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开放重点研究
2017-03-06 16:38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课题研究背景与实际价值意义


本课题主要就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开放进行重点研究。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分析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开放的现状、成效,以及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影响。针对目前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需要破解的难题,提出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进一步开放的总体思路、重点领域和具体实施路径。并通过研究提出借助试验区金融进一步开放推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实现联动发展的思路和举措。这不仅对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更好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和建设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也对上海自贸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联动发展和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具有深远的理论研究和实际应用价值性。


二、目前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的现状


(一)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开放的主要政策


首先,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主要经历的四个阶段。一是自贸区金改1.0版;二是自贸区金改2.0版;三是自贸区金改3.0版;四是“金改40条”。其次,“金改40条”的主要亮点。一是在市场准入方面,加大了对外资和民资开放的力度;二是在业务创新方面,比之前的内容更加具体深化;三是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提出了一些具体措施。再之,下一步“金改40条”要推出的主要细则。一是关于自由贸易账户功能拓展方面的系列细则;二是资本账户可兑换方面的细则;三是把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人民币国际化结合起来的细则;四是负面清单管理方面的细则;五是风险监管方面的细则。以上大概五大类细则,每一类会有很多具体的细则,至少将有10个左右的细则出台。


(二)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的主要现状与成效


上海自贸试验区自挂牌以来,在坚持宏观审慎、风险可控前提下,大力推进金融制度创新,稳步推进金融对外开放,取得了明显成效。一是,建立自由贸易账户(FT),有利于风险监测管理。二是,建立宏观审慎的跨境融资制度,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三是,扩大跨境人民币使用,大力推动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四是,深化外汇管理体制改革,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五是,稳步推进国际金融交易平台建设,不断提升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程度。六是,创建利率市场秩序自律组织,率先在全国实现利率市场化。截止目前,上海自贸试验区已经形成了近20项可复制推广的金融创新成果。其中,央行和外汇部门已经把在上海自贸区先行先试的16项金融制度推广到其他自贸区和全国。


三、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目前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不明显的原因


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不明显的主要原因:一是,自贸区金融开放政策的有效性和协同性不足;二是,金融开放创新政策与实体经济之间的联动作用不明显;三是,金融开放政策与地方政府落地实施之间的联动不足;四是,政府职能转变与营商环境改善“有差距”。


(二)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存在的主要问题


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的进展速度与市场主体预期之间仍有落差,其主要问题:一是,自由贸易账户(FT)存在一些瓶颈制约。FT账户资本项目可兑换功能尚未完全释放;FT账户跨境融资功能仍有待拓展;FT账户资金划转操作便利性有待提高。二是,“金改40条”实施细则有待出台及部分金融方案尚未落地实施。三是,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试点力度和金融市场开放力度有待加强。四是,金融服务业扩大开放试点力度不够。五是,金融监管与风险监测机制尚不能适应金融开放创新要求。


四、(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进一步开放的总体思路和重点领域


(一)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进一步开放的总体思路


借鉴国际经验,结合上海特点,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进一步开放的总体思路是,要按照对标国际高阶经贸的规则、对标全面建成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对标国家经济金融战略的原则,对接“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金融开放创新需求,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深度联动与协同发展。


(二)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的重点领域


在以上总体思路下,下一步,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开放的重点领域是,率先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将上海打造成为全球人民币中心地位,加大自贸区金融服务业对内对外开放。


五、(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进一步开放的具体实施路径


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进一步开放的具体实施路径主要为以下方面:


(一)进一步拓展自由贸易账户功能,完善其风险监测体系


进一步拓展和完善自由贸易账户功能。首先,启动自由贸易账户本外币一体化各项业务。鼓励和支持银行、证券、保险类金融机构利用自由贸易账户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开展跨境金融创新等业务,启动自由贸易账户本外币一体化各项业务。其次,增强自由贸易账户系统功能,尤其是FT账户的资本系统功能。一是,通过培育面向国际国内开放的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市场,以增强和完善自由贸易账户的金融资本系统功能。二是,结合金融市场要素市场平台建设,进一步拓展FT账户的资本载体与通道功能。三是,在“二线有限渗透”原则基础上,探索拓展FT账户的融资及资金划转的便利性。再之,完善自由贸易账户的风险预警指标体系和机制,提升其在风险监测和事中事后管理中的作用。全面优化提升自由贸易账户的系统功能,提高其系统大数据集成处理能力,将自由贸易账户系统建立成网络化的、全覆盖的金融服务和风险管理重要基础设施。


(二)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提升人民币全球影响力


上海自贸区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新的动力,随着人民币加入SDR,应加快推动上海建设成为全球人民币的中心地位。一是,大力促进上海自贸区人民币国际化。上海自贸区金融开放政策的出台,许多境内外贸易企业、金融及准金融机构等主体大量进入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人民币为主的计价与支付手段必将迅速发展,离岸贸易、跨境贸易的人民币结算业务必将迅速发展。二是,上海自贸区形成离岸和在岸人民币国际市场的“桥梁”。上海自贸区要形成离岸人民币市场和在岸人民币市场的连接桥梁,使人民币能够“走出去”,也能够“流回来”。三是,不断提升人民币全球影响力。坚持以人民币产品市场建设为核心,拓展人民币产品市场广度和深度,丰富人民币产品和工具,完善人民币跨境支付清算系统,推动上海成为全球人民币基准价格形成中心、资产定价中心和支付清算中心。


