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别还是划一:大学收费政策的国际比较
2008-12-05 11:00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对高等学校学费政策的历史回顾

在中世纪欧洲大学发展的过程中主要形成了两种收费模式。它们分别是“实质性收费”和“象征性收费”模式。中国则出现了“不收费”模式。

采取“实质性收费”这种模式起源于意大利的波隆拿大学、法国的巴黎大学和英国的牛津大学。波隆拿大学的学生由学生组织自己收集经费,交给学校和教师。巴黎大学和牛津大学是消费性机构,它们不能从政府那得到经费,而必须依赖学生,才能维持学校运作。采取“象征性收费”模式的大学以十四世纪欧洲大陆日耳曼地区的大学为代表。与意大利和英法的大学相比日尔曼地区的大学发展较晚,它们建立了比较系统的财政管理体制,政府和社会承担部分大学的开支,对学生,尤其是贫寒学生,只收取“象征性的学费”。到19世纪,普鲁士政府已经承担大学72%的费用(Cobban:1998,309-310)。采取“不收费”模式的以中国汉朝以来的太学为代表。自董仲舒提出办学养士的思想以来,中国历代封建王朝都兴办太学,并且向大学生提供免费高等教育、提供“膏火”“住宿”,免除太学生“徭役”。国家通过免费培养大学学生,得天下人才。

这三种模式在二战以后有了新的延续形式,一是免费高等教育在社会主义、社会民主和福利社会思潮的推动下发展迅速。到六十年代实行免费高等教育政策的已经有五十多个国家。包括十四个社会主义国家、欧洲一些福利国家、一些英联邦国家如澳大利亚,以及一些法语非洲国家如贝宁、尼日利亚等国盛行。特别是二战以后各国大学收费政策的发展,以及各种收费政策的社会学理念、

“实质性收费”的政策在美国、加拿大和受美国影响较大的日本、韩国、菲律宾、和许多拉丁美洲国家。这些国家坚持认为,高等教育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公共财”,作为高等教育收益者的学生必须承担部分高等教育成本。在美国学费收入占公立大学收入的23%左右,日本占公立大学收入的36%左右,韩国占40%左右,西班牙占20%(World Bank:1994,42)。

七十年代后,“免费高等教育”的政策和理念受到了石油危机的冲击。人们重新审视“免费高等教育”政策时发现,结果并不如人意,反而出现“不公平”、“低效益”、“纳税人负担重”和“学生不负担成本而获取高教的收益”等问题。于是,八十年代出现了世界性的学费政策改革,基本的趋势是,上大学要缴费,有困难贷款资助。

二、推行差别学费政策的理念

各国纷繁复杂的收费现象和浩瀚的政府文献中可以归纳出支持“差别学费政策”的六大理念。它们是:

1、以成本高低定学费。由于各个专业的教育成本不同,有的还差异很大,譬如医科和法律的教育成本往往相差5-6倍,决策者有理由根据“成本分担”和“教育成本的多少”来制定学费。美国的学者和实践还发现,一些专业低年级和高年级的教育成本也大不相同,因此有些大学还按照年级之间的成本差异来收费。

2、以专业回报高低定学费。大学实行收费上学的根本原因不在于高等教育成本高,而是因为高等教育是一项对社会和个人都有很大回报的事业。既然,学生能够获得高等教育的回报,学生就必须支付成本和费用。由此推演,私人回报高的专业就可以收比较多的学费,反之,如果社会回报率高,学费就可以减低。事实上,西方许多国家的“工商管理类”、法律的课程就比较贵,而教育、卫生护理等专业的学费就比较低。

3、按学生居住地定学费。这是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国家公立大学普遍实行的政策。这些国家的收费政策都分为:本区域(州、省)、本国外区域(本国外州、本联邦外国)和外国等台阶的学生资格认定和收费标准。英国从八十年代起实行:本国学生、欧共体国家学生、英联邦国家学生、外国学生不同价格的收费标准。美国和加拿大的州立大学也把学生分为本州学生、外州的学生和外国学生等三类,学费标准相应变化。在这种政策的背后是:以学生家庭对当地的经济贡献情况,或者说,以交纳本地税金来定学费。地方税收是公立大学基本的经济支撑,因此纳税人子女的学费应该低于未纳税人子女。

4、以国家利益定学费。在日本、韩国和中国都有为国家育英才的传统。学生也在伦理上应该为“治国、平天下”而学习。因此,在这些国家中,国立大学的学费总是低于地方大学、和为满足社会教育需求的私立大学低。日本国立大学的学费收入只占大学收入的10%,而私立大学超过50%。在欧美,法国实施精英教育的“大学校”也是最“便宜的”。美国则曾为了与苏联竞争,实施过1958年《国防教育法》,为科学类、外语类和师范类学生降学费、提供奖学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