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劳动力市场全面过渡的研究
2008-12-03 16:48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上海劳动力市场发育的发展取向

1、上海劳动力市场发育水平的整体定位。经过二十来年的努力,上海的劳动力市场建设已趋向完备:劳动力市场主体逐渐形成;就业服务体系已初步建成;作为劳动力有序流动重要基础的社会保障制度正在逐步完备;以地方性法规和规章为依据的市场运作规范逐步建立起来。

2、上海劳动力市场的发展取向。上海劳动力市场的建设尚处于政府诱导型阶段,应尽快借鉴国内外的成功经验,向市场诱导型转变,全面实现劳动力资源市场配置。

二、对劳动力市场体制基本框架的构想

1、目标模式:要建立健全科学化的政府宏观调控、社会化的社会保障支撑、网络化的社区管理服务、法治化的市场运作监管,全面实现劳动力资源市场配置。

2、基本框架:“一个核心体制,三个支撑体系”。


    

[劳动力市场体制基本框架示意图]

一个核心体制:劳动力资源市场配置的就业体制。

三个支撑体系:就业促进体系、社会保障体系和监督调控体系。

支撑体系Ⅰ:就业促进体系由职业介绍(推动竞争性就业)、职业培训(实现帮助性就业)、就业托底(实行安置性就业)组成。

支撑体系Ⅱ:社会保障体系主要由失业保险、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险内容组成。

支撑体系Ⅲ:监督调控体系主要由法律体系、失业预警体系、劳动监察与劳动争议仲裁体系和劳动力价格指导体系组成。

三、向劳动力市场全面过渡中所面临的难点问题

1、原具有固定工身份的职工劳动关系难断是最大的难点。向劳动力市场全面过渡的重点是要形成能进能出的用人机制,而最棘手的是当前国有企业原固定制职工能进不能出的问题。建立能进能出的用人机制是一项极其复杂而重大的社会系统工程,是向劳动力市场全面过渡的关键战役,要由社会各界共同努力,全力以赴来打好这一关键战役。

2、基本保险的社会化程度不高,职工有后顾之忧。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职工所有的保障都融化在单位中,由单位承担所有费用,特别是国有企业的职工比较适应老的保障模式。进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后,老的保障模式已难以维持,而长期在计划经济体制下生活工作的一些职工,对旧体制比较留念,加之老的保障体制即将解体,新的保障体系由尚未完善,致使他们产生了极大的担忧,不敢轻易走向市场。

3、劳动力供需总量矛盾突出,结构性矛盾依然存在。从总体上看,未来几年劳动力市场供大于求的矛盾依然存在。根据推算,“十五”期间,上海劳动力总量将处于高位,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初出生的人口,在“十五”期间将陆续进入劳动年龄,形成劳动力供给,到2004年,上海的劳动适龄人口将达到873 万的历史最高值。“十五”期间上海本地新增劳动力的人数极有可能突破90万,年均18万左右,考虑到同期退出劳动年龄的情况,以及城市行政区域的扩展,“十五”期间上海将净增劳动年龄人口约5万左右。在结构性矛盾方面,劳动力素质还不适应新经济组织、高新技术发展的需要。

4、特殊群体市场化就业有一定难度。特殊群体主要是指征地农民工、复退军人、残疾人、丧劳人员、就业困难对象等。进入市场化就业后,他们的就业显然是个问题。

5、外劳力引进无序,管理不力。本市外劳力的管理分属劳动、人事、建委、教委等多个部门,实行分头管理,且缺乏一个有效和权威的协调机构,这不仅对本市下岗失业人员再就业形成一定的冲击,并对城市管理和社会治安构成巨大压力。

6、政府职能部门人为分割劳动力市场。劳动、人事、教委等政府各有关职能部门各自为政,按各自的思路对所管理的对象单独运作,建立属于本系统的诸如劳动力市场、人才市场、大专以上毕业生择业专门市场等,造成劳动力市场机构重叠、信息分散、资源浪费、效率下降,并且难以形成对就业和劳动力流动的统一管理。

四、向劳动力市场全面过渡的政策建议

1、政府每年要宣布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创造就业岗位的数量,这要作为上海的基本市策。从2000年起到2002年的三年中,上海每年至少要净增10万个就业岗位,三年净增30万个岗位。据预测,今后三年上海可新增就业岗位54万个左右;流失岗位可控制在24万个左右。综合考虑全市年就业岗位的新增和年就业岗位的流失,三年净增30万个就业岗位应该是有可能的。建议建立创造就业岗位计划的政府责任体系,将创造就业岗位计划列入市政府实事项目,并按条块分解指标,明确各级政府的责任并进行考核。具体安排拟请计委部门规划。

2、再就业服务中心的撤销与功能转换。从2000年起,完成分流任务和到期限的再就业服务中心,要逐步撤销;到2001年底,再就业服务中心将要全部撤销。再就业服务中心可转换为从事职业培训、职业指导、职业介绍的就业服务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