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科技创新风险收益评估体系 突破上海的科技金融发展瓶颈
2017-03-06 16:37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问题与瓶颈


突破技术风险收益数据采集瓶颈、完善技术风险收益评估体系是破解科技创新创业融资难的关键。上海“科创22条”中明确提出了“营造良好的科技创新创业环境”,科技金融软环境的基础是技术风险收益评估体系。


正是因为技术风险收益评估体系不健全、不完善,加上技术创新的相关数据不共享,技术风险收益数据采集和分析成本较高,使得风险投资机构和商业银行的投资决策面对较高风险,各类金融主体与科技企业融资需求适配性不强,科技创新创业的投融资供给效率偏低。


二、原因分析


虽然在具有全球影响力科创中心的目标激励下,上海在股权众筹、互联网金融、科技保险、地方性OTC交易平台等金融要素及其市场虽跃跃欲试,上海各商业银行纷纷开发出面向科技企业的股权质押、专利质押、信用贷款等产品,但科技企业的实际获贷率仍然较低,其规模和效率难以比肩已有的全球科创中心。具体原因有四:


1. 缺少对科技创新创业过程的深入认识,没有形成评价规范,难以产生与科技资产相配的风险定价机制,导致商业银行对于具有高度不确定性和分散化的中小型企业技术创新表现出了明显的无所适从。即使科技型中小微企业创新能力出众,但囿于“轻资产和小规模”,商业银行对其存在严重的“惜贷”和“慎贷”现象。相反,美国硅谷银行之所以能专注于科技金融服务,而且将业务范围扩大至伦敦、班加罗尔等其他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关键在于硅谷银行对客户的评估区别于传统银行。硅谷银行能够充分考虑科技创新创业规律,结合银行评估流程,形成了特定的科技创新收益风险评估规范,并成为科技金融服务的典范。比如其选择合作伙伴时考察指标中具有“企业中男女卫生间中坑位数比例”等独特指标。


2. 科技创新收益风险评价规范的基础是数据库和数据挖掘,但上海缺乏面向未来具有全球影响力科创中心的数据资源共享。与其他城市不同,上海具有很强的金融资源,也具有很强的信息资源。两者的共同作用,可以使得上海的金融机构能够采集比较丰富的金融服务相关的企业数据信息。然而,数据交换和数据共享方面的面临着较大阻碍。其中最大的一个阻碍或许就是文化上的抗拒,各部门可能会隐藏自己的数据,尤其是和财务相关的数据。“孤岛思维”是进行有效数据管理和整合的最大障碍,也是科技银行和风险投资机构难以突破的瓶颈。构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需要以公共服务形式加强数据共享,消除“数据孤岛”。


3. 缺少直接推动数据共享的专业化科技创新收益风险评级平台。上海已经在积极筹备并相继推出专业的科技创新银行,专业的科技银行有利于形成科技创新投资规范,系统采集科技创新的信用信息和相关数据,提高投资效率。脱胎于计划经济体制的“大一统”金融发展模式在对重大技术工程的资金筹措和信息处理上都具有比较优势。但是,对于具有高度不确定性和分散化的中小型企业的技术创新则表现出了明显的不适应。


4. 比收益风险评估平台更进一步,上海缺少全方位的科技金融服务评估体系。科技金融服务评估体系是改善上海科技金融生态的基础。虽然上海的金融服务评估体系相对比较完善,但是针对单纯的科技创新项目评估体系尚不完善,这不足以帮助上海构建良好的科技金融生态,更不足以支撑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科技创新创业投融资评估体系方面的不足不但可能会导致项目投资价值受限,还可能导致科技金融投资短期化、套利化、片面化。科技创新收益风险评估体系不解决,必将导致“正门难开,旁门大开”的乱象,各类资金错配和资源乱配带来的潜在风险随时可能酝酿危机;科技创新收益风险评估体系不解决,上海的创业孵化园区和孵化器将始终难以显现明显的品牌效应和溢出效益;科技创新收益风险评估体系不解决,财政政策投入难以显现活力。


