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上海实施“大民政”管理的发展研究
2008-12-08 10:12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实施“大民政”管理格局的背景分析

在传统的管理体制下,民政的职能和管理内容,特别是在城市空间内,是十分有限的。随着企业改革的深入,产业结构的调整力度加大,上海城市市场化、国际化程度的提高,整个社会管理特别是以民政管理为内容的一系列社会管理,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重任;社会与经济同步发展的规律,要求强化民政管理部门的职能。

二、实施“大民政”管理的指导思想

坚持邓小平同志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党的基本路线,全面贯彻市委和市府有关实施“大民政”的指示精神,把上海建设成体现“以人为本”的基本理念,满足现代社会人的基本需求,塑造有利于人的全面发展的社会环境,发展高质量的社会服务体系,建立体现上海国际大都市现代化管理与运作要求的城市管理体系,为上海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稳定的社会环境。

三、基本思路与推进步骤

第一、加快社区发展,建设新型社区:1.强化社区的管理体制建设,为社区发展提供有力的组织保障。2.进一步抓紧社区服务设施体系建设,建立涵盖市、区、街道、居委会四级的社区服务基础设施,市、区、街道建立社区服务中心,居委会建立分中心。3.注重社区的投入机制建设,促进社区服务向产业化、实体化方向发展。要鼓励社会团体、个人、海外人士兴办各类社区服务实体;探索民办公助,民办民助,企业投资法人管理;倡导社会非盈利性的内部福利机构向社会开放等,最终建立起以社会筹集为主与政府投入相结合的多层次、多渠道的社区建设投资体制。

第二、加强基层政权建设:1.社区是居民生活的共同体,社区管理和服务要围绕居民的日常生活开展。2.加强居委会桥梁与纽带功能。

第三、要切实调整政策,为培育社会中介组织创造条件:在专业性团体中,有相当一部分与社区建设和社区服务是密切相联的,如社会工作者协会,街道工作者协会等,只要我们按照政事分离、政社分离的原则,重新界定政府管理职能,是可以让出很多事务性的管理工作,下移到各种协会去发挥。要培育和发展社会中介组织,首先在民间组织政策上率先进行改革和调整,使民间组织在原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基础上,有定编政策,有用工政策,有纳入社会保险网络的权利;其次并有重点的选择几个社团组织进入社区实行改革试点,这样从政策上,从运作试点上,为社会中介组织的培育,创造一定的条件和铺平道路。

第四、加快政府救助保障改革,实现社会救助一体化:1.要加快形成政府救助保障统一性的管理体制。下一步改革的思路是,一是将所有体现政府救助职能的保障工作,全部实行归口管理。二是将政府救助保障的内容,逐步统一起来,同时,还要把低收入阶层的就医救助内容一并纳入进来统筹考虑。2.要加快形成政府救助与社会帮困一体化的管理格局。

第五、推进社会福利事业社会化改革,实现新的运作模式:一是养老福利兴办主体多元化。社会福利社会化首先就是要打破国家垄断养老福利的局面,允许社会各界包括企业、社团、个人及境外机构来兴办养老福利设施,突破政府单一官办的旧模式,让社会有能力、有爱心、有志于养老福利事业的各界和人士,来热衷于养老福利事业的发展。二是养老福利投资主体多元化。提倡养老福利投资多元化,既要切切实实增加政府财政在这方面的投入力度,又要鼓励社会资金的投入;既要鼓励企业、社会团体的投入,又要鼓励有能力的个人投入;既要鼓励内资投入,又要鼓励外资投入。只有形成养老福利多元化的投资体系,才能在较短时间内解决或缓解上海养老供需的矛盾。三是养老福利价格体系多元化。养老福利是属于社会公益的范畴,但这并不否定收费价格机制的合理运用。为此,按照养老福利机构的不同标准设施和服务内容,实行分类管理的收费价格体系,就势在必行。即一部分实行指令性收费价格;一部分实行有弹性的指导性的收费价格,一部分实行市场化的放开收费价格。突破目前单一的、缺乏弹性的价格管理模式。四是养老福利运作方式多元化。今后养老福利机构的运作方式,应坚持多样化的原则,即既有公办公管的国有福利院,也可以公办民营的;既有民办民营的,也可以民办公助的;既有单一资金投入经营管理的,也可以合伙合资经营管理的;同时要注重培养社会福利中介机构的发展,让它们来托管和运作。

第六、改革财力投入机制,形成良性运作的财力支撑:1.加大政府投入是根本。建议既要实行财政投入体制的改革,又要在地方财政支出项目中,增设社区建设开支项目。2.广辟财源,形成多渠道财力体系。首先,建议市政府向中央要求放宽上海福利彩票发行规模,从政策上支持福利事业大发展。其次,进一步在扶持彩票业发展的基础上,走社会福利基金制的运作道路。再次,要逐步形成社会福利、社区服务产业化的效应,把公益事业与市场性相结合。

目前上海养老福利的压力很大,但打开视野,转换思维考虑问题,240万老人中也蕴藏极大的市场,社区服务业中更有开拓的潜在市场资源,等待我们去挖掘。为此,我们要加快养老福利、社区服务方面的转换步伐,使得投入领域内产业产出效应,增强进一步自我投入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