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城市营商环境评估研究
2019-01-24 16:12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从全球范围来看,改善和优化营商环境已经成为大势所趋。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大背景下,营商环境不仅会对本土企业产生深远的影响,更是全球投资者在全球范围内寻求商业机会的重要评估标准。因此,从某种程度而言,营商环境是城市吸引力、竞争力和创造力的外在体现,是最能够被企业所感知的环境载体。良好的营商环境能够降低企业运行成本、提高企业运行效率、助推企业获得盈利,最终使得企业实现可持续的长效发展。因此,各国或各地区都在不断优化营商环境以提升城市的综合发展竞争力。

对于城市层面的营商环境评估而言,不同能级城市的营商环境具有不同的表现特点和特征诉求。其中,最明显的区别即是“全球城市”与“一般城市”的营商环境差异。与一般城市相比,全球城市本身所具有的特质、所集聚的载体、所发挥的功能、所影响的范围都彰显出不同的特点。对于占据全球城市体系核心位置和关键节点的全球城市而言,其所吸引和集聚的是各类跨国公司总部和高能级功能性机构,这些企业和机构对于营商环境的诉求显然不同于一般企业。因此,全球城市在塑造和优化营商环境的过程中,要能够充分聚焦高端性企业和功能性机构在进入市场、开展经营、谋求发展方面的诉求。同时,这也意味着全球城市的营商环境并不是对所有的企业都是适宜的,会存在对于那些不符合全球城市发展导向的企业的挤出效应。

当前,最为权威和主流的对于营商环境的评估是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报告》,这一评估报告被认为是企业投资的风向标。世界银行于2002年成立了营商环境工作组,建立企业营商环境评估的指标体系,这一指标体系主要考察了十项指标,包括开办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获得电力、登记财产、获得信贷、保护中小投资者、纳税、跨境贸易、执行合同和办理破产。之后从2003年开始,世界银行运用这一指标体系对全球一百多个经济体的营商便利度进行了打分和排名,至2018年已经公布了16期营商环境评估报告。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的突出特点是主要侧重从法律环境和管制规则的角度评价政府的各种监管法规对企业行为所产生的影响,而且立足的主要是“中小企业”的视角。

但是,如果单纯采用世界银行的评价指标体系对全球城市的营商环境进行评估,一方面,难以反映全球城市所吸引的全球功能性机构和企业对于营商环境的个性化诉求;另一方面,世界银行对于营商环境评价的覆盖范围也较为有限,没有将高度开放的市场体系、高端生产性服务支撑、高能级公共服务体系等全球城市营商环境中的特色因素纳入评估范围。因此,本书将充分考虑全球城市营商环境的独特内涵和特定要求,既积极借鉴世界银行营商环境评估体系中的关键要点,又充分吸纳GaWC、普华永道、科尔尼、麦肯锡等国际知名智库对于全球城市总体功能和特定专项的评估报告,站在更高视角、立足更广领域设定全球城市营商环境的评价指标体系,并对包括上海在内的国内外全球城市的营商环境进行全方位评估,力求找出上海以卓越全球城市为导向的营商环境建设中的优势和短板,一方面提升优化,另一方面弥补短板,进而引领上海真正打造与“卓越的全球城市”发展定位相契合的营商环境。

现代意义上的全球城市是全球经济系统的中枢或世界城市网络体系中的组织节点,在全球经济协调与组织中扮演着超越国家界限的关键角色。在全球化和信息化不断深入的国际背景下,全球城市进一步表现出区别于一般城市的发展特性与核心功能。与一般的静态城市等级模型不同,全球城市通常具有资源枢纽的节点管控性、要素流动的网络连通性、高端环节的辐射引领性、功能形态的自我更新等特性。其核心功能也更多体现在能够把不同地理尺度的经济活动联结到世界经济中去,实现全球资源流动和合理配置,核心功能具有高效连通性、核心枢纽性、节点管控性和强力吸引性等特征。因此,全球城市集聚了大量的跨国公司功能性机构、功能性平台和国际组织,在全球范围内实现高端资源和战略要素的吸引、配置和辐射功能,并通过高效率的组织扩散到全球。因此,全球城市的营商环境通常体现在高度规模化、开放化、连通度高的市场环境,高效率、高透明度的制度环境,高端化、流动性强的要素环境,高度舒适性、优质性的人才环境,对全球城市区域发展的广泛辐射性和强劲影响力。同时,全球城市的营商环境还具有动态更新的持续优化性。因此,对于全球城市营商环境的评估要能够立足于全球城市的发展特性和功能定位,立足于所配置的经济流量和所吸引的功能载体,对其独特的营商环境形成机制和个性诉求进行分析,进而构建彰显全球城市特色,凸显全球城市特点的营商环境评估指标体系。

