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市运行的风险源分析
2014-02-26 14:46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当前,上海城市运行面临“四峰合流”的巨大冲击:一是经济快速增长与社会滞后发展的摩擦高峰期到来,导致社会群体性突发事件频发。二是近2000万常住人口与多元化流动人口集聚的高峰期到来,导致城市食品安全事件、公共卫生事件、交通事故等突发性事件进入高发期。三是城市快速发展进程中风险隐患日积月累的高峰期到来,导致安全生产事故的负面效应放大,成为影响城市安全的“导火索”。四是上海向高空、地下快速立体化发展的高峰期到来,高层建筑、地下管网、地铁与地下公共空间日益增加且有加剧之势。这些高层建筑、流动的车辆和人口、城市基础设施,成为悬在上海城市上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走在城市地面的“流动性地雷”、埋在城市地下的“不定时炸弹”。

上海“11.15”火灾凸显了过度依靠专项撞击式应急管理体制机制的弊端,必须强化上海城市运行风险的源头预警和过程管理,因此,对上海城市运行风险源的分布特征的分析至关重要。

一、上海城市运行风险源的分布特征

上海城市运行的风险源具有类型分布复杂化、空间分布集中性、时间分布压缩型、行业分布全覆盖、人群分布多元化等特征。

(一)城市运行风险源的类型分布特征

根据成因、机理、过程、性质和危害对象的不同,可以将影响城市运行安全的主要突发事件分为事故灾难、公共卫生、社会安全和自然灾害四大类(见图1-1)。上海城市运行风险源类型可以划分为事故灾难风险源、公共卫生风险源、社会安全风险源和自然灾害风险源四大类。

图1-1 上海城市运行风险源的类型分布树状图

其中,上海事故灾难风险源主要包括安全生产风险源、城市生命线风险源、交通事故风险源和地下空间风险源等。公共卫生安全的风险源归为传染病、饮用水安全、食品安全、职业安全、药品安全和医疗卫生安全六类。社会安全风险源主要来自于群体性事件、恐怖袭击事件、经济安全事件、民族宗教事件、社会治安案件、踩踏事件等。自然灾害和生态环境的风险源主要来自于气象灾害、海洋灾害、地质灾害、生态环境破坏等。

(二)城市运行风险源的空间分布特征

由于城市功能定位、产业分布等方面的差异,上海城市运行风险源具有空间分布规律,不同区域城市运行风险源的诱因、频率和类型存在一定的差异。总体而言,风险源的空间分布具有点状分布、线状分布、面状分布、网络状分布的特征。其中,事故灾难风险源:安全生产及交通事故风险源密度郊区(县)明显高于中心城区,火灾事故风险源密度中心城区高于郊区(县)。公共卫生风险源:传染病风险源密度郊区高于城区,食物中毒风险源空间分布比较均匀。社会安全风险源:人口密集区域、少数民族聚居区和城乡结合部风险源密集分布。自然灾害风险源:长江与东海沿线风险源密集分布,酸雨在原南汇区较严重;近远郊地区特别是新兴城镇和中心城区是地面沉降灾害的高发区。

(三)城市运行风险源的时间分布特征

总体而言,上海城市运行风险源具有季节性(如公共卫生风险源、自然灾害风险源)、周期性(如安全生产事故风险源、交通事故风险源)、敏感日的特殊性(如社会安全风险源)以及时间上的叠加性等分布规律。其中,时间上的叠加性表现在:从全年来看,部分风险源(如安全生产事故风险源、公共卫生风险源)的时间分布具有叠加效应,7-9月份不仅是安全生产事故的高发期,也是传染病、食品中毒等事故的高发期。

1、安全生产事故风险源具有一定周期性分布特征。全年范围内,1、2月低发;3月、7-9月、11和12月高发(见图1-2);一天中,早上9、10点钟,晚上12时至凌晨2点事故高发。交通事故集中在上下班高峰、节假日、旅游旺季等,每天17-21时是事故多发时间段;周五、周末及节假日时期多发酒后驾驶等事故;秋冬大雾多发时期和冬季雨雪冰冻时期,突发天气状况易引发重大交通事故。

图1-2  2006年3月-2010年2月上海市安全生产事故死亡人数

2、公共卫生风险源具有季节性分布特征。传染病和食品安全事件多发于二、三季度,其中,食物中毒事件的最高峰在6-9月;蓝藻和水葫芦爆发期、咸潮时期会威胁到生活饮用水安全。

