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 善用 善管——新媒体研究报告
2014-02-27 10:18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新媒体标志着人类继文字发明、印刷发明、电讯发明以后的第四次传播革命,是先进生产力在当今世界发展的最新体现。代表先进生产力的中国共产党人理应拥抱新媒体。善待、善用、善管新媒体应该是我党对待新媒体的基本方针。

一、正确看待新媒体,是善待、善用、善管新媒体的前提
    作为新生产力代表,新媒体生产的是信息。新媒体使信息生产的主体由过去的政府及其他各种组织、团体为主,逐步转以公众为主,从而使信息流量、信息流速、信息流域、信息流向发生巨变;信息生产模式由过去集中、定向、线性、单向,变成分散、非定向、非线性、双向。这就改变了原有政治权力结构赖以存在的基础,即等级制的信息发布结构被相对扁平的多中心网络化结构所取代,进而导致不同行为主体,包括主权国家、跨国公司、非政府组织以及个人之间权力关系的调整及重构;这也改变了原有的社会关系结构,即个体与个体的关系、个体与政府、个体与各种组织团体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媒体生产信息,再生产新的政治关系、社会关系。依据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究其本质而言,新媒体带来的种种变化,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复杂互动关系的具体体现。如何让生产关系、上层建筑去适应生产力以及经济基础变化提出的新要求,是新媒体给我们提出的全新课题。
    新媒体带给我们严峻的挑战,但绝不是麻烦制造者,不是洪水猛兽,蕴涵着巨大的正能量。只要我们利用得当,管理得法,新媒体将成为我们党和政府治国理政得心应手的新工具,党联系群众、凝聚社会共识的新路径,弘扬主流价值观、传播先进文化的新阵地,推动改革开放不断深化的动力源。

二、善待新媒体,理性对待新媒体对国家治理构成的挑战
    新媒体正在改变并将继续改变政治环境、社会生态,这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从而给我们治国理政带来一系列新问题,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信息来源多元化;权力结构多中心化;意识形态多样化。
    单一信息来源与自上而下的金字塔式有序信息传播,在新媒体来临之前,是国家政治权力的主要来源,也是治理结构赖以稳定的关键基础所在。一种思想,一种意见,一种舆论,政府从而实行一元化领导,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挑战政府的权威。新媒体赋予多元主体,包括公民个人生产、公开发布信息的权力。不同社会力量,不同利益群体通过新媒体公开表达各种各样不同意见。这意味着,政府必须在与多方社会力量的博弈中方能取得公众的支持。从过去一统天下到现在多方博弈,构造政府新的执政环境。2012年下半年,接连发生在四川的什邡钼铜事件、江苏的启东排污入海工程事件以及浙江的宁波PX项目事件引发三场大的风波,最后都以三大工程项目停工撤项告终,显示地方政府都习惯于传统的控制或管理方式,一时还难以适应新的执政环境。
    借助网络平台,公众基于基本相同的思想倾向、基本相同的利益诉求结成各种多中心的网络共同体,已初具规模。时空上分散的多个不同类型个体,可以在共同的议题下迅速聚合,用各自的方式自发协调的采取共同行动,形成全新的权力结构。在这种多中心化的权力结构中,最具有特色的新型权力中心,就是“意见领袖”及其形成的“意见领袖网络”。意见领袖一发声,几万、几十万、几百万“粉丝”立即响应,立马造成巨大声势,具有很强的社会动员能力。网络上意见领袖通常扮演着议程设置者,信息解读者、集体讨论者、行动组织者的四重角色。他们活跃在重大网络群体性事件中,在网络上呼风唤雨,给地方政府造成巨大压力。
    从观念和意识形态的角度来看新媒体的发展,可以说,整个新媒体在中国的发展与扩散进程,就是主流意识形态遭遇挑战,整个观念环境呈现多样化的进程。多种多样的思潮在网络上招摇过市,有些人统计有18种,有些归纳为12种。这些思潮过去只在小圈子里,在某些学术会议上得以探头探脑的表现,而新媒体普及以后,它们得以公开、广泛传播,获取了一大批追随者。在各种各样“主义”中,目前网上最流行的是自由派、新老左派和民粹主义三股思潮。多种多样的思潮都不同程度地冲击着主流意识形态,左右着许多网民的言行。
    伴随着新媒体普及,网络上出现了一个新的舆论场,并且在与传统媒体所形成的舆论场互动中,网络舆论场日趋强化,至少在公众中的影响力已超越传统媒体,已成为中国舆论的主战场。网络负面舆情有90%直接或间接指向政府或政府官员。以2003年广州的孙志刚之死案为标志,网络舆情爆发的频率越来越快,烈度越来越大,爆发的时间越来越快。毫无疑问,网络舆论已进入许多地方政府的日常工作议程,考验着政府的公信力以及政府的执政能力。
    多元、多中心、多样化,新媒体带来治国理政的新挑战。这个新挑战的核心是对传播主导权的争夺,即把握议程设置权、话语权、舆论控制权。这种新挑战是社会进步的必然,给了我们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新动力,给我们党和政府自我更新的新机遇。
    新媒体所带来的巨大冲击,需要我们高度警觉。但当前的总体态势是:新媒体造成的冲击,产生个别局部性危机。就中国整体而言,尚未达到引发全面性危机的地步,纵使有个别地方发生局部性危机,也在可控范围内。拿中国与中东、北非国家作简单类比是不必要的。
    网络上言论尽管有种种不是,但从整体看,网络言论表达了公众对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的愿景,对建设阳光政府的呼吁,对社会公正、社会正义的渴求,对更美好生活的追求。民心可敬,民意可用。这在十八大之后网络舆论和民众普遍表现出的对中国梦等提法的积极回应就可见一斑。
我们的国家制度,我们党的与时俱进的活力有足够的弹性和能力来应对新媒体带来的历史性变化。在新媒体给我们国家、社会带来巨大冲击的时候,党和政府依然对新媒体采取开放政策,使中国成为全球新媒体发展最快国家,充分显示了我们的自信。

