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出租车司机状况调查研究
2014-02-27 10:14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调查目的和调查内容
  (一)调查目的
    出租车是上海城市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上海面向全国乃至世界的窗口。近年来,由于行业管理及运营价格等多种因素影响,上海出租车司机对自身状况和行业发展尚不满意。对此,上海实施了相关政策和管理举措,两次降低出租车司机“份子钱”并正式上调了出租车运价。2011年9月,为深入了解这些举措实施后出租车司机的自身状况和心态,上海社会调查研究中心上海财经大学分中心和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统计研究中心在2009年进行的“上海出租车服务质量与形象调查”基础上,再度在全市开展了上海出租车司机状况调查。
本次调查从上海市出租车司机对行业规范性的满意度、对自身工作及生活状况的满意度、对所在企业相关制度的满意度和对政府调整出租车运价的满意度四个维度展开,旨在了解上海市出租车行业发展现状、出租车司机生活工作状况及此次调整出租车运价是否能提高出租车司机收入等问题,并根据调查分析结果提出对策建议,为市委市政府制定相关决策提供依据。
  (二)调查内容
本次调查对上海市出租车司机的调查问卷分为背景资料和主体内容两大部分,背景资料部分从出租车司机的年龄、工作的单位、从事出租车行业的时间、与单位订立劳动合同的期限、月均营业额、月均纯收入、工作时间等方面了解上海市出租车司机的基本情况,主体内容部分依据上海市出租车司机对行业规范性的满意度、对自身工作及生活状况的满意度、对所在企业相关制度的满意度和对政府调整出租车运价的满意度四个维度衡量出租车司机目前的状况。根据调查数据对出租车司机调查问卷进行总体分析和结构分析。结构分析主要是背景资料内部、背景资料与主体内容之间或主体内容内部的交叉分析。
本调查研究在科学设计调查问卷的基础上,采用了随机抽样调查方法。在调查设计中,一是考虑了出租车司机的不同公司、不同年龄和不同工龄;二是科学确定衡量出租车司机状况的纬度和构成要素,调查问卷由包括背景资料、出租车司机对行业规范性的满意度、对自身工作及生活状况的满意度、对所在企业相关制度的满意度和对政府调整出租车运价的满意度等30个问题组成。研究报告做到了总体分析与结构分析相结合、结构分析与交叉分析相结合。
本次问卷调查对象为上海市出租车司机,有效样本容量为1061个。驾驶员年龄结构以35岁至54岁的本市出租车企业的驾驶员为主(占67.3%),平均年龄42岁。

二、调查分析及结论
1、司机对个人生存状况感到较大不满与忧虑
(1)司机健康状况明显不佳
通过对2009年与2011年的两次调查结果进行对比可以发现,上海出租车司机对自身健康状况的评价呈现出总体下降的趋势。进一步的分析显示,司机身体状况与其工作强度高度相关,司机的日工作时间越长,其健康评价越差。58%的受访司机日工作时间超过18小时,日均工作时间为18.2小时,相当于常人两天的工作时间。
(2)司机精神压力普遍较大
调查显示,与2009年相比,上海出租车司机的精神压力明显增大。出租车驾驶员的精神压力主要来源于其经济压力,趋紧的经济状况所造成的精神压力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司机的工作热情,一些出租车驾驶员人才正在考虑转职,这对于城市出租车交通系统的长期建设非常不利。
2、司机对现行出租车企业管理制度意见较大
(1)司机对目前的承包管理制度强烈不满
调查发现,在出租车企业管理各项制度中,承包管理制度是驾驶员最不满意的部分,约四成左右的出租车司机对“份子钱”制度和风险抵押金制度这两项“行规”给予了强烈的批评。约六成的受访司机抱怨称“份子钱太高”。
(2)司机认为企业的换班制度不合理
本次调查显示,相较2009年,司机对出租车公司目前设置的换班制度的不满程度明显上升,司机们认为,不甚灵活的换班制度限制了他们的时间和空间自由。
3、司机期待政府改进出租车行业管理
(1)行业执法管理问题
执法管理是政府实施出租车行业管理的重点环节。本次调查显示,与2009年相比,上海出租车司机认为出租车行业的执法管理规范性明显退步,63.52%的司机认为“黑车猖獗”是目前政府对上海出租车行业执法和规范管理不善的突出表现。
(2)行业定价管理问题
调查显示,起步费上调后,出租车消费者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流失,60.55%的司机感到扬招比例大幅下降。同时,从收入情况看,93.13%的司机表示其日营业额并未增加,有32.11%的司机表示其日营业额反而下降,负担日益加重,其运营热情受到较大打击。
(3)投诉监督管理问题
调查显示,62%的司机表示“缺乏投诉和维权渠道”。投诉监督渠道的不畅势必会加深司机对企业、行业乃至政府的不信任感,长此以往有可能引发司机通过极端方式维权的严重后果。

