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市社会治理创新中网格化管理的突出问题与对策建议
2017-03-06 16:31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网格化管理是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的基础性工作,实践中已形成“发现-派单-处置-监督-考核”的工作闭环,有利于解决市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


当前网格化管理面临的突出问题:机构定位不清晰,与实际承担职能不匹配;部门关系不明确,不利于工作的协调与推进;基层队伍不稳定,劳务派遣人员流失率高;数据分析不深入,信息化平台功能待提升;立法工作滞后,分层分级内容目标待厘清。


对照市委“1 6”文件的总体要求和改革思路,建议:明确网格化中心定位,提升网格化管理工作的权威性;构建网格化与相关部门分工明晰、协调顺畅的工作机制;规范中心用人标准,建立匹配改革的人才队伍与保障机制;强化信息平台的数据分析与研判功能,发挥前端决咨作用;提升管理立法,分层分类梳理网格化工作内容与标准。


2016年5月,我们承担了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本市社会治理创新中网格化管理跟踪研究”决咨课题,课题组先后对徐汇、闵行、青浦、嘉定、奉贤等区县和部分街镇的网格化中心进行了调研和访谈。通过调研发现,在推进2014年市委1号课题落地过程中,部分区县、街道反映基层网格化管理工作顶层设计不足,基层网格化管理干部出现了困惑和焦虑情绪,影响了基层网格化管理中心的运行和基层网格化管理工作的开展。


当前社会治理创新中网格化管理面临的突出问题


一、机构定位不清晰,与实际承担的职能不匹配


目前网格化中心的机构性质是普通事业单位。但既要承担对可巡查发现的城市管理、市场监管、街面治安等领域部件、事件问题的巡查发现、派单、处置、监督和考核任务,又要对需要多部门协同解决的城市管理顽症问题的牵头协调处置,还需要承担部分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事项。实践中主要依靠领导的重视来推进和开展工作,“主要领导盯着的工作,相关委办局重视,除此之外的工作,就显得十分单薄。”出现了“小马拉大车”,权威性不足的问题和困境。


二、部门关系不明确,不利于工作的协调与推进


网格化中心与综治中心、城管执法、应急办等相关职能部门之间分属不同的管理系统,存在大量职能交叉与功能重叠的管理内容,造成了职能边界模糊的问题。作为普通事业单位的网格化管理中心与部门之间的关系不对等,缺乏对外整合相关部门开展联动工作的制度化协调机制和权威,实际协调工作中“靠面子”而不是“靠机制”的现象依然存在。借助网格化平台开展工作之后,有些部门认为相关工作移交给了网格化中心,部门主动发现和主动处理的意识减弱,甩包袱的思想加强。时间长了以后,难免出现指挥、协调不动的情况,监督和考核也将流于形式。部分市属、区属大型国有企事业单位尚未纳入网格化管理协作平台中,加大了网格化中心协调工作的难度。


三、基层队伍不稳定,劳务派遣人员流失率高


基层网格化人员的待遇普遍较低,月平均工资在3000元左右,再加上职业发展面临上升瓶颈,人员流失现象严重。以某区网格化管理中心为例,从组建至今一年多时间里,30人的队伍中,28人为劳务派遣人员,已经出现了8人跳槽,人员流动率高达28.6%。“全区域、全天候、全时段”的工作要求造成了工作压力大,人员招聘难的窘境。缺口的8个岗位公开招聘,只有4人应聘,2人到岗。街镇层面,网格化中心用工形式多样,缺乏统筹管理,在编不在岗的现象较为普遍。网格化一线巡查人员多是劳务聘用和“4050”协管人员。队伍老化的现象十分严重,工作人员的素质和业务能力严重不足,影响了基层网格化管理工作的推进。


四、数据分析不深入,信息化平台功能待提升


市委1号课题以后,各区将“12345”市民热线、“12319”城建服务热线与网格化信息平台进行了整合,初步建成了区县、街镇、村居三级网格化信息管理平台和工作体系。但信息化平台上目前职能整合和基础数据的展现大多仅限于工作流转层面,在大数据的分析研判方面,信息平台缺乏标准化的统计和分析模块,数据分析大多依赖于人工,导致平台的分析功能体现不出来,缺乏应用于领导层面进行决策参考的综合数据,也缺乏适用于区县和街镇个性化应用的数据。


