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是如何创造出来的——关于上海市再就业工程的研究报告
2008-12-08 11:04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再就业工程情系中央,关涉万家,已成为全党重视,全民关注的系统工程,民心工程。为了推进上海市的“再就业工程”,复旦大学哲学系与《解放日报》工交财贸部联合,从1996年9月至1998年8月对“上海市再就业工程”进行了为期二年的大型社会调查。初步摸清了上海市再就业工程的现状和成就。特提出以下建议:

1、应当把工作重心放在1/3最困难职工身上。

上海下岗人员中真正困难的有多少?从我们调查的情况看大约占总下岗人数的1/3。从人数上看,上海再就业的形势是严峻的,从收入看,问题似乎更突出,根据我们对282人的问卷看,下岗后领取基本生活费不到200元的占64.7%(共186人,其中22人不到60元)。但从实际情况看,问题没有这么严重。根据我们的调查,大约有1/3的人生活还过得去,1/3生活十分困难,至于其他的1/3则需要具体分析。为了确保社会稳定,我们首先应把工作重心放在1/3最困难的职工身上。

2、加强对隐性就业的情况摸底,化隐性为显性

上海地区隐性就业现象非常普遍,大约能占下岗工人的一半,这是再就业问题矛盾没有激化的重要原因之一。上海地区处于发展阶段,就业容量大,由于强大的社会关系网,不少下岗人员已经通过亲朋好友隐性就业(据我们对下岗后再就业的问卷调查,通过亲友介绍再就业的占下岗后再就业总人数的71.4%),这部分职工一方面拿着新单位的工资,另一方面又怕失去原有单位的医疗养老保障,这就造成二方面的结果:(1)这一部分工人虽然下岗了,但原有企业的负担仍没有减轻;(2)这也是为什么有些工人一再推辞职业介绍所介绍工作的原因。因此只有化隐性为显性,我们的工作才能有的放矢。

3、加快建立统一的医疗养老保障制度。

如何把隐性就业变为显性就业,从长远看这里关键的一点是要建立统一的医疗养老保障制度。目前劳动力市场没有真正形成,基本情况是:想出去的不敢出去,想起来的没条件进来。在我们对271位下岗人员的调查中,86位认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应保留职工的铁饭碗,而146位则认为“应在保证养老医疗保险的前提下,允许人员自由流动。”占53%。而在下岗后再上岗的职工问卷中,同意这一观点的占58.3%。在可能下岗人员的问卷中同意后一观点的占70.1%。可见呼声之高,这一方面说明改革深入人心,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的体制尚不健全。

4、规范企业用工制度,化无序为有序

在医疗养老保障制度没有建立起来之前,应加大政府对下岗总人数的调控,变目前的无序状态为有序状态。现在的下岗具有极大的无序性:一方面是政府的巨大行动,产业结构调整,企业优化组合;另一方面,则是许多企业乘机甩包袱,将负担转嫁于社会,更有甚者,乘机混水摸鱼,以试用为名,以最低廉的价格雇佣工人,对下岗工人心理挫伤很大。

5、对大龄职工实行政策保护

中国的大龄职工是中国国有财产的实际创造者,他们对历史是有贡献的,他们的下岗,不是自己不努力的结果,而是传统经济体制遗留问题造成的。今天,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的身体状况、知识结构已不允许再像青年人一样投入市场,而他们的境遇将直接影响社会的稳定,影响下一代的成长(许多年轻的孩子将因父母的下岗而不能继续就学),因此,对于他们应采取特殊的保护政策,尤其是40岁以上女职工和50岁以上男职工,政府应提供下岗竞争的救生圈,应制定优惠政策,实行保护型就业,或在政策完善的前提下,退出就业,以保证社会的稳定过渡。

6、建立统一的劳动力管理机构

目前再就业工程,深入人心,全党重视,全民动员,但缺乏统一的领导机构,政府劳动局一条线,工会一条线,妇联一条线,青年团一条线,纺织仪表等行业一条线,层层建构,市级的、区级的、街道的、居委的,具有明显的条块分割性,从操作上讲,缺乏统一的中心机构,因而信息不通,培训重复,上岗效率低的情况还十分严重。因而从市场经济的需要讲,构建统一的上海市再就业领导机构势在必行,这是一个长期的政府机构,由市、区和街道三级构成,通过网络联系全市,所有下岗人员都必须在此登记,接受培训,服从管理,所有需求单位也必须在此登记,提供管理费、培训费,使供需明朗化,培训科学化,上岗程序化,把有限的分散的资金统一使用,使分散的人力集中统一,使再就业工程成为持久的经常的政府工作,以保证社会的稳定和发展。

7、将劳动力市场建设与培训相结合,加强下岗、在岗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