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航交所打造“智慧航运”品牌的成功经验及对上海的启示
2019-04-26 09:57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纽约航交所打造“智慧航运”品牌的主要做法

近年来,纽约航交所在提供航运保险、航运融资租赁、衍生品避险等传统服务的同时,逐步将业务重心转向航运数字化发展与平台化建设,不断推进航运服务的智慧化进程。

1、深度联合行业主体。一方面,纽约航运交易所汇集了各国航运运营商、第三方服务商等行业主体,实现整体流程无缝对接的航运服务,整合航运资源。另一方面,与大型航运公司开展深度合作,不仅与马士基、达飞、中远等航运业巨擘存在航运业务合作关系,而且与马士基、达飞、赫伯罗特多家船公司建立资本纽带关系,吸引船公司入股纽约航交所。

2、优化线上航运服务。纽约航交所自成立以来,始终定位为“航运界领先的数字平台”,旨在提升航运业整体的数字化水平。不仅将大部分航运业务线上化,如在线订舱、预订锁舱、信息查询、物流追踪等,同时提供标准化的数字化货运合同、数字化集装箱远期运费合约等衍生业务,有效提升航运信息的可共享性。同时,纽约航运交易所还与马士基、达飞等航运企业合力研发相关领域的信息服务技术与产品,共同促进航运业的数字化转型。

3、完善电商平台建设。针对传统航运电商平台存在的安全隐患、信用违约等问题,纽约航运交易所进一步完善电商平台。一是制定完善的信用审核机制。通过引入大型船公司、银行及相关金融机构等,对平台的买卖双方进行严格的信用审核,有效完善了事前预防违约机制,通过净化平台环境提升用户的参与意愿。二是建立严格的违约惩罚机制。针对传统航运业务流程中的甩柜、弃舱等违约行为,纽约航交所设定了高额惩罚金,部分航线的罚款比重甚至达到运费的20%,提高了交易双方的违约成本。目前,纽约航交所正逐步转向“以管代罚”的模式,通过技术手段控制违约风险。

二、上海航交所的现状与困境

作为国内唯一一家国家级航运交易所以及国内最早成立的航运交易所,上海航交所在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随着国际航运市场和航运产业的变化,上海航交所面临着一系列的发展窘境:

1、航运指数交易量低,主营业务不成规模。目前,上海航运交易所及其控股的上海航运运价交易有限公司,已推出国际干散货、中国沿海煤炭、上海出口集装箱共13类指数,覆盖了航运市场主要货种及航线。但从实际交易量看,相关运价指数交易量较低,部分运价指数甚至出现零交易的状况(见表1),难以发挥价格发现、市场定价的功能。一方面,此类指数专业性强、定价工具复杂,参与者以行业内机构投资者为主,对行业走势判断较为一致,市场活跃度不高;另一方面,受2008年中国航运企业在远期运费协议交易市场上巨额亏损事件的影响,航运主体参与指数交易的意愿较低。因此,航运指数交易的吸引力在逐年下降,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上海航交所的主营收入和行业影响力。

上海航运运价交易有限公司航运指数交易量(单位:手)

运价指数

合同

5.11交易量

5.18交易量

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

EU1805

184

9

EU1806

34

41

EU1807

15

20

EU1808

4

2

EU1809

373

2

EU1810

2

2

UW1805

47

3

UW1806

25

30

UW1807

12

15

UW1808

2

2

UW1809

2

2

UW1810

2

2

中国进口干散货运价指数

SX1805

0

0

PX1805

0

0

中国沿海煤炭运价指数

QH1805

0

0

资料来源:上海航运运价交易有限公司  截止日期:2018年5月20日

2、国内航交所同质化竞争激烈,领先优势地位逐步丧失。近年来,大连、天津、青岛、重庆、广州、武汉、宁波等多家航运交易所不断涌现,其功能、业务大多参照上海航交所模式,同质化特征明显。部分航交所逐渐拓展服务产品、创新服务模式,对上海航交所形成挑战。如宁波航交所除了提供在线订舱、船舶融资、航运保险、航运金融等业务外,还与宁波航运舱位网、宁波海运、宁波电子口岸等开展多方合作,致力于打造航运电商领军平台。此外,国内航运企业也纷纷开启平台建设,中国外运的“海运订舱网”、中远海运与阿里巴巴合作推出的“一海通”、中运集运旗下的“泛亚航运电商”等各类航运电商平台不断问世。上海航交所未能抓住机遇,将资源优势整合为平台功能优势,在平台建设方面陷入前有大型企业领先、后有其他航交所追赶的尴尬局面。

三、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展“智慧航运”的对策建议

为摆脱目前的运营困境,上海航交所应借鉴国内外航交所的创新举措,转变运营模式,打造“智慧航运”,在打响上海航运服务品牌中发挥积极作用。具体建议如下:

1、技术和服务双管齐下,打造智慧航运平台

在技术层面,充分利用物联网、大数据、云服务等相关信息技术,对接张江高科技园区及高等院校科技资源,提升对航运大数据的整合能力;在服务层面,坚持以航运电商平台为中间媒介,提供线上询发盘、订舱揽货、提前锁舱、线上委托代理、在线支付等各类业务,并拓展标准化的数字运输合同、远期运费合同等衍生业务,有效提升航运服务效率。

2、强化航运信用体系建设,改善航运业态环境

信用体系的构建与完善是航运互联网发展的关键,也是航运电商平台着力解决的痛点。针对传统电商平台出现的弃舱等违约行为,借鉴纽约航交所做法,将银行等金融机构纳入平台建设,推行信用审核与反馈机制,完善事前预防与事后惩罚机制,有效构建并完善航运市场信用体系。在此基础上建立平台用户的信用档案与“黑白名单”,最终实现互联互通的行业信用体系,促进“智慧航运”平台健康发展。

3、联合行业主体,打造上海航运指数品牌

上海航交所应充分发挥平台集聚效应的优势,进一步提升航运资源聚集度。通过不断吸引船公司、机构投资者、个人投资者入驻方式,提高国际集装箱和沿海煤炭等航运运价指数交易产品的市场需求,提升交易规模与市场活跃度,全力打造上海航运指数品牌,促进运价指数挂钩协议的应用与推广。

4、整合多方资源,拓展新兴服务产品

上海航交所应发挥引领作用,增强各航运主体间的交流合作,实现服务和产品创新。在服务创新层面,通过“智慧航运”平台有效整合多方机构,与船东、港口等合作推出“一站式航运服务”;与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共同完善平台信用机制并提供新型融资避险服务。在产品创新层面,可借鉴纽约航交所的“公司入股”模式,与大型船公司开展多领域的深度合作,研发智能航运技术、航运指数衍生品、航运物联网等创新产品。最终,通过平台打通航运产业链上下游各个环节,发挥航运资源集聚效应,提升航运业界话语权,为打响上海航运服务品牌提供支撑。

5、发挥自贸政策优势,提升智慧航运品牌竞争力

利用自由贸易区政策逐步放宽金融外汇管理、优化通关程序、简化中转运输流程,提升航运电商平台交易的需求规模;发挥上海浦东航空港和洋山深水港优势,增强航运电商平台用户的物流保障;利用北外滩航运服务总部基地、上海航运金融产业基地和洋山-临港航运服务集聚区提升航运电商平台交易的价值能级。通过发挥上海的制度、基础设施和“港、区、园”联动优势,提升“智慧航运”平台的竞争力,打响“管制简化、服务优化、技术先进、引领国际”的“智慧航运”品牌。


原稿来源:上海市社会科学创新研究基地、上海市政府决策咨询研究基地工作室  王翀、汪传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