(三)推动上海自贸区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加快QDII2 改革


一是,RQFII改革。2016年9月5日出台RQFII新规具有重要突破,要求人民币合格投资者应开立一个境外机构人民币基本存款账户,明确了专用存款账户的收入范围和支出范围、人民币合格投资者专用账户与其他账户之间资金划转的规定,对人民币合格投资者投资额度实行余额管理。二是, QDII2 改革。上海自贸区应择机推出合格境内个人投资者(QDII2)境外投资试点,作为推动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突破点。QDII2可通过两种方式实现:中资证券公司在自贸区设立机构,帮助区内个人与境外交易所连线交易;境外的证券公司进入自贸区开设机构,为自贸区内的个人投资者开户并开展业务。三是,完善“沪港通”和推出“沪伦通”。“沪港通”的交易标的是股票,未来债券和ETF等投资产品也可能纳入其中。推进“沪港通”金融产品的市场化和多元化,为下一步推出“沪伦通”—上海和伦敦资本市场的互联互通积累经验。


(四)扩大自贸区金融市场开放,落实面向国际国内的人民币资产池建设方案


一是,扩大上海自贸试验区金融市场开放,促进金融机构创新发展。在金融开放方面,要探索金融服务业准入的负面清单管理,扩大金融市场开放。二是,实施减政放权和负面清单管理,创造良好金融发展环境。探索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取消部分行政审批,对事前审批简化流程,创新业务监管模式。三是,加快落实面向国际国内的人民币资产池建设方案。人民币资产池中的资产标的,既包括中国境内形成的资产,也包括在中国境外形成的人民币资产。目前,建设面向国际国内的人民币资产池已基本取得各方共识,应抓紧落实具体的实施方案。


(五)加快建设人民币离岸市场,实现与在岸中心联动发展


“十三五”期间,上海要迈入全球金融中心的前列,需要在上海建立和发展人民币离岸市场。一是,加快建设上海自贸试验区人民币离岸市场。实现人民币在岸中心和人民币离岸中心联动发展,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核心功能,应加快建设自贸区人民币离岸市场。二是,建立上海自贸区人民币离岸业务在岸结算中心。加快建立上海自贸区人民币离岸业务在岸结算中心,有利于逐步形成离岸人民币价格,有利于人民币离岸与在岸之间联动。三是,加快推进洋山港保税区离岸金融业务试点。上海自贸区依托保税区域连接境内境外、统筹在岸离岸的跨境资源配置特色,应加快推进洋山保税港区离岸金融业务。


(六)围绕金融中心和科创中心建设,探索金融支持科技创新机制


一是,探索科技金融创新机制,满足中小型科技企业融资需求。自贸区在投贷联动等方面进行一系列试点,今后应进一步探索科技金融创新机制,着力引导金融资源更加广泛、更加深入地融入创新链和产业链,进一步满足中小型科技企业的融资需求。二是,推进上海自贸区高科技型企业知识产权资产证券化发展。知识产权证券化是一种新型的资产证券化方式,对利用多层次资本市场开展直接融资,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具有重要的意义。张江高科技园区是知识产权资产证券化的“试验田”。三是,健全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来更好的支持科技型企业发展。扩大直接融资的规模和比重,吸引境外投资者为科技企业提供融资服务,适应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要求,加大金融对科技型企业支持力度。


(七)建立金融综合监管监测分析中心,加强风险监管制度创新


改革开放创新必须要以前瞻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建设,有效守住风险底线为前提。一是,建立金融综合监管监测分析中心。依托自由贸易账户在上海建立跨部门、跨行业、跨市场的全口径金融信息监测分析系统中心,构建全面的跨境金融安全网。二是,落实金融综合监管试点方案。目前上海市政府办公厅正式印发《发挥上海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优势 开展综合监管试点 探索功能监管实施细则》,应积极落实实施细则,开展金融综合监管试点落地实施。三是,加强自贸区风险监管制度创新。试验区的监管制度创新,其本质是“调节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对现有监管理念、模式和方式方法的革命性探索。


(八)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发挥浦东积极作用


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是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的重要任务和制度保障。上海自贸区的金融创新,其实质是从以事前审批、垂直监管为特征的刚性监管模式向更具弹性的事后监管和分级监管模式逐步转变,在这一过程中,地方政府是有潜在的作为空间的。在面临着广东、天津、福建等地的竞争,浦东应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


总之,“十三五”期间,上海要迈入全球金融中心的前列,应大力促进上海自贸试验区与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深度联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开放,应推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先行先试,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扩大金融服务业开放,加快建设面向国际的金融市场,以更好地推动上海金融中心建设纵深发展,更好地为“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金融创新开放探索新路径、积累新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