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加快形成社区共治与居民自治有效机制研究
2016-07-07 17:28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社区是社会建设的基本单元,也是社会管理的基层基础。社区作为生活共同体的社会化属性,决定了社区管理的本质是社区居民和社区组织的自我管理与共同治理。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上海根据市场经济条件下特大型城市社会管理的新形势、新要求,在“两级政府,三级管理”框架下建立了具有地方特色的街-居双层社区管理体制,将城市管理重心下沉到了街道社区,同时围绕整合社区管理服务资源、激发居委会自治活力、增强社区服务功能不断进行创新探索,有效解决了市场经济改革和城市建设改造触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保证了上海超常规发展阶段的社会稳定和困难人群的基本生活。进入新世纪以来,上海逐步启动了街道层面的社区共治探索,试图进一步动员组织多元化的市场主体、社会主体协同政府参与社区治理,形成多元主体协同共治的新格局。由此,2011年全市社区工作会议首次明确,上海社区治理结构由社区街道层面开展共治与社区居委会层面开展自治相结合。但是在实践中,由于居民区内的组织主体日益多元,其周边单位也逐渐纳入居民区工作范畴,居民自治工作越来越多地采用共治的方式,而街道层面的共治方式也向下延伸,因此共治与自治并无清晰的边界。

目前,随着上海加速推进“创新驱动、转型发展”战略和上海自贸区建设的启动,与人民生活质量息息相关的社区管理和服务在整个城市发展格局中的定位势必发生重要变化,从原来的托底保障转为城市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现实地看,上海的社区治理结构还远远不能适应城市转型发展的新要求,突出表现为:居委会的自治活力不足,居民的自治参与尚未得到有效动员,居民区发育出来的各种组织难以协调;多元主体参与社区服务管理的积极性不高,政府动员社会化主体和资源缺乏有效抓手,社区治理仍然主要依赖政府行政机制和行政资源;社区管理服务的对象扩展到实有人口和实有单位,回应多样化、个性化需求的任务更加繁重,政府面临的资源与能力约束却日益凸显。这些问题意味着,上海尚未形成行之有效的社区共治与居民自治机制。

因此,有必要深入分析上海社区共治与居民自治的发展现状和瓶颈约束,针对其中存在的问题和上海转型发展的新形势,按照创新管理、汇集民意、带动民主、推动民生的要求,规划设计更加有效的社区共治与居民自治机制。为此,课题组在重新梳理近3年来积累的社区调研资料的基础上,参加了20137月由市民政局、市委党校等四部门联合主办的“领导干部社区管理与公共服务研讨班”学员研讨,并根据区域分布和工作特色选择典型,赴黄浦区老西门街道、虹口区曲阳路街道、浦东新区塘桥街道、徐汇区康健街道、长宁区华阳街道和新华路街道进行了专题调研。基于对所获资料的系统分析,形成本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