三、进一步改善出租车司机状况、提高出租车行业服务水平的对策建议
    司机是出租车运营之本。司机的工作生活乃至情绪状态的良好与否,直接关系到出租车行业服务水平表现。针对本次调查中暴露出来的一系列问题,上海应当立足长远,有针对性地进行补缺和完善,进一步健全出租车行业管理体系,为建立与上海国际化大都市地位相匹配的交通体系提供重要支撑。为此,建议从以下五方面予以推进:
(一)建立公平合理的出租车运营成本分担机制
一是降低“份子钱”额度。根据本次调查,98.8 %的出租车司机认为,降低出租车企业的“份子钱”是提高其经济收入,进而提高其生活质量和工作质量最有效的方法。降低“份子钱”额度,其实质是让出租车公司承担一部分经济压力。相比直接调价而言,此举规避了可能导致的乘客流失的不确定性,对于提高司机收入的效果更为直接。二是取消风险抵押金。从法律上将,对员工收取风险抵押金的办法不符合《劳动法》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精神。出租车公司有义务对司机进行长效监督管理机制,而不应通过收取风险抵押进来规避自身风险。因此,建议逐步取消向司机收取风险抵押金的“陋规”。
(二)加强和改进出租车行业执法管理
行业执法管理问题,特别是其中的“黑车猖獗”现象是本次调查中司机反映的焦点问题。对此,建议:一是对非法营运车辆进行集中整治。应组织相关部门进行新一轮的排摸梳理。在此基础上,集中力量,齐抓共管,对非法营运车辆予以严厉而有效的打击,以维护正常的出租车客运市场秩序。二是定期进行开展执法大检查。为避免在黑车整治过程中再次发生与“钓鱼”事件相类似的执法事件,各相关部门应定期进行执法大检查,严格规范执法流程、规范强制措施和量罚标准。三是对公交配套薄弱地区加强“补位式”服务。在城乡结合部、大型居住社区等重点地区,因地制宜新增和调整公交线路或设置公交短驳线路,优化班次结构,从而方便当地居民出行,从源头上减少居民对“黑车”的依赖和需求。
(三)畅通出租车司机投诉监督渠道
针对司机反映的投诉监督渠道不畅的现状,建议依托目前的出租汽车行业工会或行业协会,进一步完善接受出租车司机各类投诉、举报的专业化渠道。该渠道应当发挥桥梁和枢纽作用,主动了解司机们遇到的各种困难,及时代表司机与相关部门进行联系、沟通。对于司机普遍关心的一些切身利益问题,如社会保险金缴纳、行业执法规范、运营成本等,应当持续跟踪和积极介入,发挥监督作用。同时,应当进一步加大宣传力度,让每一位出租车司机了解这一渠道,避免司机由于信息不对称而感到“投诉无门”、“无处说理”,引导和帮助司机合理、有序维护自身利益。
(四)切实关注司机个人身心状况
一是定期为司机检查身体。为解决出租车司机因工作强度大、工作生活不规律等原因引起的身体健康状况不佳的问题,避免因出租车司机身体状况不佳引发的交通事故的发生,出租车公司应定期组织司机进行身体检查,保障司机本人和乘客的生命财产安全。二是加强与司机的日常沟通。出租车司机生活工作压力大,经济、健康、心理上面临者各种困难和挑战。为了让他们能以愉悦的心情投入工作,企业应与司机经常沟通,及时了解和关心司机的个人和家庭困难,成为司机们可以依靠的对象。
(五)探索试行出租车个体化经营模式
    目前实行的出租车公司化的运营制是出租车行业特许经营的产物。通过特许经营,出租车公司获取了运营牌照、经营权与司机选派权,并藉此占有了大量的垄断利润。在此机制下,出租车公司与实行个体化劳动的司机这两类市场主体事实上处在严重的不对等状态,这是出租车行业矛盾日益加重的深层原因所在。因此,专家认为,从长远来看,打破出租车行业垄断及取消管制,引导市场向个体化经营方向发展,是解决出租车行业各种问题的改革路径之一。此举一方面可以降低出租车的运行管理成本,促使出租车经营从业者加强自我管理,另一方面可以使出租车价格基本由市场调节,价格信号机制将在供需双方之间正常发挥作用。上海应当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借鉴北京等特大城市以及郑州、温州等部分实行出租车个体经营的城市的管理经验,完善政府对出租车行业的市场监管和行业调节职能,稳妥推进出租车行业市场化改革,逐步打破个体经营出租车的限制。

主要完成人:
徐国祥  王  芳  杨振建  李  文  郑  雯  刘新姬
完成时间:2012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