持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