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能源、环境与产业选择之间的关系
2014-02-27 13:59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十二五”期间上海要遵循产业发展的客观规律,积极稳妥地推进产业的结构调整,建立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和产业升级的和谐关系。第三次工业革命则为上海实现向后碳社会的转型提供了新的机遇与挑战。在这个背景下,上海应该如何进行产业选择和结构调整。本报告的研究分为以下几个部分:

一、能源、环境与产业发展的关系以及上海的现状
    本课题组研究发现,能源、环境与产业结构变化有一定的规律:1、能源消费具有显著的行业集中性;2、产业结构调整可以显著改变能源需求;3、能源消耗与产业发展阶段有动态对应关系;4、产业组织水平、产业间的比例结构、产业布局的合理性都会影响环境污染水平。
    上海能源消费特点是高能耗产业集中于第二产业的若干行业,第三产业能源需求持续增加,总体能源利用效率与发达国家存在明显差距。制造业发展面临碳排放的约束,环境成本内化的程度将不断提高,环境因素对产业国际竞争力的影响越来越大。显示上海对于高能耗产业结构的调整具有迫切性,而大力发展服务业和新能源,推动能源结构调整,实现低碳发展也势在必行。

二、能源、环境与产业发展的国际经验借鉴:洛杉矶、东京和伦敦
    为了借鉴国际经验,本报告进一步研究了洛杉矶、东京和伦敦处理能源、环境、产业三者关系的模式。洛杉矶的模式是技术创新主导,通过技术创新大力提升产业能级,发展先进制造和现代服务业,推动了能源消耗结构的变化。从重化工业阶段以石油和煤炭为主要能源需求,到发展高科技产业逐步降低对石油和煤炭的依赖,再到发展高端服务业推动新能源的开发利用。然后,能源结构的变化引发对环境发展影响的变化,并进一步影响能源利用方向并催生新产业,形成了能源、产业和环境的良好互动。
    东京是能源结构优化引领模式。东京的历次产业结构调整受制于能源发展的局限。六十年代国内煤炭资源的枯竭、七十年代世界范围的石油危机导致传统能源资源供应的减少,企业不得已被动寻找替代能源,推动能源结构的转变。新一代核能技术发展、太阳能电板开发利用大大提高了新能源的利用程度,清洁能源成为能源发展的主角。技术进步同时提高了能源的使用效率。新技术、新机器在企业中的使用减少了企业自身的能源需求,降低了能源依赖程度,促进产业自身改造升级。
伦敦则是环境目标导向的产业结构调整。环境目标成为伦敦产业发展和能源转型的重要标准,在伦敦的城市发展规划中,政府制定了节能减排的目标。在环境目标的驱使下,伦敦开始新能源开发利用的尝试:伦敦大力发展清洁能源,提倡使用风能、太阳能等零碳排放能源。能源结构的转变同时推动了产业结构的转变。低能源需求的产业,如先进制造业、服务业等快速发展,在经济结构中的比重不断上升。伦敦一直把世界金融中心作为城市发展的经济目标,以金融业引导的产业结构显著减少了城市污染源、降低了污染程度,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不断的减小,伦敦的城市环境得到了明显的改善。
    洛杉矶、东京和伦敦处理能源、环境、产业三者关系的经验,启示上海需要制定统一的城市发展规划,以市场主导为基础,政府积极引导能源结构和产业结构转型;推动技术创新和进步,促进能源结构和产业结构的动态平衡。

三、能源效率、环境管制与产业发展的实证研究启示
    为了增强研究的科学性和可靠性,本报告对上海能源效率的影响因素和环境保护与产业选择的关系进行实证研究。研究揭示:政府对经济活动的干预越大,地区的能源效率就越低,第三产业比重越高能源效率就越高,但是效率提升的速度趋于下降。通过提高环境管制水平,确实会对污染性的产业产生挤出效应,但是同时对非污染性的产业产生吸引。上海的环境管制有利于产业结构绿色化、经济结构转型,实现环境友好型社会,税费因素对产业的资本流动产生较大的影响。

