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进程与评价的若干问题研究
2016-07-11 11:08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评价指标体系建立的理论基础

(一)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内涵演变规律

国际航运中心的概念起源于中国,自19961月国务院领导在沪宣布建立上海国际航运中心以来,国际航运中心的概念不断的被研究和深化,随着时代的变迁和不同历史阶段的特征,国际航运中心的内涵也不断的演进,但它是与国家的经济发展过程相适应的,并呈现出一定的规律。根据迈克尔波特的经济竞争发展阶段理论,国家经济竞争发展的四个阶段分别是要素驱动阶段、投资驱动阶段、创新驱动阶段和财富驱动阶段。服务于国家经济发展的四个阶段,国际航运中心的钻石要素分别表现出了不同的特点,并相互作用,促使国际航运中心的发展也分为航运发展潜隐阶段、生产要素配置阶段、航运服务要素配置阶段和知识要素配置阶段(见下图)

 国际经济竞争发展与国际航运中心发展的对应关系

(二)国务院文件中的几个关键问题研究

1、全球航运资源配置的核心是航运业务

航运业务实现了航运资源的配置,航运业务是实现航运资源配置的主要手段与工具。因此航运资源的配置能力主要是由航运业务的规模来衡量的,航运业务的规模越大,航运资源的配置能力就越强;反之,规模越小,航运资源的配置能力就越弱。其中航运业务的辐射范围决定了航运资源配置的全球性和区域性。

2、上海应重点发展国际流动型航运业务

航运业务根据性质可以分为本地固定型与国际流动型,本地固定型业务的主要代表是货运代理、船舶代理等,这类业务只能在当地提供,随着货源的变化非常容易转移。而国际流动型的业务受货源等相应较小,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任何一个地方提供服务,例如伦敦的航运金融机构可以为全球的船东提供融资服务。横滨等历史上的大型港口曾经都凭借腹地的货源占据过全球第一的宝座,但是由于国际流动型的航运业务没有发展起来,随着当地经济结构的调整,货源优势的减弱,逐步退出了全球最核心的港口行列。因此,上海要重点发展国际流动型业务才能保持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持久的竞争力。

3、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应获得国际广泛认可

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是一项国家战略,是我国提升话语权和影响力的强国战略的一部分,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地位需要得到国际上的认可。因此,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评价指标体系的建立应尽量与国际上国际航运中心的衡量方法相统一。而国际上的相关报告是从航运业务的角度来评价国际航运中心的发展水平。因此,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评价指标应以业务定量评价为主。

二、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评价指标体系的构成

本报告在研究国际航运中心的发展过程及内涵演变规律的基础上,广泛借鉴境内外航运中心相关评价指标的选取办法,以国发19号文提出的具有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的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目标为主线,提出坚持以业务评价为主,兼顾外部环境建设评价;以定量评价为主,定性评价为辅;全面体现国际航运中心的资源配置能力为主要方向,全面梳理出96项国际航运中心的构成要素,依据特色与可比性兼顾、具有可操作性等原则,最终形成了基础航运业务、航运服务业务、航运金融保险、知识航运业务、集疏运发展水平、航运市场环境和口岸环境6个一级指标,16项二级指标,36项三级指标的指标体系。

三、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进程评估

(一)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进程稳步推进

根据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指标体系与2012年、2013年的相关资料及数据评估可知,目前,上海已经基本确立国际枢纽港地位;航运要素集聚程度显著提升,现代航运服务体系建设成效初显;上海航运制度改革创新体系建设成效显著,制度创新、口岸管理与通关环境等方面都有长足的进展;在软环境建设方面,政府服务机制有效建立,政府职能转变有所突破。航运中心建设推进机制为航运中心的推进奠定了良好的顶层设计基础,但是由于政府干预、航运服务企业在注册经营、市场准入等方面仍面临较多限制;在营商环境、政策开放方面亟需进一步优化。截止2013年年末,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各项指标稳步推进,其指标体系评估完成率为54%(以2015年为目标值)和28%(以2020年为目标值);这也标志着上海朝着具有全球资源配资能力的国际航运中心稳步迈进。