立足于“全球城市”营商环境评估视角,本书在吸纳和借鉴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的基础上,遵循指标构建的特色性、全面性、系统性、简洁性、可比性、科学性等原则,构建了符合全球城市个性化要求的营商环境评估指标体系。立足于市场化、便利化、法治化、国际化发展要求,紧贴企业层面,紧扣企业维度,以全球城市核心功能载体对全球城市营商环境的主要诉求为主要内容,跳出单纯的企业“生命周期”的维度,根据企业准入前、准入中、准入后发展阶段,形成了包括12个一级指标、36个二级指标的全球城市营商环境指标体系。该指标体系将对全球城市的营商环境进行特色化评估,并在此基础上找出上海营商环境建设方面的优势和短板,通过营商环境“拉长板”“补短板”,不断优化上海的营商环境,使上海真正成为对全球性功能机构和公司具有强劲吸引力的发展目的地。

本书指标体系的构建是在充分考虑全球城市营商环境的特殊性,并借鉴和吸收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及其他营商环境相关指标体系的基础上形成的。因此,与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指标体系存在相应的联系和区别。一方面,本书的指标体系吸纳了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在开办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获得电力、登记财产、缴纳税款、跨境贸易便利化、法治等方面的评价指标。此外,本书的指标体系还引入了《机遇之都7》、《2017年IMD世界人才报告》、2018年《财富》500强、OECD外商投资监管限制指数、世界卫生组织全球空气质量数据库、QS1000高校
数量、世界城市文化论坛等报告和数据库中凸显全球城市特性的相关指标,丰富了全球城市营商环境的评价指标体系。另一方面,与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针对中小企业在创业、获得场地、获得融资、日常运营以及争端处理等五个阶段的考察不同,本书指标体系关注于全球城市核心功能载体在准入前、准入中和准入后三阶段对于营商环境的不同诉求。

为了较全面地反映上海营商环境的各方面情况,本书运用全球城市营商环境指标体系对上海与纽约、伦敦、新加坡、香港、巴黎、东京、迪拜、悉尼、阿姆斯特丹、洛杉矶等国际十大全球城市以及上海与北京、广州、南京、杭州等国内城市营商环境进行了评估和比较,从国际、国内不同视角分析了上海营商环境的优点和不足。

同时,孤立主义、单边主义在全球的兴起导致基于多边主义的全球投资贸易环境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也给包括上海在内的全球城市营商环境的未来发展投下阴影。上海目前正处于打造与国际接轨的营商环境的关键期,有必要加强对营商环境未来发展趋势的研究,找出适合上海营商环境发展的道路。

需要加以说明的是,丛书中的另一本《推动高质量发展的营商环境研究———基于国际视角的比较分析》主要是基于已有的营商环境评估报告,注重从国际比较的视角,从投资贸易环境、政府服务环境、市场法制环境、人才创新环境等维度,对上海的营商环境进行系统性评估。本书则是在吸收和借鉴主要营商环境评估报告指标体系的基础上,立足于全球城市的特性,构建了新的全球城市营商环境指标体系,并按该指标体系进行国内和国际两个层面的评估,从“准入前、准入中、准入后”三个维度,为上海构建与“卓越的全球城市”定位相匹配的营商环境提供对策建议。

 

第1章 全球城市营商环境评估的框架 
1.1 营商环境的基本内涵 
1.2 全球城市营商环境的特性 

1.3 全球城市营商环境评估的视角 
第2章 全球城市营商环境指标体系的构建 
2.1 指标构建原则 
2.2 指标框架体系 
2.3 指标编制方法 
2.4 与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指标体系的对比 
第3章 上海营商环境与国际全球城市比较 
3.1 上海营商环境与国际全球城市总体比较 
3.2 上海营商环境与国际全球城市专项比较 
3.3 立足国际视角优化上海营商环境的建议 
第4章 上海营商环境与国内城市比较 
4.1 上海营商环境与国内城市总体比较 
4.2 上海营商环境与国内城市专项比较 
4.3 立足国内视角优化上海营商环境的建议 
第5章 展望与建议 
5.1 全球城市营商环境的总体发展趋势 
5.2 进一步优化上海全球城市营商环境的展望 
参考文献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