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本市高教管理体制改革的若干建议
2008-12-05 10:04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20世纪的最后几年,我国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改革进入攻坚阶段。上海自被确定为全国高教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地区以来,进行了高校“共建、合并、合作、划转”等多种形式探索,取得一定突破。根据国家教委的试点要求和上海未来发展的自身需要,以什么样的视野、理念和规划来迎接上海新一轮更具整体性、前瞻性、关键性的高教管理体制改革问题,紧迫而又极具挑战性地摆在我们面前。

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

新中国建立以来,教育事业得到很大发展,这是今日中国繁荣之基础。然而教育工作中的失误和教训也不小。现在要花大力气组建综合性大学,想当年清华大学、浙江大学都有很强的文理科,却硬是在院系调整中切了出去,造成大损失。现在要解决高校低水平重复设置问题,可是当初那一所高校不是经上级有关部门批准成立的呢?

几十年来教育的革命、改革不断,但至今似乎仍未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这是我们应该保持清醒和牢记在心的。所以上海在新一轮高教管理体制改革起步的时候,首先需要的是学习和思考,推进思想更大解放。变革未必带来进步,但进步毕竟需要改革。我们的任务是探求带来最大进步的改革。上海不仅应是经济、金融的上海,而且应该是有学问的上海。上海高等教育的改革和发展要走出自己的路。教育领域真理标准的讨论需要深入下去。

二、重视多样、合作、竞争、创新

自上海被确定为全国高教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单位以来,已经进行了共建、合并、合作、划转等多种形式的探索,取得了很大的突破。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大学等校的合并也是成功的。(周远清副部长讲话)

在访问座谈中,钱伟长校长对新上海大学的发展充满信心。同济大学总结并出版了“同济模式”。师范院校调整,师资培养职前教育和在职培训一体化的探索在全国开了先河,得到教育专家的肯定。上海交通大学对创建闵行大学园区的规划作了深入的研究,倾注了可贵的热忱。我们要对已进行的改革和研究作进一步完善和深化。新一轮高教管理体制改革的任务依然繁重,与过去几年的改革相比,形势要求我们更讲整体性、前瞻性和艺术性。政协委员们希望在实行“共建、合并、合作、划转”方针的思路中,更加重视多样、合作、竞争、创新。要有利于高等教育多元化,促进学校间和学校与科学院所及企业的紧密合作,创造学校间平等、自由的竞争环境,高教管理体制改革有新的突破。

三、一流教育要有一流的大学群

一流教育不仅仅体现在一、二所高校的拔尖,如果没有青藏高原,就不会有珠穆朗玛峰。发展高等教育只提北大、清华、复旦、交大是一种落后的思维方式。一个国家、地区、城市的发展一定要有大学群来支撑。

什么是一流大学?——有特色的、个性化的大学。上海音乐学院虽不是综合大学,但我们不能说他不是一流的。上海应努力建设包括多学科的研究型大学,以及以理工、师范、艺术、职业技术、远程教育等为特色的一流大学群,以此来支撑上海的经济和社会的发展。

国际上对21世纪大学的趋势概括为“国际化、地方化”。我们认为多样化、个性化和互补性是上海高教体系的重要特色之一。万紫千红才是春。

一流大学不能自封,也不是官封的,要看现实表现。在日本,京都教育的开放程度远高于首都东京,因此出现了诺贝尔奖得主。

传闻上级有关部门在筹划给学校以“一流”、“高水平”---等分类定位,作为政府在研究重点学校建设规划是必要的,但是对社会如何说法需要谨慎。仅有七、八所大学的香港提出下世纪要有三、四所大学进入国际一流,而台湾方面在承认大陆地区高校学历问题上时有麻烦。与台、港相比,我们上海的好学校不少,绝不仅是一、二所,因此我们绝不要在无意中压低了自己。

四、以学科建设为重点,大力促进超越学科的合作

一流高等教育的建设应以学科建设为重点,应重视每一所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