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实施北港北沙生态促淤工程研究上海潮滩湿地补偿与土地资源置换
2016-07-11 11:10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北港北沙已具备生态促淤、成为优质盐沼湿地的基本条件

根据对北港北沙地形条件、水沙盐特性、促淤工程技术等方面的综合分析,表明其已具备实施生态促淤工程、使其成为优质盐沼湿地的基本条件。

(一)基本具备生态促淤的地形条件

北港北沙位于崇明岛东南部,团结沙外侧。以北港北沙汊道为界,汊道以北为崇明东滩,以南为北港北沙(见下图)。2013年,北港北沙2m0m-2m-5m等深线以上面积分别为0.2 km244.3 km2104.4 km2291.9 km2(上海市滩涂资源报告,市水务局),比崇明东滩大 23 km2,基本上为水下浅滩;大潮低潮位时,小部分沙体的沙脊露出水面。已具备生态促淤形成明沙的条件。

1、基本具备生态促淤的水、沙条件

在长达30多年对长江河口水文泥沙研究以及近10年对北港北沙的查勘,通过多次定点水沙现场观测,发现存在这么一个规律:在浅滩上由于涨落潮流速和涨落潮含沙量的不对称,即涨潮流带入的沙量大于落潮流带出的沙量,导致部分泥沙落淤沉积滩面,使潮滩不断淤涨。

2、北港盐度较低,有利于土著植物生长

北港落潮流占长江入海流量的50%左右,北支落潮量仅占5%以下,基本上由涨潮流控制。故北港的盐度比北支低得多,北港北沙受北港影响,盐度较低,崇明东滩北部、东北部(东旺沙)受北支影响,盐度偏高。盐度低不利于互花米草生长、扩张。位于崇明岛东南角的团结沙潮滩目前仍以芦苇、糙叶苔草为主,表明了盐度是组成互花米草生境的一个重要因素。当北港北沙促淤至2.0m以上高程时,容易生长长江口土著物种海三棱藨草、藨草、芦苇等盐沼植物,成为优质盐沼湿地。

3、生态促淤工程初步设想

根据北港北沙地形特点,可在其西部、南部建一条坝长约36km的促淤潜坝,坝顶高程为上海吴淞高程2.0m(潜坝工程分期实施),形成一个类似“簸箕”的形状。促淤坝的用料可就地采挖。促淤坝将使潮滩上的涨、落潮流的流速与含沙量与自然条件下相比更为不对称,导致大量泥沙落淤在“簸箕”内。几年之后,便可使潮滩淤涨至吴淞高程2m以上。上海、江苏、浙江等沿海省市进行了多项潮滩促淤工程,积累了丰富经验,促淤工程技术较为成熟,在施工技术上能够得到保证。

二、实施上海潮滩湿地补偿、置换的必要性与可行性

(一)河口潮滩的自然演变规律

长江河口潮滩遵循潮下滩→低潮滩→中潮滩→高潮滩→潮上滩这样一个自然演变规律,崇明、长兴、横沙三岛的形成和发育成陆遵循这一规律,崇明东滩、横沙东滩、九段沙、南汇东滩也将遵循由低滩到高滩的演变过程。例九段沙的上沙(九段沙由上沙、中沙、下沙组成),目前吴淞高程为3.0-4,0m, 植被以芦苇为主,常年有老鼠出没;崇明东滩北部、东北部部分滩涂高程也在3.5m以上。这些区域的生态功能正在由潮滩湿地向陆域湿地转化。

(二)互花米草扩张造成部分潮滩生态功能退化

1997年在九段沙中沙、下沙,2000-2003年在崇明东滩引种了互花米草后,至2008年,分别以年均145hm2140 hm2的速度扩散,约占各自盐沼植被总面积的47%40%

互花米草在九段沙、崇明东滩的扩张通过取代的方式迅速取代长江口土著种海三棱藨草,在扩张过程中显示了其极强的竞争优势和更广的生态幅度。互花米草已成为我国海岸生态系统中最严重的入侵植物,被国家环保部门定为16种有害外来物种之一。

大量现场观测资料表明,互花米草群落改变了当地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并最终导致潮滩生态系统的退化与生态服务功能的丧失。具体表现为底泥中大型底栖动物的物种多样性显著降低,自然湿地生态系统受到严重威胁,明显影响鸻鹬类水鸟的栖息地和觅食场所,对保护区的鸟类种类和数量产生威胁。

近期实施的崇明东滩互花米草围堵工程,自北八效至小南港北侧,围堵面积24.2km2,新建围堤27km,堤顶高程7.8m,连防浪墙高程近9.0m,通过涵闸的关启与堤外进行水体交换。改变了自然潮滩的生境,演变为人工湿地。

(三)国际义务与责任

崇明东滩、九段沙位于亚太候鸟迁徙路线东线的中段,是国际迁徙鸟类重要的栖息地,也是雁鸭类和一些珍稀濒危鸟类的重要越冬地。

已记录到崇明东滩鸟类有290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鸟类4种,二级保护鸟类35种,列入中日、中澳候鸟保护协定的鸟类分别占54%20%。九段沙鸟类有186种,其中国家一级、二级保护鸟类分别有3种、21种,被列为中日、中澳候鸟保护协定的鸟类分别占63%27%

我国是《拉姆萨国际湿地保护公约》的成员国。保护长江口湿地生态环境不仅为上海的可持续发展作贡献,也为国际湿地保护作贡献,树立一个负责任大国的国际形象。

(四)在政策层面具有可行性

目前长江口有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一个市级保护区,对此,分别有《上海市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管理办法》、《上海市九段沙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办法》、《上海市长江口中华鲟自然保护区管理办法》等从法规层面对三大保护区予以控制。

上述管理办法对三个保护区范围调整的总原则是,根据滩涂淤涨和植被演替等造成鸟类栖息地变化的实际情况以及中华鲟分布与活动情况的变化,由相关行政管理部门提出方案,经自然保护区评审委员会(市规划局)评审审核后,上报市政府批准并予以公布。

三个自然保护区的设立已有十多年了,其地形冲淤、植被演替、长江入海沙量均发生了较大变化。因此,通过相关程序,以生态促淤北港北沙,形成潮滩补偿湿地功能,再实施土地置换,在政策层面具有可行性。

三、建议

(一)高度重视北港北沙潮滩资源的利用

300km2的北港北沙与马尔代夫国土面积相当,为新加坡国土面积的近一半;又位于上海市域范围内。在长江来沙量持续减少的背景下,对于这样一块上海最大、具有巨大生态功能的珍稀宝地,如何定位、保护和利用,需要通盘筹谋。

(二)工可性研究

建议市有关部门设立专项,研究北港北沙生态促淤课题,进行水文泥沙观测地质勘察,为促淤工程的布局设计提供新近资料。

(三)加强沟通,通一认识

对提出生态促淤-湿地补偿-土地资源置换的思路,有人认为这有悖于生态环境保护理念。但这种想法不符合社会、经济、环境协调发展的原则,也不符合潮滩自然演变的规律。补偿与置换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唯有如此,才能达到双赢直至多赢的目的。建议在市政府有关部门协调下,多交流沟通,统一认识。

主要完成人:

茅志昌  赵常青  郭建强  张田雷  武小勇

完成时间:201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