三、对策建议


上海可以凭借科技资源优势、金融中心支撑、公共服务便利,加快科技创新创业收益风险数据库建设,构建创新创业收益风险评估平台,发展创新创业收益风险评估体系,发展科技金融生态,推动上海构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


加快科技创新创业风险收益数据库的建设。


上海可以利用信息资源优势和金融资源优势,率先通过公共服务的形式,探索加快建设科技创新收益风险数据库。一方面可以结合科技创新创业主要负责人的信用信息,综合技术评价、市场前景、产业发展等全方位数据,形成科技创新收益风险评价体系;另一方面可以培育科技创新收益风险服务市场,推动技术信用评级市场发展。


基于数据库构建技术收益风险评估平台。


上海可以探索成立“科技创新收益风险评估平台”,采用灵活的商业化市场运行模式,这种平台具有两种优势:①信息优势。技术信息一般难以量化和传递,这种专门服务于科技创新银行和风险投资机构的科技创新创业风险评估平台由于自身的专业化特性,在获取和识别信息方面具有比较优势,能够有效应对信息不对称问题及其所引致的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问题。②成本优势。这类平台具有规模经济和代理成本方面的比较优势,资产管理方式相对便捷、效率更高,对贷款质量的跟踪监控力度也明显强于大型商业银行,有利于不断积累为科技创新服务的经验。进一步可以发展成集融资、理财和监督于一体的科技创新融资辅导中心,同时吸纳金融体系外的民资和外资,促进科技创新融资从“体外循环”转入“体内循环”。


基于科技创新收益风险评估平台,构建多维度、多层次的科技创新风险监测体系。


基于科技创新创业收益风险评估平台,科技银行可以开发建立多维度、多层次的风险监测体系。为适应科技创新创业中风险多变的特点,①建立行业分析和监测机制;②建立潜在风险客户监测机制;③持续完善风险监测与分析的保障体系。


基于创新创业收益风险评估平台,发展创新创业收益风险评估体系。


基于科技创新收益风险数据采集平台,推出专门针对科技创新的评级标准和评级制度。现阶段的金融生态、征信体系、服务环境在客观上造成了各类投资者对科技创新投资的畏难心态和恐惧心理。其原因在于信用体系不健全、不系统、不透明。上海需要率先完善企业信用调查系统和管理系统,推出专门针对科技创新的评级标准和评级制度,确立针对中小企业信用的征集、评估、公示、担保、风险控制以及失信追究制度,简化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手续。


基于科技创新创业收益风险评估体系,建立科技金融生态圈。


科技创新收益风险评估体系的着眼点应跳出目前所采用的“创新点”评估,替而代之的是“创新链、价值链、产业链”等全方位金融服务评估体系。促进科技金融投资的系统规划,以降低技术创新不确定带来的金融风险,推动科技创新成果产业化。目前所采用的科技创新收益风险评估方式主要是针对单一科创项目的评估,不能对科技创新或科技创业项目做出全面、具体、客观的评价,难以避免过多的主观判断,难以保证公平、公正。全方位的科技金融服务评估体系可以综合建立环境友好性、产业适应性、价值可拓展性等多方面数据,不但可以帮助科技银行分析科技创新风险,而且还可以推动技术创新、成果孵化、产业发展等相关组织的一体化、协同化。


总之,基于上海的科技金融生态,通过科技创新创业收益风险评估体系的建立和完善,推动上海丰厚的金融资源、科技资源、信息资源实现深度关联和能量互换,全面推进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建设。金融、科技网络之间实现有效整合的关键是有效结合数据信息流、进行数据监测和数据分析,为科技创新创业提供金融服务,满足科技创新创业的金融与非金融的一站式服务需求,实现金融和科技创新的深度融合,构建面向全球的更加开放的科技金融服务新业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