3、社会安全风险源具有特殊时期分布特征。如群体性事件、民族宗教事件和恐怖袭击事件易发于重大活动、节假日期间、敏感时期;经济安全事件多发于物价、房价高涨或过冷时期;踩踏事件多见于重大活动时期和其他人员聚集时间。

4、自然灾害气象风险源具有季节性分布特征。海洋灾害具有季节周期性,夏季多发热带气旋(台风)、暴雨洪涝、高温、干旱、雷暴等,风暴潮和灾害性海浪也多出现在夏季;冬春季,会出现大雾;冬季主要受寒潮大雪影响。5-6月是赤潮高发期。

(四)城市运行风险源的行业分布特征

上海市的高风险行业包括:建筑业、重化工业、交通运输业、餐饮娱乐业、仓储及零售商业、供水供电供气业等。

1、安全生产事故风险集中在建筑业和重工业(见图1-3),其中,建筑行业风险主要集中在施工现场、改造现场;重工业风险主要集中在储罐区、作业现场等。

图1-3  2005-2010年通报的安全生产事故行业占比

2、食品安全风险主要分布在餐饮业(包括公共餐饮、食堂及盒饭),尤其是“三无”小餐馆、食品零售和批发业;职业安全风险的行业分布存在三种倾向:第一,电焊、干洗等接触物理化学有毒物体的特殊行业易产生职业病;第二,教师、警察等压力较大职业容易产生职业性心理疾病;第三,建筑工、环卫工等露天工作者易产生职业性中暑;药品和医疗卫生安全风险常在医院和相关医疗单位激化。

3、社会安全风险多见于涉及动拆迁、城管执法冲突和劳资纠纷的行业和部门。踩踏事件易发于校园和商业活动中。

4、气象灾害主要影响农业、建筑业、供电、供排水系统、交通和其他户外生产作业。海洋灾害对水产养殖业、航运和防洪设施构成直接威胁。

(五)风险源的人群分布特征

总体而言,上海市高风险人群主要为:外来务工人员及其随迁子女、经常接触有毒有害物质的劳动者、驾龄较短的机动车驾驶员、露天工作人群、老弱病残孕等免疫力低下的人群、精神压力大的人群等。

1、事故灾难的高风险人群主要是外来务工人员。其中,男性安全生产事故风险明显高于女性,占通报安全生产事故死亡人数的98%以上。20-30周岁务工人员安全生产事故风险最高,50—60周岁次之,30-40岁务工人员安全生产事故风险最低。此外,在火灾等安全事故中,儿童、老人事故发生率高于中青年。城市生命线风险的波及面很广,涉及居民、管路维修人员、重工业、建筑业和其他相关从业者。地下空间风险可能殃及地铁乘客和工作人员、地下场所工作人员和消费者、施工工人和过往行人等。驾驶员的违规行为导致交通事故的数量居首,尤其是驾龄在1—5年的驾驶人员肇事数目最多(见图1-4);另外,长途车司机、危险品运输车辆司机、流动性人口等人群需要加强安全教育和防范;60岁及以上老人发生交通事故的比例不断上升,要予以关注。

图1-4 2010上半年机动车驾驶人肇事前四类交通违法行为的驾龄分布(数据来源: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事故防范处)

2、传染病、药品和医疗卫生安全风险主要波及老弱病残孕等免疫力低下的人群和流动人口及其随迁子女。食品安全风险的高危人群是经常在食堂或小餐馆用餐的工人和学生。职业安全风险多集中于电焊工、干洗行业等接触有毒物质的从业人员;警察、教师等压力人群;建筑工人、环卫工等露天工作者。

3、社会安全风险的人群分布上,群体性事件集中在动拆迁居民、下岗职工、低收入者、贫困人口和流动摊贩等。民族宗教事件多由民族分裂分子和宗教极端主义势力挑起。恐怖袭击事件的实施方是恐怖分子。犯罪分子引发社会治安案件风险。

4、自然灾害风险源主要影响农业、建筑业、供电、供排水系统、交通和其他户外生产作业的从业人员。

 

主要完成人:

陈秋玲    何  丰    祝  影    张  烨    吴干俊  

孔令超    马晓姗    黄舒婷    高秦境

完成时间:2011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