三、善用新媒体,把握实现深化改革的战略机遇
    新媒体为我国改革开放创造了难得的战略机遇和战略空间,那就是以新媒体为新手段来缓解社会矛盾,化解社会冲突。这是以最小代价、最便捷方式来解决长期积压的社会问题。
“网上倒逼网下”,借助新媒体推动执政党和政府自我更新,推进执政党和政府的执政方式现代化。尤其是社会管理方式的转变,以公开透明的处事方式代替暗箱操作的处事方式,以放权服务管理模式取代集权命令管理模式,以平等合作方式取代单向监管方式,以对话共识方式取代主观专断方式,以柔性开放方式取代刚性压制方式,等等。
    善用民意,推动民主政治建设、廉洁政府、阳光政府建设。网络最初让人关注是反腐风暴开始,而且反腐风暴一场接一场。网络反腐不仅在于揭发了贪官。网络反腐的根本意义在于,在新媒体环境下,让政府官员处在全民监督之下,对公众心存敬畏,不敢无法无天,从而使官员不敢贪。因此,网络反腐的主要意义在预防腐败,让全民监督政府官员。
    广开言路,推动政府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公开化。凡涉及公共事业的决策,政府相关部门都可以利用新媒体来征询民意。比如,建立网络民主协商制度:凡是政府所制订的涉及公共事业的政策、举措都可以在民主协商的平台公布,广泛听取意见。建立网络智库,在政府决策前通过网络听取专家的意见。这样做,不但有利于集思广益、凝聚社会共识,更重要的是,政府主动设置议程,把控话语权。
    利用新媒体,建设智慧城市、可沟通城市。建设智慧城市、可沟通的城市,不但有巨大经济潜力,而且,对维护社会稳定、凝聚民心意义重大。
    利用新媒体,向世界更好说明中国。利用综合网站、专业网站,利用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各种手段,可以全过程、全方位展示中国,这是向世界更好地说明中国的最便捷途径。
如此等等,用新媒体不断创新治国理政新手段。

四、善管新媒体:在核心价值观统领下,三管齐下治理新媒体
    中国的新媒体是开放的,越是开放越需要严格管理。只有严格管理,新媒体才能规范有序。要让新媒体规范有序发展和运行,是一项长期的、复杂的、综合性工程,需要思想、法律、行政、市场、技术以及社会力量多方协力。
    治理新媒体,最长效、最根本的一条是要让我国的核心价值观统领新媒体,才能在网络上塑造健康的网络文化。针对目前网络一定程度的失序、失范,必须在核心价值观统领下三管齐下:依法管理新媒体,着力再造老媒体,教育引导网民。
    依法管理新媒体,目前首先要解决有法可依。需要人大立法,行政定规,网站自律,构成三位一体的互联网管理架构。我们希望全国人大制订一份管理互联网的原则性综合性法律,并着重制订一批专门法律,就像最近人大通过的保护个人隐私法那样。关于行政法规,建议由国信办召集各相关部委,全面清理各部门制订的互联网管理章程,制订一份统一的互联网管理条例。强化网站自律,建立确保规范运作的具有约束力的行为守则,建立可以相互监督的行业组织。
    争夺传播主导权的主力军和真正依靠力量还是我们党领导下的传统媒体(报纸、广播、电视)。面对内外网络的冲击,需要采取强有力措施来支持传统媒体。其中,改造党报是再造传统媒体的重中之重。党报要以提供动态信息为主的办报模式脱胎换骨,转向以解读信息为主的办报模式,不失真、不失语、不失位,排除那些低俗、媚俗、恶俗的内容,庄重、大气,有锐气、接地气。对于其他传统媒体,要按性分类,分类管理,鼓励传统媒体向新媒体进军,调整、改革传统媒体的管理机制。
    网络规范有序运作的关键是网民的素质。培养网民成为有权利、责任、义务意识的网络公民,是网络治本之道。当前网络治理特别急需改变网民结构,改变“三低”人群——月收入3000元以下、初中毕业、农民工占主体的局面,创造一个能让高学历、中产阶层能积极参与理性网络讨论的良好环境。我们建议在中小学开设媒体课程,提高学生的媒体素养,以将网民培养成网络公民。此外,善待甚至笼络一批网上意见领袖,尤其是网上的“温和反对派”,容忍他们“小骂”,希望他们在关键时刻、关键问题上“大帮忙”。

主要完成人:
李良荣  周海晏  沈  逸  桂  勇  李瑞昌  
沈国麟  章  平  杨  珉  张涛甫
完成时间:2012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