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提升七大产业集群效应对策与实施方案研究
2011-12-13 15:27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产业集群作为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和形式,越来越受到国家和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根据优先发展先进制造业方案和上海“十一五”工业发展规划,结合世界产业发展趋势和上海产业发展优势,提升装置性制造业产业能级与核心竞争力,上海拟先期聚焦提升七大产业集群效应,特别关注在国际比较背景下,每个产业集群的薄弱环节和存在问题,并制定提升对策与推进实施方案。
    本课题基于上述背景,应用经典产业集群理论对七大产业集群进行深度剖析,结合国内外七大产业集群的现状、模式和机理开展比较研究,通过大规模调研访谈,汇聚各领域专家的真知灼见,发现和确证影响上海七大产业集群效应提升的关键性瓶颈,进而对每个产业集群提出了具有针对性的、分阶段的对策和实施方案。

    一、船舶与海洋工程产业集群
    上海是中国规模最大、技术能力最强的船舶工业基地,但在国际比较背景下,上海船舶与海洋工程产业存在着自主研发设计能力薄弱、配套产业发展严重滞后、造船技术落后和造船效率低三大关键发展瓶颈。
    上海船舶与海洋工程产业需在“十一五”发展规划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上海船舶与海洋工程产业的整体战略定位,对船舶配套产业给与前瞻式定位与强力支持,突破海洋工程产业发展的“高举低打”落差。政府应强力介入与扶持上海船舶与海洋工程产业的发展,提供牵引产业向上提升的力量。应探索创新产政学研资本联动的模式,突破上海船舶与海洋工程产业能级提升最为本底的深层制约。夯实船舶产业军民结合的产业体系,发挥船舶工业军民结合紧密、科研生产设施通用的特点,将产业布局与国防战略布局紧密结合,进一步加强军民结合的造船、修船及造船物流与配套基地的建设。加强现代化船舶产业基地建设,推广现代化造船和生产管理模式,培育、带动和推进现代造船物流和船舶配套本土化工作发展,实现上海船舶与海洋工程产业发展的规模化和集约化。

    二、电站与输配电设备产业集群
    上海是全国重要的电力设备制造基地,电站与输配电设备产业也是上海装备制造业中的重要支柱产业。与国际、国内先进电站与输配电设备产业相比,重大技术装备自主研制能力相对薄弱、关键技术能力不足仍然是制约上海电站与输配电设备产业发展的关键瓶颈。 
    上海电站与输配电设备产业集群化发展,应抓住产业发展机遇,针对上海电站与输配电设备产业制定专项政策,进行体制机制创新,吸聚社会资金、人才等资源向产业集中。加快推动自主创新,提升关键技术装备自主研制能力,创新产政学研资本联动的模式,在若干领域形成自主知识产权,增强产业的自主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加强资源整合,发挥上海产业高地、技术高地、资本高地的整体优势,充分发挥龙头企业及核心技术力量在产业发展中的作用。加强产业基地建设,进一步提高产业布局的集中度,推动企业向重点发展区域积聚。推动电站与输配电设备产业向整个产业价值链延伸,推进设备制造业与面向制造业的服务业融合发展。 

    三、精品钢及钢铁贸易服务产业集群
    上海精品钢及钢铁贸易服务产业在全国保持领先优势,但精品钢产业面临着原材料价格上涨、生产成本提高的压力,核心技术与国际先进技术差距较大,产品结构尚需进一步完善,节能减排依然是面临的主要问题。钢铁服务产业则存在着钢铁物流业缺乏全局性科学规划,钢铁企业与钢铁服务企业缺乏有效整合,其他钢铁服务板块发展较慢的突出问题。
    上海精品钢产业应坚持钢铁精品战略,面向市场,从满足全国八大行业关键品种出发,整合有竞争能力的产品和资源,形成若干条现代化的精品钢材专业化生产线,最大限度地满足全国市场需求,参与国际市场竞争。加强自主创新和集成能力,提高产品质量和档次,充分考虑理性增长,在较高的技术水平上扩大规模。针对上海建设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日益严格的环保要求和上海资源短缺的实际情况,实现清洁生产,进一步减少排放,实现可持续发展。钢铁服务产业则需整合相关资源,解决钢铁服务产业的资金问题,加强钢铁企业与钢铁物流服务企业的联盟,大力发展上海钢铁期货服务与钢铁服务产业其他内容,充分发挥上海钢铁服务业协会的作用。

