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上海自贸区抢先建设我国海外投资平台
2016-07-11 11:09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我国海外投资正蓬勃兴起,上海已成为主要过桥通道

1 、我国海外投资的规模持续增大

2012年,中国海外投资840亿美元,2013年中国对海外投资高达近1000亿美元,以年均增长16.8%的速度持续增加。而各种研究均显示,中国海外投资从2007年的200亿美元开始,已经进入投资加速增长阶段。从资本存量角度预测分析,以海外投资大国日本为比较对象,目前日本海外投资存量在1万亿美元以上,而中国海外投资存量为日本的60%。但中国外汇储备是日本1.28万亿美元的3倍以上,发展空间巨大。

中国海外投资的兴起主要源于几大驱动力:一是中国已经逐步从改革初期的招商引资,开始向对外投资进行必然的历史阶段转变。其内在原因是中国综合成本上升下的产业国际转移需要,中国吸收外商直接投资增长率逐步下降;二是从外汇储备规模与合理匹配角度看,多年出口增长累积的中国“贸易美元”使得中国外汇储备不断增加,急需通过外海投资实现保值增值;三是从企业发展看,我国自主品牌企业、民营企业拓展国际市场的意愿不断增强,如三一重工20123.6亿欧元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2013年双汇71亿美元收购美国斯密斯菲尔德,创造了当年国际最大并购案,显示中国企业的国际化已经成为企业发展阶段的必然选择;四是从国民投资看,随着国民财富的增加,海外投资已经成为我国国民投资配置的重要途径之一;五是海外投资已成为中国国家意志和努力方向。其内在背景是,海外投资是我国提升国际影响力的重要途径,是我国拓展国际市场话语权、抢占国际战略资源是必要手段,是中国成为世界大国的必然途径和无二选择。

2、上海已逐步成为我国海外投资的主要通道

早在2012 年,上海市政府就资助成立了规模高达80亿美元的“赛领国际投资基金”,负责海外投资项目商业化运作。2012年上海机电以15亿人民币收购高斯国际,光明70亿人民币收购英国维他麦公司,而上海的绿地集团2013年则以50亿美元,引领了中国海外最大地产投资项目,进入2014年,上海企业海外投资开始发力,复兴集团以2.2亿美元对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美国医疗公司进行了并购,以2 亿人民币对马来西亚餐饮进行了投资,并以10亿欧元并购了葡萄牙最大的保险公司,说明上海企业已经开始进入国际化转型阶段。而从国际投资的项目数角度看, 2011上海海外投资企业新增项目数172个,新增投资26.5亿美元,2012年海外投资新增项目数249个,新增投资32.4亿,截止到2012年上海海外企业累计投资135亿,占当年全国海外投资份额3.8%。虽然上海海外投资的总额与上海的GDP总量占全国份额还极不匹配,北京、广东、浙江、江苏、山东是目前中国海外投资的主力。但应该注意到的是,剔除北京以中央企业为代表的对外投资,中国海外投资,特别是个人海外投资中,有超过一半的海外投资谈判,项目介绍均发生在上海,作为通道和桥梁而言,上海在中国海外投资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过桥通道”角色。

二、上海应利用自贸区建设契机,加快建设海外投资平台

1 、我国海外投资面临着诸多困境,急需构建海外投资平台

2008年以来,很多中国企业的投资,特别是在海外投资,产生了巨额的账面亏损,许多原有投资采掘业项目处于停滞状态,不仅带来了国有和社会资本的经济损失,同时也对中国海外投资的总体形象产生的负面影响。总结分析中国海外投资失败的案例,可以发现两大核心原因:一是对全球宏观经济和行业前景误判,如对大宗商品泡沫和新能源行业的误判;二是对所投资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法律、宗教等必备知识,综合分析能力不足,如上海爱建对俄罗斯“波罗的海明珠城”的投资案。

面对中国海外投资面对的综合性难题,如何通过海外投资平台建设,完善中国海外投资的服务体系,提升我国海外投资的针对性、方向性、准确性,提高我国海外投资的质量,不仅是各类投资主体急需寻求的答案,同时也是上海国际化城市决策者应该前瞻思考的问题。

2 、上海具备建设海外投资平台的优势和基础

首先,上海自贸区建设,是改革开放中的一个创新性举措,其特点是以“负面清单”为导向,以国际接轨为准则,在推进行政体制改革中,探索中国对外开放的新路径和新方法。在实现“负面清单”的监管中,上海自贸区更能够清楚地了解世界各国吸收外资的监管模式与体系,包括各国对于投资监管的差异,更能够在自我学习和建设过程中,帮助中国企业实现“走出去”战略的需要。

