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工业战略2030》的新理念及对上海的启示
2020-01-21 03:18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一、《德国工业战略2030》的出台背景、战略目标及重点聚焦领域

多种因素促使该战略的出台。一是全球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已经到来,以汽车、消费电子、电信技术等为核心的德国传统工业优势地位受到动摇,作为欧洲经济强国,必须未雨绸缪,有所建树;二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一大特征是智能化设计和智能化生产,在大数据、互联网及信息通信领域,德国深感来自中美日等制造业大国的挑战;三是目前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和右翼民粹主义甚嚣尘上,英国脱欧将削弱欧盟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德国必须应对这些挑战做出回应。

战略目标包括四个方面。一是有针对性地扶持重点工业领域,提高工业产值,保证德国工业在欧洲乃至全球的竞争力。终极目标在于确保或重夺德国、欧盟的科技领先地位。二是到2030年,逐步将工业在德国和欧盟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分别扩大到25%与20%。三是坚持市场经济的重要地位,在必要时加强国家干预行为。四是推动全球社会市场经济发展,坚决反对他国强行干涉市场经济进程并系统地保护德国的经济利益,为全球创造更大市场,推动经济繁荣。

聚焦十大关键领域。这十大关键领域分别是:钢铁铜铝、化工产业、设备和机械制造、汽车及其零部件制造、光学、医学仪器产业、环保技术部门、国防工业、航空航天工业以及运用3D打印等新制造技术。

二、为实现《德国工业战略2030》采取的产业政策

德国政府将重点扶持以上十大领域,为相关企业提供更廉价的能源和更有竞争力的税收制度,并放宽垄断法,允许形成“德国冠军”甚至“欧洲冠军”企业,以提高德国工业全球竞争力。具体措施如下:

(一)抓住互联网平台经济和人工智能发展机遇,规划布局关键技术和突破性创新

一是在竞争格局尚未定型的领域,加快夺取“入场券”,发挥全球领导作用,如在交通、医疗卫生、数字云学习等;二是在德国实际应用落后的人工智能领域,提升关键技术的应用能力,包括自动驾驶、医疗诊断等;三是在新兴竞争领域,提前布局未来工业新技术,包括纳米生物技术、新材料和轻量级建筑技术以及量子技术发展。

(二)提高工业占比,保持国内闭环工业增值链

将德国工业占GDP比重从23%提高到25%,消除把工业分成“脏乱陈旧”和“干净新势力”的做法。同时,在德国保持闭环工业增值链[1]。对目前大量外包而出现的价值链缺失,进行警惕和修补。

(三)适当加强国家干预,培育巨头企业

一是政府出面协调建立跨企业联合体,来共同进行电动汽车电池开发、人工智能研究等工作;二是呼吁欧盟竞争法需要修改,减少欧洲企业兼并或合并障碍,使欧盟公司合理“大型化”;三是德国政府可在具有战略重要性的企业中持股,同时考虑组建“德国投资基金”,以保障德国的专业技术知识;四是允许德国企业接管其他国家公司。

(四)加强对中小企业的个性化扶持

中小企业是德国的特色优势,具有强大的技术专长和竞争力。然而创新,尤其是数字化进程加快,给中小企业带来了巨大的挑战,需要加强对中小企业的个性化优惠与扶持。对渡过初创阶段的企业,国家将帮助组建欧洲风投基金为其提供融资。

(五)完善国家监管政策,坚持开放、自由、公平的竞争原则

一是为工业界创造更好的生产条件。例如,降低电力和能源价格、保持社会保障支出稳定[2]和建设有竞争力的税收体系。二是坚持自由开放的国际市场原则,加强和扩大多边主义,减少乃至消除全球关税,尤其是各领域工业产品关税。三是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包括重审并改革补贴法和竞争法,对颠覆性新技术进行激励性援助,有效应对倾销和滥用市场主导地位的行为,推动某些领域的公司合并等措施。

(六)加强欧盟合作,增强全欧洲的工业竞争力

逐步停止和扭转许多欧盟国家的去工业化进程;设立“工业部长理事会”,减少当前单项性的理事会。

三、对上海的启示

一是在促进新旧动能接续转换过程中,把握好传统制造渐进式升级改造与颠覆式制造技术研发之间的关系,坚定技术大突破式的创新引领,跻身世界技术的前沿。从《国家工业战略2030》可见,德国政府意识到,以柔性生产、不过度追求技术大突破、专注一个接一个的微创新和优化、把一类产品做到世界最好、进而占领全球市场的德国制造模式,日益受到诸如美国特斯拉等颠覆性汽车制造技术的挑战,面临着丧失制造业强国的地位威胁。上海制造有必要在加强产业工人队伍建设、培育工匠精神的同时,注重颠覆式的新技术的研发,在生物医药、半导体与芯片制造、人工智能等现代制造领域冲击世界科技的最前沿。

二是处理好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之间的关系。当前,欧洲国家纷纷为产业政策正名,《德国工业战略2030》也界定了国家干预行为可以视为合理的,甚至可能是必要的情况,以避免国家经济和全民族繁荣陷入严重不利之中。受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中国制造2025》受到国际质疑,上海在发展先进制造业、打造“上海制造”品牌过程中,要在关键技术研发和技能人才培养等领域把握好政府与市场间的关系,将产业政策与竞争政策有机结合,抢占颠覆式创新产品的市场主导地位。

三是在研究上海“十四五”规划思路和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总体规划时,建议吸纳国际制造业强国注重颠覆性创新的工业发展理念。规划好长三角地区先进制造业的空间布局,确保政、产、学、研间的有机协同,在改变游戏规则的突破性制造技术创新等领域有新的突破,在长三角地区形成制造业的巨头企业。



[1] 如果增值链的所有部分从基本材料的生产,到加工,再到分配、服务、研究和开发,都存在于一个经济地区,那么各个环节将更具有竞争力。

[2] 永久保持在40%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