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知识竞争力研究
2014-02-26 14:12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2007年以来,由美国次债危机引发的经济危机对全球许多地区都造成了较大的影响,但对不同地区的影响程度和影响方式则有很大不同。本研究力图对这种影响在亚太知识竞争力格局演化中的作用进行评估,尤其关注在这种环境下上海知识竞争力变化中的机遇与挑战。本报告基于截至课题结题时所获取最新数据对亚太地区知识竞争力进行评价,得出33个地区的知识竞争力排行榜。

一、知识竞争力评价标杆选取

为了给上海知识竞争力评价与诊断提供一个国际标杆,首先按照“强”(经济实力强)或“快”(经济发展速度快)两个标准在亚太地区选择了33个地区,并用数据包络法(DEA)对这33个地区用19个知识经济指标进行了评估。它包括中国的13个地区(其中大陆11个)、日本的9个地区、澳大利亚的3个地区、印度的3个地区、韩国的2个地区,另外,由于新加坡、以色列和新西兰3个国家的规模较小,将其作为单个地区单元进入评价系统。

二、亚太地区知识竞争力评价结果

1、日本占据了前10位地区中的9个。东京以189.99分的综合指数在亚太地区的知识竞争力名列前茅,它几乎是全部33个地区均值的2倍,更相当于最后一名的重庆(33.65)的5.65倍。东京的相对优势是全面的,除了失业率和经济活动率以外,其他17个指标表现都较好,其中最突出的是高技术服务业,在每千从业人员中有92.97人在该领域就业,即几乎集中了10%的从业人员。专利密度、劳动生产率、平均月收入、人均高等教育投入、安全服务器数、宽带上网人数都居于领先地位,政府、企业在R&D中的投入也很突出,单项排名分列第三和第六位。前十位中仅有一位为非日本地区,即排名第七的新加坡。

2、中国大陆的11个地区中上海排在第一位(19),北京位居第二(20)。印度的三个地区整体仍然处于榜末的位置,班加罗尔排在第一位(26),孟买第二(29)、海得拉巴第三(32),不过今年新进入排行榜的中国湖北(31)、重庆(33)等和印度的这些地区处于相若的位置。

3、在这个33个国家和地区构成的排行榜上,上海列第19位,大致处于中间略靠后的位置。如果按照指数分布情况,可以将全部地区分为四个方阵,其中第一、二、三、四方阵的指数分别为>150、100-150、80-100、<80。上海和北京、香港三个城市分布在80-100的第三方阵。

第一方阵的10个地区除排在第七位的新加坡以外,全部为日本的地区。第二方阵的主要是澳大利亚、新西兰、以色列等发达国家以及韩国、台湾等新兴国家和地区。

上海在亚太知识竞争力排行榜上大致处于中等位置。要超越第二梯队8个地区而进入第一梯队还需要付出艰巨的努力。但我们认为,“十二五”期间上海有希望实现这个跨越。原因在于,上海各方面的进步较快,部分指标有可能在几年内赶上甚至超越位于前列的若干地区。另外,我们还有比较充分的时间。因为这里使用的是2007年的数据,这意味着到“十二五”期末,还有8年的时间。在这8年时间内,如果经济发展方式转型成功,上海在知识经济发展方面完全可能发生质的变化。

4、从世界范围看,亚太地区知识竞争力是WKCI中梯度最大的一个板块。因为在这33个地区中,既有最发达的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以色列,又有新兴国家和地区的新加坡、韩国、香港和台湾等,还有后起国家中国和印度。在WKCI中,除了亚洲的一些国家以及东欧和南欧以外,基本都是发达国家。因此,亚太地区知识竞争力的梯度基本反映了WKCI的梯度,上海知识竞争力在亚太地区的位置基本代表了它在世界知识竞争力的位置。从这一点来看,上海在“十二五”期末进入亚太知识竞争力前列之后,再经过5年左右的时间,到2020年在亚洲前列的地位就会更加稳固,而进入世界知识竞争力第二集团就水到渠成。

三、上海知识竞争力评价指标排名

如果根据33个地区的总评价对象将排名分为三个层次,则排名前10位可称为强势区域,排名后10位可称为弱势区域,排名第11-20位可成为均势区域,排在第20名以后的为弱势区域。同样道理,对19项评价指标的单项排名也可依此标准进行衡量。

上海在19项指标中,有5项强势指标,分别是每千人经理人员数、每千人IT和电脑制造就业人数、政府R&D人均支出、每百万居民专利登记人数、人均私人股权投资。他们揭示的意义是:上海的某些知识密集型制造业——IT制造具有相对的规模优势;人力资本和金融资本对知识竞争力的支撑作用较强;知识资本优势明显。

在19项指标中,有5项为排在第20名以后的弱势指标,分别是每千人生物技术和化学就业人数、初等和中等教育人均公共支出、高等教育人均公共支出、每百万居民中拥有安全服务器数量、每千居民互联网主机数。他们揭示的意义是:上海的某些附加值较高的知识密集型制造业发展缓慢;知识持续性不容乐观,知识经济支持链上的5项指标中,上海有4项位于相对的弱势区域。

其余介于11-20名之间的9项为均势指标,他们揭示的意义是:上海的知识密集型服务业和部分知识密集型制造业与自身的知识竞争力地位基本匹配;企业在创新中的投入适中;人口结构的老化趋势和产业结构的转换对经济活动率和就业率有一定影响(结构性失业);经济产出的效率和人民生活水平尚处于一般水平。

总之,由于亚太地区涵盖了从最发达国家到新兴国家再到发展中国家的多梯级格局,其内部知识竞争力落差很大,这种落差基本反映了世界知识竞争力的结构状况。从目前来看,除少数地区以外,知识竞争力的高低与经济发展水平所处的阶段基本相适应。

四、对上海知识竞争力的基本判断与相关建议

1、区域产出中的劳动生产率和平均月收入是经济所处阶段所决定的,想在短期内超越发达地区难度较大,必须通过知识经济生产方式的建立来稳步提高。因此,重要的是加快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尽快从粗放的、外延式的、以制造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向集约的、内涵式的、以知识经济为主要特征的产业结构转变。

2、上海的ICT基础设施条件目前还不高,建议尽快推出“4E”升级计划,即家庭信息服务(E-House)、企业电子商务(E-Business)、政府电子政务(E-Government)和支撑上述三项计划的信息基础设施(E-City)的升级计划。据测算,这四大计划的投资可达万亿级规模,这对支撑上海“十二五”期间社会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在产出方面,在计划全面实现后,信息服务的基础需求每年将达2000亿元的规模,如果消费乘数达到3倍,整个信息服务的年收入将达6000亿元。

3、上海在中短期内最有提升空间的是三个方面:教育投入、科技投入、高技术服务业的发展。为了迅速追赶亚太发达地区,从现在到2015年,R&D年均增长率必须达到11%;财政对教育的公共支出在全国应率先实现4%的目标。

通过上述努力,上海在“十二五”期末有望进入亚太地区知识竞争力的前列。

 

主要完成人:

罗守贵    骆大进    孙中峰    施继元    陈跃刚    祝春山    车春鹂    李文强    韩  帅    金芙蓉    何晓君    李利敏

方振兴    李瑞宣    潘琛子

完成时间:2010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