五、工作立法滞后,分层分级内容目标待厘清


管理工作立法的滞后使得基层网格化管理人员缺乏工作标准。部分领导对网格化管理的寄望很高,既出现了网格化“包打天下”的不利局面,又出现了相关职能部门将网格化“责任前置”的不良氛围。对于当前网格化管理在社会治理中到底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发挥哪些作用?不同发展阶段、不同层级政府网格化工作内容和目标有什么不同?等一些深层次问题还没有理清楚。无限扩大网格化平台功能的苗头既影响了网格化管理工作的专业性,也难以避免替代职能部门的嫌疑,造成了网格化基层工作人员在效率和规范之间的艰难平衡和疲于应付。


加强社会治理创新中网格化管理工作的若干建议


为了进一步推进市委1号课题的落实,深化城市网格化管理改革,化解基层网格化管理干部的困惑,提升城市网格化综合管理水平。市级层面相关主管部门亟待进一步完善顶层设计,规范基层网格化管理中心建设,为基层网格化管理提供有效指导。为此建议:


(一)明确网格化中心机构定位,提升网格化管理工作的权威性


建议明确将网格化管理中心定位为参公事业单位(区级层面中心主任可由熟悉区内情况的区府办副主任兼任,街镇层面可由街道分管城市管理的副主任兼任),以确保网格化中心在发现、派遣、协调、处置、考核等相关工作方面的权威性。考虑到市委“1 6”文件后不仅注重完善问题的发现机制,更要在问题的解决机制上下工夫,重心要落在处置和解决问题上的最新要求,推动更多资源向网格化管理平台集聚,继续强化力量下沉,通过街镇网格化综合执法管理来及时高效解决问题。




(二)构建网格化中心与部门分工明晰、协调顺畅的工作机制


明确具体事项中网格化和相关职能部门之间的分工和责任。一是构建包括联席会议机制、信息共享机制、主体责任机制、监督考核机制等在内的常态化协调工作机制。二是进一步理顺网格化综合管理中心和综治工作中心的关系,强化网格化综合管理中心前台问题发现职能和综治工作中心后台问题处置职能“两个对接”。三是强化相关部门领导对网格化的认知和理解,提高对城市网格化管理重视程度,主动适应网格化管理的工作机制。四是将市级国有大型企事业单位纳入到网格化管理协作平台。五是鉴于应急管理的专业性,将网格化管理中应急值守的职能剥离,纳入到专业的城市应急管理体系当中。


(三)规范中心用人标准,建立匹配改革的人才队伍与保障机制


一是规范中心用人,逐步清理在编不在岗的工作人员,落实岗位责任和待遇。拓展网格化管理专业社工队伍,注重网格化管理专业培训。二是尽可能整合聘用、劳务派遣、协管等人员的用人标准,实现统一用工、同工同酬。三是明确基层网格化管理人员的身份,打通网格化管理人员的职业序列和晋升空间。四是提高网格化管理人员的工作待遇,并适当向基层一线、夜班工作人员倾斜,尽量做到待遇保障与工作付出相匹配,提高队伍的稳定性与积极性。


(四)强化信息平台的数据分析与研判功能,发挥前端决咨作用


针对网格化管理信息平台数据统计和分析功能模块缺失的问题,建议在全市层面就网格化管理信息平台模块开发进行需求调研,统一标准,统一开发。将城市管理顽症问题进行清单式管理,强化问题研判和措施研究,不断推动各类问题的解决,不断提升政府工作效能。将数据应用纳入政府工作链条,与部门业绩考核紧密结合,形成工作正反馈、正激励。争取为主要领导的前瞻决策提供数据支撑,为实现城市综合管理向源头性、常态化治理转型提供工具和抓手。


(五)提升管理立法,分层分类梳理网格化的工作内容与标准


建议市人大、市法制办牵头,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制订《上海市城市网格化综合管理条例》,将网格化工作中已有的好的做法和经验通过立法的方式固定下来。继续完善城市综合网格化管理标准,分层、分类梳理网格化工作的内容和事项,将网格化管理实践中形成的一整套标准、流程纳入制度化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