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导向型国家未来发展机遇与对策建议
2019-04-26 10:03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全球制造业发展现状

(一)全球制造业仍由高收入国家主导

过去二十年,虽然高收入国家在全球制造业增加值中的份额有所下降,但高收入国家制造业在增加值份额、就业质量、生产率和出口质量方面仍占据主导地位。值得注意的是,高收入国家的制造业占全球的增加值份额远高于其就业份额。67个国家样本中,2010年高收入国家的制造业份额占69%,就业份额占17%,中低收入国家则相反。例如,中国40%的就业份额创造了18%的增加值份额。

(二)全球制造业呈现相对去工业化绝对工业化态势

“相对去工业化”是指从就业份额和增加值份额来看,制造业占全球产业部门的比例均呈现下降趋势。“绝对工业化”是指制造业的就业和增加值的绝对量呈现持续增长。同时,大多数国家的制造业就业份额下降快于增加值份额的下降,表明了全球制造业生产率的提高。

(三)高、中、低收入国家呈现不同的制造业专业化模式

高收入国家的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份额均表现为去工业化态势。中高收入国家表现出“雁行理论”[1]特征,即从劳动密集型产品类升级到高技能制成品类,但中国例外,仍然处于劳动密集型产业阶段[2]。而低收入国家中,只有个别国家在劳动密集型贸易类和商品加工类制造业具有比较优势。

二、制造业导向型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一)制造业导向型的发展中国家面临巨大挑战

工业4.0时代采用新技术的门槛在不断提升,工业2.0时代中低收入国家廉价劳动力的竞争优势,将让位于完善的商业生态系统需求,以及信息和通信技术服务、数据生态系统、技能和知识产权等领域的供给能力。未来,制造业导向型的中低收入国家需要通过改善商业环境竞争力、提升采用新技术的能力主动参与到全球市场。

(二)制造业导向型发展中国家仍存机遇

尽管如此,发展中国家在以下几个领域仍具备可观前景。一是交易规模小和自动化程度低的制造业,如食品加工、木制品和纸制品、基础金属、非金属矿产品、焦炭和精炼石油以及化工产品等以大宗商品为基础的制造业部门。二是将低工资成本与良好的商业环境结合起来的领域,如大规模高自动化程度的纺织品、服装和鞋类等制造业部门中保持劳动密集型生产的成本效益。三是面向国内或区域市场的制造业部门。此外,服务嵌入制造业也是发展中国家可利用的重要领域。当前,全球制成品出口总值的三分之一来自于服务的增值。例如,菲律宾建立的一个离岸商业服务中心雇员人数达100万人,出口额达180亿美元。

三、对制造业导向型国家的政策建议

报告为寻求提振制造业的国家提出了3“C”策略,即,竞争力(competitiveness),能力(capabilities),连通性(connectedness)。

(一)提升竞争力

一是改革商业环境。未来,法规、融资、基础设施、质量控制和税收制度等商业环境要素,对于制造业的重要性日益突出,也是发展中国家改革的重点。二是改革竞争政策。对服务于制造业的公用事业[3]的市场监管改革,对支撑制造业价值链的重要投入品市场[4]的竞争政策改革,能更好的促进发展中国家的制造业发展。三是针对新模式出台支持政策。新技术可以催生新的生产方式,也可以开发新的商业模式。例如,制造业可以依托新技术,将共享经济模式拓展到仓储、生产等环节,大大降低制造业成本。而新的生产方式和新的商业模式需要相应的竞争政策予以支持。

(二)提升能力

一是优化员工新技能教育与培训。依托技术变化适时调整技能教育与培训政策,尤其重视“软”技能[5]的提升。二是加强企业对新技术的吸收能力。政策的着力点应在于帮助企业掌握前沿知识,促进企业改善管理实践能力,而不是直接对企业的科技研发进行补贴。三是进行技术基础配套改革。将建立质量体系标准作为能力较弱的发展中国家的核心要求。同时,将数据生态系统建设作为能力较强发展中国家的重要任务,包括对知识产权、数据安全和隐私保护等的监管。

(三)提升连通性

一是提升贸易便利化与支持新技术发展。加强对电子商务等新贸易形式在市场准入、连通性、监管合作等方面的努力。此外,顺应制造业服务化趋势,应尽快降低服务贸易限制,并建立适应跨境数据流贸易(TDF)的新规则。二是积极参与区域深度贸易协定并强化其执行。当前,深化的自由贸易协定已经从约束成员边境措施扩展到统一规则框架下的边境内措施,约束对象也扩展到电子商务涉及的数据自由流动等方面。发展中国家应积极参与到更广泛的区域贸易协定制定过程中,通过构建一体化市场、促进监管合作来拓展新的全球化机会,并尽可能减少由于政策波动和技术冲击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原稿来源:世界银行《遭遇麻烦?制造业导向型发展的未来》

摘译整理:上海发展战略研究所  徐珺、崔园园、张云伟



[1] 雁行理论于1935年由日本学者赤松要提出,指某一产业在不同国家伴随着产业转移先后兴盛衰退,以及在其中一国中不同产业先后兴盛衰退的过程。

[2] 报告将制造业分为五个类别:第一类:高技能全球创新类,包括计算机,电子和光学仪器以及医药产品。第二类:中等技能的全球创新类,包括运输设备,电气设备和其他机械设备。第三类:资本密集型加工类,包括化工产品和精炼石油产品。第四类:商品加工类,包括食品加工,木制品,纸制品,碱性金属,金属制品,非金属矿产品,橡胶和塑料制品。第五类,低技术劳动密集型贸易类,包括纺织品,服装和皮革制品以及家具和制造业。

[3] 如电信、交通运输、电力和水。

[4] 如化肥和水泥。

[5] 如适应能力、创造力、问题解决能力和主动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