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资源配置扭曲损害经济效率并孕育风险
2014-02-27 13:56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十八大报告在论述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时提出“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健全促进宏观经济稳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现代金融体系”,为我们进一步明确了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的方向。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金融体制改革取得了巨大成绩,为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支持,但是我们在金融体系的结构上存在不少缺陷,需要进一步改革完善。最近一些地区的民间金融出现了资金链断裂,一些非银行机构发行的金融理财产品发生逾期无法兑付等金融风险剧增的现象。这值得引起我们高度重视,也从另一个层面说明深化金融体制改革非常紧迫。

一、金融风险增大是金融资源配置扭曲的表现
    2011年中国的通胀曾在高位运行,中央银行收紧了银根应对通胀压力。这使得中国经济运行中金融资源配置扭曲的问题进一步显现。其主要表现形式是各类能够获得廉价金融资源的国有机构,包括国有大型企业、上市公司、非银行金融机构纷纷涉足变相的民间融资活动,都将他们通过银行借款、同业拆借和或者股市融资获得资金,又通过租赁、信托、民间借贷等渠道将资金转借给急需资金的房地产开发商或者民营中小企业。比如今年头9个月信托融资业务增长迅速,新的信托资金增加了3万亿,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0%,资金主要投向了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投资和工商企业融资。
有着正规牌超的各类非银行金融机构,包括信托、租赁和资产管理公司等,他们受到的监管比起银行要松得多,他们不仅可以通过正规渠道获得资金,而且还相对自由地将资金融通给各种需要资金的主体,尽管可能是违反规定和违反中央宏观调控指向的。他们眼睛只盯着高收益,忽视资金需求方的偿债风险。虽然他们的金融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银根收紧后的房地产开发商、地方政府以及一些民营企业的资金短缺形成的空缺,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由于缺乏有效的风险监管,资金配置的扭曲和风险是不能忽视的。
    据笔者的观察,充当资金扭曲性配置的中介机构不仅是国有企业和资产管理公司、信托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现在市场上还存在一批有能量的资金掮客。他们可以以国有公司的名义从银行获得低廉的信贷资金,然后又通过国有公司的名义将资金贷出,公司获得利差,赚取利润,而他们则获得一定折扣的佣金。由于融通的资金规模巨大,他们的获得的佣金数额也是十分可观的。从本质上看,这是一种挖正规金融墙角的腐败行为。
    另外还一些上市公司其本身的主营业务并不需资金,但是由于可以在资本市场上比较容易地通过发行股票获得融资,甚至可以从银行获得优惠贷款,他们获得资金后又通过购买信托产品、银行理财产品甚至民间的借贷渠道将资金重新贷出。
在资金相对紧张的时期,贩卖资金成了最赚钱的买卖,而这必然会使金融资源的配置出现严重扭曲。

二、金融资源扭曲性配置的害处
    第一,严重地削弱了中央宏观调控政策的效果。比如房地产市场经历长期调控仍然有价格上涨的冲动和压力,资金源源不断的供应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中央收紧房地产市场调控的信贷之后,其资金来源主要就是上述非信贷渠道获得的,尽管成本大大提高,但是开发商仍然可以获得资金,这对于房地产市场价格的坚挺甚至继续走高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第二,延缓了结构调整的速度、降低了资源配置的效率。从资金使用的角度看,这些钻制度空子和市场缺陷而产生的逐利性融资活动在客观上不利于政府通过与产业政策相配套的信贷政策来限制和鼓励一些产业的发展,使受限制的行业没有被真正地限制住,过剩的生产能力没有被减少,而需要资金支持的行业可能由于这些逐利融资活动而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这在客观上对于结构调整和金融资源更加有效配置产生了阻碍作用。