其次,经过多年的建设,上海己经具备体系相对完善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和金融中心雏形,其中包括股票交易、外汇交易、期货交易、产权交易等全国性交易所。2012年上海拥有金融企业数量1124家,其中外资金融企业208家,外资金融机构占比18.5%,世界主要金融机构在上海均设有分支机构和办事处。而2012 年上海的中资金融机构存款人民币资本存量高达5.8万亿,个人存款高达2万亿。这些资本存量为中国海外投资奠定了根本基础。另外从金融服务人才储备看, 2012年上海各类金融从业人员29.3万,外资金融从业人员高达3.6万,高于北京金融从业人员28万的水平。

再次,就国际投资成功基本要素而言,仅有资本存量和金融服务人才,而没有其它相关领域的专业服务人才基础,也是不可能能成功的。由于国际化城市的特征,上海已经累积了相当的海外投资的需要的高层次各种专业服务人才。从知识存量上看,上海拥有“211”高校9所,其中“985”大学四所,拥有强大专业教育资源外;上海还拥有海归留学各类人才超过10万,占全国1/4,是全国海外留学人才的集中高地。

最后,从跨国公司数量、各类企业总部和投资中心的积累来看,上海外商投资企业从业人数高达223万,占总就业人数23.6%,截止到20139月,上海拥有跨国公司地区总部432家,外商投资性公司277家,居全国首位,而截止到20143月,外商投资企业在沪投资6.5万户,累计投资高达4770亿美元。而上海为了提升总部经济打造的各类园区,特别是利用世博会园址后续建设开发的央企总部园区,未来将持续吸引各类资本汇聚上海。

综上所述,就基础条件比较而言,上海是中国海外投资平台建设的最优选之地,上海自贸区建设为上海提供了历史性机遇,上海可以在建设自贸区过程中,进行锦上添花的创造,将已经汇聚的各类要素精心组合,为上海未来增添不可复制、不可转移的核心竞争力。

三、上海利用自贸区建设契机,建设我国海外投资平台的思路

通过自贸区建设海外投资平台,并不是全球自贸区通行的做法,除了新加坡、香港,爱尔兰拥有一部分功能外,全球还很少有自贸区实现这个功能。虽然,中国正在努力的进行各类跨境投资协定的谈判,在中国完成与西方发达国家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之前,包括完成谈判之后,上海完全可以抓住已经具备的先发优势,利用上海自贸区建设契机,进行主导创造,具体思路为:

1、利用自贸区先行先试的契机,在外汇结算、货币互换等方面进行更大力度的制度创新,特别是在离岸金融并购业务方面进行有目的的创造。应该看到,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不可逆转的国家意志,如何利用自贸区先行先试的机会,为中国资本输出和中国资本国际化提供经验是自贸区建设的需要,同样也是中国海外投资扩张的需要。上海自贸区在金融业务上,特别是在离岸金融并购业务上的开拓,符合中国企业今天内在需要,也符合上海金融中心特质。

2、进一步强化海外投资机构或服务联盟向自贸区集聚。加大吸收股权投资公司、产业咨询规划、涉外法律服务、涉外金融服务、海外交流咨询等类型公司,并鼓励服务类型公司聚集自贸区。应该看到的是,以自贸区有限的地理空间,进一步吸收外商工业投资的空间有限,再聚集内外资本,在园区内互动进行双向拓展投资,是符合自贸区本质定位的,上海自贸区完全可以向卢森堡学习。

3、积极争取上海在对外投资监管方面的政策放宽。2014年中央政府进行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已经大大简化了原有的对外投资监管模式。但应该看到,对于规模10亿美元和20亿美元以上的对外投资审批权限,包括所投资国家与行业认定的权力,还是分别集中于发改委和国务院,进一步向国家争取在对外投资行政审批,给以上海一定的宽松和自主条件,并在反洗钱的监管下,推动各类资本聚焦上海自贸区,并通过自贸区进行国际并购等业务开展,逐步向海外辐射投资,是符合中国对外发展总体战略的。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在中国吸收外来投资增速逐步下降和中国各类资本海外投资加速的大背景下,逆向思锥,将“吸收资本“变成“输出资本”,通过自贸区服务功能的专项拓展,在海外投资服务,内外资本互动中,增加自贸区的高附加值,是符合上海己有条件要素的战略选择,同时也是符合中国成长为世界大国的历史选择的。

主要完成人:余南平

完成时间:20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