(二)与发达国际航运中心相比,上海还存在一定差距

比较上海、香港和伦敦国际航运中心,上海在港口经营业务方面占据优势,但是在航运经纪、海事仲裁及航运金融保险等高端航运服务业方面仍明显不足。例如,上海二手船舶交易额还仅为伦敦的2%左右;海事仲裁方面,上海海事仲裁案件数不足伦敦的2%;航运金融衍生品交易完成额不足伦敦的0.3%,香港的2.5%;通过对伦敦、香港和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对区域经济的影响进行综合评定,结果这四个国际航运中心的综合评定值为318.501258.042136.320,即城市航运中心的发展水平和对其区域经济的影响程度排序是:伦敦第一,香港第二,上海第三。与这些发达国际航运中心相比,上海还存在一定差距。

(三)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经济贡献逐步加大

上海国际航运中心为上海市创造的直接、间接和波及贡献已占上海市GDP总量的15%以上,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成就应得到充分肯定,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应继续深化;比较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各个部门的贡献度情况,发现航运及相关业务部门对整个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和发展发挥着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应当继续大力发展;而航运金融部门和航运管理与服务等航运服务业目前还处于发展阶段,对上海的经济和社会效益贡献值有待提高;比较2002年、2007年、2010年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对上海经济和社会的贡献值,贡献值增长速度逐步加大,尤其是港口运营、航运及相关业务、航运金融三个部门的发展显著,而基础设施建设部门、其他集疏运服务部门和航运管理与服务部门的发展速度还有待提高。

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建议

(一)枢纽港发展逐渐由腹地型向腹地-中转复合型转型

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海港和空港应逐渐探索由腹地型枢纽港向腹地-中转复合型枢纽港转型,积极发展国际中转业务,提升作为中转枢纽港对货源资源的配置作用。积极创新海关监管制度,通过自贸试验区探索形成有利于海港和空港开展国际中转集拼业务的监管流程和制度,降低国际中转集拼成本,加强政策引导培育国际中转集拼业务市场。充分发挥启运港退税政策和沿海运输捎带政策优势,形成国际中转集拼的业务规模优势。同时,积极鼓励港口企业转型升级发展,依托中转服务拓展物流增值服务功能。

(二)航运中心建设重点由集聚资源向提升资源配置能力转移

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重点应由集聚资源向提升资源配置能力转移。依托航运主业发展,积极探索创造航运服务产业新业态,并在新业态发展中占取主动权,建立在新业态领域的资源配置作用。积极培育国内航运服务企业和机构规模化发展,积极扶持企业走出去,构建全球网络,实现国际化发展,提升本土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和份额。

(三)坚持促进航运业与金融、贸易、旅游业的融合发展

应积极推动航运业与相关产业的融合发展,依托航运资本密集型特点和保险需求,积极鼓励金融机构发展航运融资、航运保险产业,培育航运金融、航运保险市场规模,大力推进航运运价衍生品交易业务的发展。探索解决人民币自由兑换等金融业制度瓶颈,促进航运产业的发展。依托自贸试验区建设,围绕国际贸易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大力发展国际贸易、现代物流、加工制造、展示交易、航运服务等产业,实现贸易产业和航运业的互相促进发展。探索放宽邮轮经营限制,培育邮轮市场发展,完善邮轮配套休闲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打造邮轮城市,发展邮轮经济,打破邮轮产业发展瓶颈,带动旅游经济发展。

(四)航运中心建设由政策驱动向制度创新转变

应充分利用上海自贸区试点的有利条件,重点解决从局部性政策优惠转变为具有突破性的制度创新。对于在自贸区已探索创新的制度,积极推进制度的落实,通过市场检验,调整改进现有制度缺陷,使制度的效用充分发挥。此外,继续在自贸试验区建设的契机下,继续探索与国际接轨的航运制度,例如船员的免税制度等。

(五)政府职能由主导建设向优化政府服务环境转变

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在前近二十年的建设过程中,主要依靠政府推进,市场的动力明显不足,这对形成基础设施十分有利,但对提升资源配置能力事倍功半。上海应既要继续发挥政府在航运中心建设中的能动作用,更要加快完善市场机制。重点优化航运中心的市场机制,注重充分发挥市场主体的作用,牢牢把握企业和机构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航运中心建设主体的原则。政府则应以解决好市场主体发展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主动提供服务、解决难题、营造良好的政府环境为重点。

主要完成人:

张婕姝  周德全          金嘉晨  姜超雁

完成时间201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