    第三,增加了民营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由于制度上的缺陷,中国中小型民营企业的融资来源一直存在瓶颈,融资难是普遍的现象。当中央银行收紧信贷应对通胀上升的压力时,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就更加突出。而此时,能够获得低廉价格融资的各种国营企业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就将他们获得的信贷资金通过各种途径转贷给民营企业。这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小企业的融资饥渴,但是他们获得的资金成本通常要比正常信贷渠道获得的资金高出10个百分点以上。极高的融资成本严重制约了中国中小企业的发展和生存环境,使得他们的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的能力和动力大大减少。
    第四,增加了潜在的违约和坏账风险。扭曲性的融资活动不仅会增加当前经济运行面临的困难,而且还会孕育金融风险,为金融危机爆发提供可能。经过扭曲渠道获得融资的中小企业财务成本会大幅度上升,如果因为成本高而妨碍了他们未来还本付息,坏账风险就会增加;如果这些资金最终被是流向了房地产市场,则会增加房地产市场的风险;如果这类资金成为已经陷入财务困境企业的救命稻草,那么未来的违约风险就更加不可忽视。
    由于非银行金融机构、企业的资金来源复杂,涉及面广,且在面临风险时缺乏有效的处理机制,所以一旦发生较大面积的违约事件,很容易形成连锁反应和社会不稳定的因素。国有商业银行如果发生贷款坏账,不仅有巨额的自有资本可作为缓冲,而且中央银行可以提供资金援助,风险可得到控制。而涉及信托和民间借贷的资金如果到期无法偿还,就可能引起社会震荡。温州民间借贷坏账出现后不少企业跑路并引起的连锁反应的教训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三、金融资源配置扭曲的原因
    第一,金融体制改革不到位。我国金融体制改无论是从金融机构多元化、金融市场多样化、金融要素完备化、金融监管法制化等哥哥层面,都可谓成绩巨大。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中国金融资源过于集中于少数大型的金融机构,而且是国有大机构,这就不可避免地使得金融资源配置过分集中于国有企业和各级政府支持的项目,而对于数量远远超过国有企业、在创造就业和和出口上做出巨大贡献的民营中小企业提供的金融支持也就远远不够。尽管近两年中央和有关管理部门鼓励国有商业银行向中小企业提供融资,但是由于国有银行的内控机制存在缺陷,中小企业缺乏相应的资产担保,融资难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这为非正常、扭曲性的融资提供了条件
    第二,债券市场发展严重滞后。本来债券市场作为直接融资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应该得到与股市相同的发展机遇,但是由于监管当局担心债券违约引起金融风险,并可能造成社会震荡,于是采取了严格限制信用水平相对低的企业发行债券的措施。于是能够发行债券的基本上是大型国有企业,或者是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中小企业既难以获得银行信贷,也不够格发行债券。他们的资金需求只能依靠非正常的扭曲性途径得到解决。
    第三,金融业开放失衡。中国加入WTO后按照金融服务开放的承诺,相继开放了银行、证券和保险业务,让国外的金融机构获得了进入中国市场的机会。国际上一些著名的大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纷纷入股中资金融机构,并且与中国的金融机构合资设立分支机构。这应该是提升国有金融机构整体竞争力的一条途径。但是,我们过分地向国外大金融机构倾斜,忽视了让一些国外中小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以填补中小金融机构不足的局面,因而整个金融业(银行、证券、保险)缺乏错位竞争的格局,而同质竞争又过度。最终导致优质客户所有的银行都来抢,而次优的客户无人问津。中小企业被忽视与此也有关。
    第四,民间金融开放失度。中国不仅中小金融机构发展滞后,民间金融也长期受到严格的控制,没有给予相应的发展空间。当2011年银根收紧后,中小企业又遇到外部经济环境恶化的挑战,这加重了他们经营困难,融资难问题也变得十分突出。监管层从引导地下民间金融为中小企业融资提供服务的角度出发放松了民间金融的控制,不仅给予了合法存在的地位,还允许民间金融的贷款利率可以达到同期银行贷款利率4倍。正是这一措施出台,为民间金融普遍的高利率,甚至为有组织的非银行融资的高利率提供了合法的依据。目前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利率、信托贷款利率、金融租赁利率普遍高达15%以上,有些甚至高达20%。这不仅极大地抬高了民营企业的融资成本,而且诱导储蓄资金向非银行金融机构流动。而这样的高利率显然缺乏实体经济盈利的支撑,潜在的违约风险不可低估。
    第五,对影子银行的监管认识不足。由于开放了民间信贷,而且民营和房地产企业客观上存在巨大的资金需求,2011年以来非银行金融机构纷纷涉足变相的民间借贷。他们的各类金融活动在一定程度上替代了银行的信贷。由于对这类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业务活动存在着监管的盲区和漏洞,对他们的变相信贷或者融资存在的信用风险和操作风险认识也普遍不足,这就造成他们的一些影子银行的活动得以通行无阻,甚至还被当作金融创新予以推广。

