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城市的色彩规划建设对上海的启示
2019-04-26 09:56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世界城市都积累了编制色彩规划与实践经验

世界城市对城市色彩规划已有200年历史,经历都灵(注重建筑色彩的视觉愉悦)、巴黎(在地理环境对色彩表现等人文因素影响理论基础上,宏观地探索以色彩保护和改善自然人文环境)和东京(关注色彩融入城市服务和城市发展的问题,形成了现代城市色彩规划体系)三个代表城市的时期。城市色彩规划建设的作用和经验如下:

1、发挥城市色彩规划在完善城市空间中的作用

在三个方面引导和推进城市色彩规划和建设:一是推动了城市色彩和城市空间景观的协调。例如,1980年代伦敦在景观学者主持下,把色彩作为城市空间要素,根据泰晤士河各段功能定位和景观节点,进行色彩规划,色彩研究从局部上升到城市空间,增强了城市功能和色彩景观和谐。二是加强了城市色彩和城市功能分区的一致。例如,1961-1968年的大巴黎城市色彩规划调整,对历史古迹、普通民宅的墙体要求了统一采用奶酪色粉刷,建筑屋顶和埃菲尔铁塔等采用了深灰色涂饰,形成了巴黎标志色。法国其他地区,关注了住宅区色彩景观,推动提升了生活品质。三是建立色彩法规和管理体系,保障城市色彩规划落地。如日本,1992年建设厅的“城市空间的色彩规划”法案,要求色彩设计为城市规划或建筑设计的最后环节,并需经专家委员会批准。1995年大阪市《色彩景观设计手册》,通过对建筑色彩的规范、条例和引导,提升了城市品质。2004年以后,随《景观法》通过,日本各地开始编制景观规划和色彩规划,形成了城市色彩申报、审批和管理制度。

2、政府在城市色彩规划中发挥主导作用

世界城市色彩规划中,政府发挥主导作用具有决定意义。例如,日本城市的色彩实践比欧洲城市起步较晚,由于中央政府和东京、大阪等城市等各级政府在色彩建设中发挥主要推动者作用,日本形成了完善的色彩法律和规划制度,建立了中央到地方城市色彩建设的行政架构,日本色彩建设发展迅速,成果斐然。欧洲许多城市色彩规划仍然局限在历史遗产和部分地区,色彩更新主要采取学者民间推动的“自下而上”方式,规模普遍不大,影响也相对有限。但是2000年,阿尔巴尼亚为改变地拉那城市面貌,新当选市长召集艺术家,开展以绘制涂鸦为形式的“色彩运动”, 生动活泼的城市建筑和公共空间颜色极大提升了城市活力,推动居民找回对城市的归属感,实现了“色彩让各种改变发生”,成为了城市色彩规划的典范。

二、对上海的启示和建议

有三个启示和建议:

1、开展城市色彩基因数据库基础调查

要借鉴世界城市的实践经验,根据《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提出的城市发展方向和总体目标,按照“五个中心”的定位,结合精细化管理的要求,统筹自然环境、城市空间、历史文化、城市精神等要素,抓紧开展城市色彩图谱的基础研究,建立上海色彩基因数据库,形成后续色彩规划建设的基础。

2、加快城市色彩规划和管理体系建设

改变上海色彩规划的技术体系、法律和管理制度薄弱的现状。建议把色彩规划等内容纳入到城市规划编制体系,在局部试点基础上,逐步形成上海色彩规划编制的技术规范等标准。加快推进地方立法,制定地方色彩管理条例和工作程序,明晰管理主体和监督机构,保障城市色彩规划的有效实施。

3、突出色彩规划和建设中的政府主导作用

对城市色彩建设中民众和政府主导两种模式的取长补短。根据我国现行的管理体制,可借鉴日本等城市经验,建立以政府为主导模式的推动模式。同时,针对日本城市色彩和谐有余,个性不足,特色不明和创新不足等问题,要充分发挥市区两级政府积极性,建立各层面公众参与的平台和机制,“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形成符合上海地域特征的色彩规划建设模式。

  

原稿来源:华东师范大学城市与区域科学学院  包晓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