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的社会化媒体传播研究——防止“中国梦”在民间舆论中被误读
2016-07-11 12:25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研究背景

20121129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家博物馆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正式提出“中国梦”的概念和思想。《人民日报》等多家重要主流媒体刊载系列文章对“中国梦”展开详尽的报道,而后,习近平总书记不断在重要场合使用“中国梦”,显示出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表达执政理念的新思路,这或许将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历程的一个具有标志性的政治理念,成为新一代领导集体塑造和传播中国新形象的有机组成部分。

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3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的统计数据显示,“微博用户在2012年达到3.09亿”。根据新浪网发布的《2013年第一季度新浪政务微博报告》统计数据,“截止2012 年底,新浪微博注册用户数超过5 亿”。这足以表明,以微博为代表的社会化媒体已经成为反映社会发展现状、展现社情民意走向的重要窗口和平台。“中国梦”的表述在以微博为代表的社会化媒体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安徽合肥学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数据采集技术,对20121129日至2013630日的新浪微博有关“中国梦”的博文进行了全文本的数据挖掘和深入分析,共采集到224519条原创微博样本,扣除无效样本,有效样本共计168552条。本研究主要采用了传播学的数理统计、文本分析、话语分析,以及互联网政治学、互联网社会学中的一些相关方法。

三、研究发现

“中国梦”在以新浪微博为代表的社会媒体中获得了广泛的传播,不仅表现在微博的传播数量方面,还表现在政务微博、媒体微博、认证个人微博、校园微博、企业微博以及普通微博等不同类型的微博都对“中国梦”进行了广泛的涉及和传播,基本实现了微博群体的全面覆盖。在传播方式和传播策略的使用上,微博传播中原创、转发、评论等多种方式得到了广泛的运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中国梦”的传播效果。

但另一方面,通过对不同类型微博传播的比较分析发现,不同类型的微博在传播方式和传播策略上存在较大的差异,对“中国梦”的解读也呈现出不同的视角。更进一步可以说,“中国梦”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描述民族身份认同的符号,并且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同群体争夺话语权力、进行自我想象、表达利益诉求的平台。

综合研究可以发现,“中国梦”的传播尽管在政务微博、校园微博等为代表的官方舆论场上体现出相当的“正能量”,但在个人认证微博、普通网民微博为代表的民间舆论中的传播中却往往被误读、被解构,甚至是重构。如何让“中国梦”的叙事话语在社会化媒体上更具有阐释力、传播力和向心力,是我们当前一个亟待关注和急需解决的紧迫问题。

1.“中国梦”在不同的群体中得到了广泛的传播

在研究样本中,无论何种传播主体,都对“中国梦”表现出高度的关注。代表主流话语或者与主流话语一致的政务微博、校园认证微博等,通过自上而下的视角传播“中国梦”。而以个人认证为主的民间微博,则基于个体的体验,自下而上地仰视“中国梦”。双向的传播路径不断扩大了“中国梦”在中国社会的影响力和认知度。

2.“中国梦”的主流阐释和多维解构同时并存

主流话语体系利用以政务微博为代表社会媒体平台,积极传播和建构“中国梦”。但从研究分析来看,政务微博的关注度往往不高,导致其信息常常被淹没在无数个解构“中国梦”或批评现实的信息中,从而导致官方话语的阐释力不足,传播力不足,传播效果也被大大削弱。

3.“中国梦”的叙事框架和传播策略急需落地

官方表达及其官方舆论场在“中国梦”的叙述中,过度强调了宏大、深远的框架,却因偏于抽象,偏离或缺少对民生的关注和重视,受到诸多指责。这种传播方式虽有高远国家情怀却难接地气的状况,为曲解和误读提供了随意想象的空间,这在以认证个人微博为代表的微博中表现得非常明显。

4.“中国梦”的宣传传播效果和公众认知出现错位

“中国梦”的出发点是建设性的,是强调正能量的词汇,“中国梦”的解读应该允许多元的声音,但需要遵从中国自己的国情、特色、选择,而不能违背中国的实际,一些博文将“中国梦”当作一个随意发挥、任意阐释的术语,对“中国梦”的界定需要有一定的边界。

四、对策建议

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国梦”的阐释是“民族复兴”的梦,是有别于西方资本主义道路的“人民幸福”的梦,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强国富民”之梦。官方学术界亦是沿着这样的思路对“中国梦”进行了阐释。本研究针对上述研究发现,即根据不同传播主体对“中国梦”的关注度、传播内容、传播策略、传播效果等方面产生的差异与错位,进行对策性研究,提出以下意见和建议:

1.打通集体和个人的区隔,探索“中国梦”的落地方式

官方话语在表述上,宜进一步寻找与民生热点问题的契合点,尽量将抽象的、宏大的叙事渗透到安居乐业、环境生态、廉政建设等民生事业中,避免官方叙事因过分强调“中国梦”的整体意义,而受到忽视个体的指责。“中国梦”中的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是共通的,需要将这种共通进一步阐释。

2. 提高主流平台的传播力,探索“中国梦”的传播路径

将党媒从业人员、特别是党政微博管理员的政治思想教育纳入重要的管理系统,改善官方媒体的传播路径和传播方式,主动创造灵活、多样、易于接受的传播手段,重振主流媒体平台影响力,优化主流媒体平台传播力,提高主流平台在重大、重要事件中发声的价值建构能力。

3. 改善“中国梦”的阐释方式,探索“中国梦”的表达策略

鉴于民间舆论在解读“中国梦”时,往往持有某种先天存在的“对立情绪”和“逆反心理”,我们的阐述风格可以在“贴近民心、顺应民意、改善民生”的指引下,积极采用“援引案例 适度批评 理性建构”的方式来实现社会情绪的关照和正确舆论的引导。

4. 注重“平衡传播”的技巧,寻求“中国梦”的沟通效果

鉴于日益复杂的媒介生态,中国梦的传播要重视“平衡传播”技巧。我们要在实现主流媒体平台“正确引导”的基础上,让党政微博等新媒体学会运用海外和国外视角来进行一些重大问题、重大事件的传播,以期实现“中国梦”传播“侧面出击”和“包抄迂回”的独特引导效果。

五、中国梦与美国梦、欧洲梦和日本梦的比较研究

1. 美、日、欧国家梦的基本理念与社会实践

美国梦强调个人奋斗,强调国家对个人合法奋斗的保护;欧洲梦则强调有责任精神、环境意识、人文关怀的个人梦,并致力于以和平的方式处理国际争端;日本梦几乎是美国梦的翻版,羡慕并推崇“美国式”的生活,并提出要积极“承担别国也在承担的国际责任”。

2. 美、欧、日国家梦对我国践行“中国梦”的启示

本研究认为,“中国梦”与“美国梦”相比,其优势在于强调集体精神和奉献精神,规避了“美国梦”过度的利己主义和物质追求,而弱势在于对个体通过奋斗获得成功的“个人梦”重视不足;“中国梦”与“欧洲梦”相比,两者在人文伦理、文化包容性、和平外交等层面具有一致性,其差异性则在于“欧洲梦”源于自身的文化、历史、经济等层面的积累,已经将“欧洲梦”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中国梦”与“日本梦”相比,“中国梦”所蕴含的“和平崛起”、“民族复兴”的元素要优于日本较为狭隘的“民族主义”和“大国精神”,但弱势在于“中国梦”的理念虽然在表述具有很强的凝聚力,但在认同感层面略显不足。“中国梦”理念还比较年轻,在未来的发展和传播中应该根据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不断自我完善。

主要完成人:

 

完成时间:2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