四、深化改革、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的建议
    第一,加快推进金融体制改革,建立一批社区银行和合作银行以及诸如行业互助金融协会等组织,形成金融的错位竞争。中国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缺乏金融服务的支持,问题主要出在在我们的金融体系中缺乏相应能够为他们提供服务的中小金融机构。应该在设立这些中小金融机构上出台相应的政策,而不是通过开放民间信贷,甚至通过高利贷来满足他们的融资需求。民间信贷难以监控和管理,其中孕育着极大金融风险。而建立各类有组织的中小金融机构则可以通过强制性的保险并将他们纳入相应的监管体系中予以规范和监管,从而防范金融风险。
    第二,扩大对外开放,吸引中小型外资银行为中小企业服务。目前,我们吸引了一批大型跨国银行在中国设立分级机构,而他们通常只做高端业务。我们需要吸引一批中小外资银行来中国设立社区银行或者小型的零售银行,让他们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服务或者为乡村农户提供农业生产的小额融资。国外有一些在这方面具有比较成熟经验的金融机构,我们可以学习借鉴他们的经验,并且提供市场让他们来中国设立分支机构,从事这类业务。
    第三,严格控制民间借贷活动。由于我们已经宣布民间借贷合法,并且可以收取银行利率4倍的利率,我们很难再收回这一规定。但是我们可以再颁布一些实事的细则在实事上加以限制,比如规定民间借贷需要到当地金融管理部门登记,否则不受法律保护;比如规定利率超过银行同期利率1倍以上,需要进行登记等。民间借贷孕育的风险极大,而且可能导致未来利率双轨制,应该严格进行控制。
    第四,加快企业债券市场的发展速度。扩大企业债发行的范围和规模,适当降低发债者信用级别的门槛,为那些试图获得较高收益的投资者提供风险相称的资产供应,也为真正从事实体经济的企业提供正常的融资渠道。为了提高企业债的吸引力,增强风险控制的机制,可以让国有商业银行、资产管理公司、信托公司等机构为发债者提供增信或者担保,让他们从企业债发行中获得中介收益,也为低级别的企业债发行销售增加市场吸引力。
为了扩大企业债发行的动力,我们还建议企业IPO之前以及上市公司再融资之前必须要成功发行债券。因为理论上企业融资是为了扩大再生产,是为了增加盈利能力。如果资金使用得当,推动了实体经济的发展,债券的还本付息应该完全没有问题。只有企业具有了还本付息的基本素质,企业发行股票融资后才会珍惜融资,有效地使用资金,也才可能避免资金的浪费和低效使用,更可避免上市公司圈钱后将资金投入金融市场获利。
    第五,改革国有商业银行的内控和激励机制。现在国有商业银行在信贷风险的控制上已经有了相对比较有效的机制,乱发贷款以及道德风险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是信贷员和信贷部门的负责人不愿承担任何风险的倾向如果过度,就会阻碍银行向缺乏抵押和担保的中小企业提供贷款。应该建立相应的激励机制,让信贷部门的工作人员有动力去筛选其中有发展前景的中小企业,在取得实效(贷款收回并取得风险收益,企业发展后成为本银行的好客户等等)的基础上,给予相应的回报。只有风险控制和激励机制相对称,银行的信贷资金配置才会更加有效率,偏重一头,都会使资金的配置出现扭曲。
    第六,加强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监管。现在一方面对于信托、租赁、资产管理公司、财务公司、小贷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设立有着非常严格的门槛,另一方面对于他们的业务监管以及可能的信用风险和经营风险又缺乏有效的监管。这些机构一旦获得牌照后常常是什么有利就通过变相的途径从事什么样的业务,对于风险控制缺乏有效的认识和手段。监管部门的风险控制比较偏重于这机构的股东的实力的考量,忽视潜在的系统性风险。建议一行三会就如何控制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尤其是影子银行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风险进行研究和协调。对于那些横跨银行、信托、证券、租赁业务的金融集团内部的业务防火墙建设尤其需要有硬性规定,否则一旦出现比较集中的违约事件,就可能牵涉到整个集团甚至行业的安全。
    加强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监管在推进利率市场的过程中显得尤为重要。目前推进利率市场化成为金融体系改革的一个核心内容,如果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监管没有能够有效地增强,他们变相侵蚀银行业务行为不能得到有效控制,在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中,这些机构就将成为利率无序竞争的最主要的参与者。这不仅对于银行业的正常发展不利,也会与通过利率市场化来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的初衷背道而驰。

主要完成人:
徐明棋
完成时间:2012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