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更大范围和更宽领域进一步优化上海营商环境研究
2020-09-28 16:36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去年,上海市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大营商环境改革力度的重要指示精神和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对标最高标准、最佳水平,实施了一系列优化营商环境改革,共出台实施了40多部专项改革政策和配套文件,开发上线了20个新的办事系统,这一系列行动取得“快速且有效”的进步效果。2018年11月公布的世行营商环境排名,以北京、上海为评价样板,我国由第78位跃升至第46位,进步明显。

2019年3月3日,上海制定了《上海市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实施计划》,提出88项改革举措和建议,其中地方事权改革举措46项,向国家争取先行先试9项,修法修规建议33项。在此基础上,上海市还对照国办印发的《对标世界银行评估标准优化营商环境工作任务清单》和财政部《关于转发营商环境政策落地成效第三方评估报告的函》做了进一步深化。按照更高标准的要求,上海市又推出了20项新的深化改革举措,一并纳入世行对标改革任务共同推进。

上海市作为首批城市参与国家发改委2018年试评价工作,实施国家营商环境评价指标专项改革。国家营商环境评价指标体系在世行12个指标(包括劳动力市场监管、政府采购2个观察指标)的基础上,新增获得用水用气、招标投标、政务服务、市场监管、包容普惠创新与知识产权创造、保护和运用等6个指标,共计18个指标。

在此基础上,营商环境改革3.0版工作目前也已全面启动。上海将在更大范围和更宽领域优化营商环境。

根据上海市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目标定位,对标伦敦、纽约、东京、新加坡、香港等国际主要大城市,在吸收现有营商环境评价方法中合理成分的基础上,以全面性、精准性、可比性、科学性等原则,确立“1+X”营商环境评价指标体系。“1”是全行业通用指标;“X”是上海特色产业或重点发展行业的评价指标(如跨国公司、民营中小企业、先进生产性服务业、科技创新企业等)。

对比世行指标,“1+X”营商环境评价指标体系,主要在以下方面进行拓展和深化:在法律保护方面,拓展了“知识产权保护”、“法治政府”和“城市安全”三项法律保护指标;在政务效率方面,增设了政府的“监管质量”作为政务效率的评价指标之一;对四类重点研究的企业类型,有针对性地增加了市场规模与市场潜力、市场准入、公平贸易、资金融通、人才资源、科技创新资本、机构与人才、交通、通讯设施联通、商务成本等多项市场环境方面的评估指标。

根据国内外研究报告的评估数据、及“1+X”营商环境评价指标体系的测算结果,同时,结合本课题对上海市1084家企业的问卷调研结果,上海市要在更大范围和更宽领域优化营商环境,目前存在以下优势和短板。

上海市在更大范围和更宽领域优化营商环境的优势有:一是、市场潜力良好。上海的GDP增速排第二(仅次于北京),外商投资信心指数也反应出投资者看好上海的市场潜力。二是、金融市场较发达,银行信贷市场相对成熟。三是、上海的劳动人口总体上较充裕,数理毕业生排第一。四是、上海与其他城市间的港口吞吐发达,铁路、航空处于中游。五是、上海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发展迅速,目前网速处于中等水平。

目前上海在更大范围和更宽领域优化营商环境还存在以下短板:

一是市场准入限制较多。主要体现在:(1)外商投资现代服务业市场准入的限制仍较多;(2)金融市场准入难度普遍较高,金融自由度较低、资本账户不开放;(3)证券公司感到市场自由度低,与庞大的信贷市场相比,资本市场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4)物流公司和律师事务所存在一定准入壁垒。国际贸易不够自由、且关税较高。因此,也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场规模,目前上海GDP总量和购买力都仍处于中下水平、世界500强企业数量较少。

 二是企业经营成本较高、负担重。企业成本总体水平偏高,其中,用地昂贵和人力成本高是企业成本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用工成本相比其他国际大城市偏低,但也导致对人才吸引力不足。资金成本也较高。企业税费负担仍较重,民营中小企业税收优惠政策效果不明显。

三是近半数企业存在招工难,缺乏高端人才与技术人员,人才流动限制较多。不同类型企业对人才的需求有所区别。高新技术企业最难的是外籍专家引进,其次是研发人才;民企最难获得的是专业人才和熟练技术工人;广告、物流、会计和律所业最缺高级管理人才。由于生活成本和收入水平,对人才的吸引力有限,尤其吸引外籍人才上与新加坡和纽约比有差距。入境限制与外籍关键人才限制影响人才跨境流动。受高等教育人数和一流高校数量不足也影响了高端人才储备。

四是融资渠道单一,且融资成本较高。在融资方面,企业反映的主要问题是融资渠道多样化不足和成本高。银行是企业资金的主要供给方,但目前银行助力优化企业融资的措施集中于提高便利度。

四是、犯罪指数处于中等水平、仍偏高,城市安全需继续着力加强。在构建法治政府方面,政府透明度需进一步提升;打击腐败力度持续加强、但得分尚低;政府监管质量还不尽人意。以高新技术企业为力,上海科技创新资本多元化不足,风投规模仅为北京的三分之一上海的风投仅约为北京的三分之一、纽约一半。

五是监管执法效果需进一步提升。知识产权保护整体较好,但执法有待提高。药品专利期限和专利异议尚有欠缺;快速禁令式救济和禁止网络侵权未得分;电商平台商标侵权现象严重;商业秘密保护缺少刑事责任条款、监管相对薄弱;知识产权执法需加强;科技成果转化率不高。在先进生产性服务业,金融监管效果,银行最好、保险次之、证券偏低,会计市场监管的满意度显著优于广告、物流和律所业。

六是市内交通和网络基础设施仍需加强。在交通方面,城市内部通勤交通急需改善。上海市内的通勤效率低,反映在通勤时间长、交通拥堵和公共交通费用较高。在网络联通方面,信息化水平和通讯设施仍须提高。但无线网络覆盖点仍较少,网速有待加强。

对于上述短板,建议从扩大开放、降成本、培育和吸引人才、包容审慎监管、加强通勤交通和网络建设、完善工作推进机制等方面改革,在更大范围和更宽领域优化上海营商环境。具体措施包括:(1)进一步缩减现代服务业的负面清单;(2)扩大资本市场开放,健全外企在沪融资规则;(3)进一步完善FT账户本外币一体化功能;(4)提升楼宇容积率,降低用地成本;(5)拓宽企业融资多元化渠道,降低融资成本;(6)优化税收优惠政策;(7)提高收入水平,降低生活成本,改善落户与子女教育;(8)加大高等教育投入,扩大教育产业开放;(9)放宽外籍人才引进;(10)积极探索包容审慎监管,构建激励相容的监管执法;(11)以第二届进博会为契机,加快提升知识产权执法和知识产权商业化水平;(12)完善公共交通设施和城市规划,提升通勤效率;(13)增加无线网点和加快5G网络建设,进一步完善通讯基础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