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队伍建设中亟待解决的问题与对策
2016-07-11 11:08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公安队伍建设存在的问题与不足

(一)警力的严重不足

从美国、澳大利亚、英国、法国等国家的警民比例来看,一般均维持在万分之二十五至三十五之间,而我国目前的这个比例约为万分之十三。全国正式编制的警察,在上世纪80年代大约在70多万,而到今年,全国正式编制的警察是170多万,但是公安部门的工作量比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增加了近20倍,出现了严重的警力短缺现象。每年除了因公受伤、致残、牺牲的警察以外,过劳死的干警数字也十分惊人。目前许多地方都只能采取地方财政补贴,聘请辅警、协管等人员来解决警力不足的问题,但这种方式只能应一时之急,而且这些聘请来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再加上工资福利等保障也不是很到位,反而更容易滋生一些隐患。

  (二)警察队伍没有向职业化、专业化的方向发展

警察职业与法官、检察官等一样,具有较高的专业性。以前招录公安干警基本优先考虑各级公安、警察院校毕业的学生。这样的学生受过专业的警察培训,招录以后通过几个月的就职培训即可以成为一名基本合格的警察并承担相应的工作。但现在由于公务员招录制度的改革,警察在编制、招录、晋升等组织管理上等同于一般公务员,招录中取消了对于专业、性别、身高、健康状况等各方面的限制条件,按照分数从高到低录取,造成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现在警察队伍中非警察类专业毕业的人员占据了相当的比例,而这部分人由于没有受过专业的培训,可能需要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警察。在这种“重考试、轻经历,重招录、轻培养,重公平、轻专业”的招录模式下,急用的人才招不够、招来的人才使用不到位,人才不足和人才浪费的情况并存。而且,由于公务员流动渠道的通畅,很多人以警察为一个职业跳板,进行公务员内部的流动,造成人才的流失。

(三)警察队伍职业保障不足

在业务培训上,由于招录的警察来源复杂,对于新招录的非警察专业毕业的人员急需进行上岗培训,但迫于人手的问题,往往是草草培训以后立即投入工作,不但无法提高工作效率,还为安全执法埋下了隐患。由于财政资金有限,导致警察职业技能培训形同虚设。缺乏实弹训练和实战演练的警察队伍很难承担起当前繁重的社会治理与行政执法工作。在待遇上,中央规定,公安民警工资“高于地方、略低于军队”,但实际上很多地方未能落实这一要求。由于巡警值班补贴、交警健康补贴、交警防尘费等津补贴项目被取消,导致危险系数大、工作环境恶劣的特殊岗位民警(含交、特、缉毒、蛙警及法医、便衣、防排爆、派出所民警等)的收入与一般民警基本持平,难以体现待遇、福利向高风险、高强度、高压力工作岗位倾斜的导向要求,不利于民警扎根基层,安心工作。

(四)警务效能偏低

目前还存在警务资源碎片化的问题,从而影响警务效能。比如,存在层级过多、部门、警种分工过多过细和职能交叉等问题。比如在信息方面,还存在部门、单位、警种之间的界限和壁垒,很多信息资源散落在各警种和政府各职能部门,兼容不够、共享不足,由于信息资源“壁垒森严”,制约了警务实战效能。

  (五)存在“机关化”倾向

主要是“五多”:大小会议多,专项行动多,检查考核多,总结汇报多,文件材料多。“三个不注重”:1、人员由上面分配调动,不注重基层需求;2、工作任务由上面布置,不注重切合基层实际;3、工作成效由上面考核,不注重基层和群众感受。对于部门、警种部署开展的专项行动,惯性沿袭旧的做法,下发通知讲意义、成立领导小组、分阶段总结和考核验收等等。从而加重了基层负担,弱化了厅机关服务基层、指导实战的能力。

二、加强公安队伍建设的意见建议

  应该按照“公安机关不同于一般行政机关,人民警察不同于一般公务员”的要求,充分考虑警察职业的特殊性,在人员编制、招录体制、职务晋升、辅警力量等方面探索实行一些区别于一般公务员的特殊政策,尽快建立与公务员制度相衔接、符合公安民警职业特点的管理制度。

  (一)完善人民警察招录制度。新招录民警应该主要来源于公安、警察院校毕业的学生。鼓励、支持和保障公安院校毕业生进入公安队伍。从高中毕业生中招录优秀学生进入公安院校培养,做到招生招警对接。通过自主招生改革确保优质生源。

  (二)科学设置警员职务和技术发展序列。针对基层民警职级待遇低下,职业发展空间有限的问题,建议尽快按照《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规定,建立和完善“警员职务序列”和“警务技术职务序列”制度,制定相关的配套制度规定。针对基层民警待遇普遍低于机关的实际,尽快制定不同警种、不同岗位的津贴标准,提高警衔津贴。切实做到公安民警工资“高于地方、略低于军队”。

  (三)实行严格的任职资格管理。针对基层民警能力素质与实际工作不相适应的问题,建议建立民警职务资格考试制度,建立警官和警员职务晋升资格考试制度,通过严格的任职资格管理推进警察队伍职业化建设。

  (四)推动警种专业化,提高核心战斗力。在当前违法犯罪日益动态化、智能化、职业化的现实条件下,公安机关只有走专业化之路,切实把指挥情报、侦查破案、应急处突等核心业务警种打造成用专业知识、装备、手段、保障武装起来的尖刀力量,做到“用专业对付职业、用系统对付系列、用团队对付团伙”,才能牢牢把握治安主动权。

  (五)建立群防群治体系。当前,在政府编制“只减不增”的大背景下,只能走结构性挖潜之路。统筹各警种资源、手段,组建跨警种、层级的合成作战专班,打造从警情到情报、再到行动的最短通道。同时,要统筹考虑警务辅助人员、保安、社区群防群治力量的建设,在社会面巡逻、接处警等工作中配合使用,提升整体警务运作效能。对于辅警队伍建设,也有待出台相关法律法规予以规范和授权。

  (六)优化组织架构。针对公安机关内部层级过多、部门过细,造成很大的资源和警力浪费的问题,建议重新梳理优化内部组织架构,尽量不要对基层作出每个警种部门警力占比的硬性要求,以利于基层根据自身实际统筹摆布,实现集约用警。合理设置机构,找准专业化与综合警务的结合点,重点解决指挥部、办公室静态宏观决策与应急实战指挥分离交织的问题,提升中枢部门综合研判能力,提升领导机关专门警种的专业化水平。同时要完善绩效考核,狠抓机关纪律来进行作风整顿。

  (七)充分发挥信息技术等高科技手段。针对由于不同部门、警种间的信息壁垒问题,建议加强信息整合,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深化公安信息化建设,充分发挥信息交叉融合产生的倍增效应,探索建立现代警务制度,以制度来保障信息共享。

(八)完善人民警察法律保障制度。目前还是用上世纪90年代建立的法律制度,应当进行改革和完善,将改革与修法结合起来,修改和完善公务员相关的配套法规和警衔条例,这样才于法有据。

主要完成人:

    程文华  杨婷婷

完成时间:20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