四、上海产业选择的总体思路和产业选择基本模式
    上海产业发展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工业化阶段、服务经济阶段、智慧城市阶段、新型城市阶段。为了实现上海的城市建设目标,使得产业发展与城市发展相互协同,总体思路分为以下四个方面:1、以发展服务经济、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为根本途径,解决面临的能源与环境约束问题。2、以技术创新为主要手段,发展新型能源、提升产业能级,获得更高的能源效率,实现环境友好发展。3、以严格环境保护为杠杆,实现先进生产方式对落后生产方式的替代,促进产业结构的升级。4、充分发挥市场的主导作用和政府的引导作用。让市场筛选有竞争力的技术和产业价值链环节,需要降低国有企业比重,鼓励公平竞争。政府的重点是规范与监管,促进市场建立起规范秩序,制定统一的能源、产业、环境的城市发展规划。
    在能源、环境的约束条件下,上海产业升级的具体做法是由“重”入“轻”,向技术密集、知识密集的“轻资产”行业发展。为此进行产业选择的模式称之为“加减乘除”模式:
1、提高能效的加模式。加模式的核心是推动技术升级,提高能源使用效率,采取更加环境友好的技术进行生产。严格限制“两高一低”产业项目的进入;大力发展高端、高效、高附加值、节能环保、资源循环利用的技术装备和产品;用高新技术和先进实用技术改造传统产业,降低能源成本、环境成本在产品中的比重,提高产品的竞争力。
2、去制造化的减模式。去制造化的实质是做价值链上上海有比较优势的高端高效环节,放弃缺乏技术含量的高能耗、高污染的加工组装环节。
3、利用新兴产业替代的除模式。通过新能源的应用实现能源消费的多元化,对碳氢能源实现替代,从源头解决能源约束和碳排放问题。大力发展环保支持产业,构建循环经济体系,形成环境友好的产业结构模式,这对于减少环境污染有重要影响。
4、构建新型制造体系的乘模式。通过新能源替代、新生产组织方式及下一代信息技术的应用,建立新型制造体系,完全跳出传统的能源约束和环境问题。使上海率先在“第三次工业革命”过程中做布局和投入,在全国的产业转型升级中发挥战略引领作用。
根据能源环境约束下产业选择的四个基本模式,对重点行业进行产业链分析和价值链分解,分析其价值链的位置和竞争力状况。针对高能耗、高污染的钢铁、石化产业,通过自身转型发展,实现节能减排、低碳环保的目标。要优化产品结构,加快推进钢铁新材料产业化,推动石化产品精细化、高端化和集约化,延长产业链。促进与周边地区协调发展,着力提高高耗能、高污染制造业的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和安全生产水平,深入推进节能减排,全面实施清洁生产和循环经济,控制高耗能产业产能。
    要推动制造业企业发展品牌、研发设计等高端环节,着力发展总集成总承包、检验检测、产品认证、供应链管理、专业维修、融资租赁等生产性服务业。通过促进服务业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实现节能减排、低碳环保的目标。上海未来应加大对天然气、核能等清洁能源的利用力度,重点发展太阳能和生物质能等新能源,优化能源结构。应着力发展环保服务和节能服务环节,以产业链上清洁生产和综合利用与回收为重点,提供集技术、服务与管理一体化的服务。上海也需要充分利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机遇,引入新的制造哲理和系统集成方法,使用可再生的能源和新的信息技术,并运用新的管理理念来彻底改变商业模式。

五、促进结构调整实现节能环保的政策建议
1、控制性调整产业政策:明确准入条件,禁止双高项目上马,强化退出机制;制定差别电价与惩罚性电价促转移;加大研发费用加计抵扣力度鼓励技术创新;探索研发费用直接抵税;发展排污权交易、构建碳中和体系。
2、制造服务化产业政策:建设共性技术研发平台、突破核心技术;鼓励企业加大设计和品牌投入;用地政策鼓励制造企业服务化;税制配套,避免制造服务化的税收成本增加。
3、鼓励新能源产业发展政策:建设天然气期货市场,稳定价格、稳定供应;对火电机组进行淘汰升级;加大政府采购力度,鼓励可再生能源市场化应用;推进智能电网升级改造,增强可再生能源消纳能力。
4、发展绿色产业政策:鼓励制造业进行绿色产业链改造;高污染的制造业;加大政策鼓励力度,推进绿色产业改造;加强高污染行业监管,提高清洁生产水平;推进绿色产业链由末端治理转向全程控制;引入节能环保咨询机构,完善绿色金融服务体系;加大财政税收政策优惠力度,扶植龙头企业。
5、发展下一代制造业的产业政策:推进信息技术产业技术成果转化;政策引导促进产学研结合,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率;打造新材料核心基地,推动产业集聚发展;建立3D打印行业示范基地,促进新产品应用;构建公共研发平台促进产业链协同创新。
    通过上述产业发展政策的组合,希望能发挥集成效果,最终目标是从根本上改变环境与城市的关系,实现上海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构建新型城市。

主要完成人:
芮明杰  伍华桂  罗云辉  刘明宇  赵小芸  
王子军  杨丰强  王明辉  徐抒璋  张  群
完成时间:201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