    四、汽车产业集群
    上海已成为我国规模最大、体系最完整、技术最先进、配套最完全的乘用车生产基地,形成产业链较为完善的产业集群和布局体系。但相比国际成熟的汽车产业链,上海的产业链存在着研发投入和自主创新能力不足、整车制造核心技术和核心零配件技术配套相对薄弱、高端科技研发人才不足、新能源汽车研究与产业化开发有待进一步提升、汽车服务业亟待深入发展等突出问题。
    上海汽车产业集群发展,应坚持提升传统汽车竞争优势与抢占新能源汽车制高点相结合,在努力提升传统汽车竞争优势的同时,掌握高端领域,抢占新能源汽车领域制高点,加快推进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和产业化。坚持自主创新与引进消化吸收相结合,突破整车、核心零部件和高端电子产品自主研发瓶颈,加快自主研发基地建设,全面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大力发展自主品牌产品,构建具有市场竞争力的自主品牌体系。坚持全国布局与本地发展、国际经营相结合,推动资本运作和兼并重组,积极参与国内行业整合,建设低成本生产基地,拓展全国市场。坚持以乘用车为重点与商用车均衡发展相结合,不断完善产品结构,大力发展商用汽车,形成相对完整的汽车体系。坚持汽车制造与贸易服务延伸产业协同发展相结合,着力提升汽车贸易、汽车物流、汽车沿法、汽车金融、汽车维修、汽车信息及其它汽车服务业的系统服务功能,重点发展汽车产业链高端业务。通过不断完善产品链、企业链和服务链三大体系,在推动上海中高端先进汽车制造业持续发展的同时,引领上海汽车产业向研发、设计和服务基地的方向发展,形成研发型、服务性的头脑型机构集聚地。

    五、石化产业集群
    上海石化产业在全国占有比较重要的地位,石油化工产业已有相当基础,上、中、下游产品逐渐形成,产业链发展趋于科学合理,产品技术含量不断提升,产业集聚优势初步体现。但在国际石油化工产业格局变化与产业转移的条件下,在中国石化产业快速发展与结构调整的背景下,结合土地、资源、环境容量等约束条件以及上海石油化工产业发展的有利条件,从持续的产业能级提升与产品结构调整的要求来看,上海石化产业集群化发展存在着产业链上游的石油化工能级不足、产业链下游的精细化工发展滞后两大关键瓶颈。
    上海石化产业集群发展,应以石油化工为龙头,强化“炼油—石油化工”上、中、下游化工产品一体化的发展格局,重点发展石油化工和精细化工;限制发展作为石油替代项目的新式煤化工煤化工;适度发展化工原料与橡塑制品。继续向装置大型化、产业基地化方向发展,提高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推动石油化工产业向上海化学工业区集聚,对不适合上海石化产业发展方向与要求的化工企业实行关、停、并、转,推进上海石油化工产业整体升级;实现资源多元化,统筹优化资源利用,延伸产业链、产品链,推动石油化工与精细化工向高附加价值领域发展,把上海建成世界一流、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石油化工产业基地。

    六、微电子产业集群
    上海已逐步形成了涵盖设计、制造、封装、测试和配套服务等环节较为完整的产品链,微电子产业“一带两区”的产业格局也已基本形成。上海集成电路产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已具备较强的扩张能量,但是也面临着资金规模问题、知识产权问题(自主创新问题)、研发配套问题和人力资源问题等四大关键瓶颈。
    上海微电子产业集群发展,应围绕提高产业自主发展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坚持走体制、科技、管理并举的创新之路,发挥企业在资源配置和市场中的主体作用,营造更好的产业发展环境;围绕推进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做强芯片制造业,做实IC设计业,做大封装测试和设备、材料配套业,大力提升产业国际竞争力,走出一条符合中国国情、上海特色的产业可持续发展之路;围绕资源整合、优势互补的产业发展的总体要求,坚持优化产业布局,不断完善各类集成电路相关的公共服务平台,包括人才培训、知识产权保护及其交易、集成电路设计和工艺研发、风险投资等,体现示范和放大效应。

    七、信息与通信产业集群
    信息与通信产业已经跃升为上海经济的支柱产业,在全国的地位日益突出,国际影响力逐渐扩大。但目前信息技术自主创新能力不足,对外依存度较大,高端产品少,基础类产品(如集成电路、基础软件等)研发能力弱,整体能级偏低,不能在国际产业链上占据高端,核心软件、芯片等高技术产品的瓶颈依然制约着产业发展。同时,产业结构有待优化,信息服务业规模较小,对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的支撑作用不够。企业间合作规模偏小,政府公共服务平台的建设仍有待加强。
    上海信息与通信产业集群发展,应聚焦产业重点,重点发展软件、集成电路、新型元器件、3G设备与终端四大核心产业,进一步壮大通信、信息家电、信息服务等产业规模。提高创新能力,将国内市场需求与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有机结合起来,重点突破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培育一批创新型企业和拳头产品,推动一批新兴产业发展,提升产业的竞争能力。加强产业辐射,促进信息技术与传统产业的融合,在提高传统产业的技术能级的同时,形成信息与通信产业新的增长点。依托上海人才、金融方面的优势基础,优先发展3G网络设备和3G终端设备的研发与制造,带动3G芯片和3G燃料电池的发展,使通信产业成为上海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加强对国际产业转移趋势的分析和研究,实现吸引外资方式由“被动式”向“主动式”的转化,吸引全球信息与通信产业领先企业向上海聚集。


主要完成人:
吴泗宗  米黎钟  熊国钺  郑  鑫  邵长斌  唐  坤  尹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