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社区发展规划的理论与实践
2008-11-26 16:23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内容摘要:

一般认为,“社区”一词是对应于英文“community”,而“community”所描述的社会群体的幅度很大,通常指一个地方社会单元(local community),但大可至全世界(the world community);有时也可指某一特征人群,如专业人士群体(professional community),或某一种族人群(ethnic community)。中文“社区”一词所转译的主要是“地方社会单元”的含义。尽管社会学及其他有关学科对“社区”有各种各样的定义,但都少不了 “社会群体”和“空间”角度的描述。

近年来,“社区”,“社区发展”及“社区规划”等词汇日益为人们所熟知。就其内涵而言,“社区”在我国并非新的事物。特别是我国城市社区,其组织程度历来很高,街道、居委会等在社区的发展和运行中发挥着很大的作用,城市的社区性活动有着长期的传统。

这几年,我国一些城市对社区的发展问题的重视是有其特定原因的。自实行改革开发政策以来,我国经济和社会领域的方方面面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在政企分离的同时,原有的大量国有企业实行转制及公司化改革,日益成为自负盈亏的自主经济实体,在计划经济条件下所形成的“企业办社会”局面已不复存在。随之而来的是,在计划经济下形成的“单位制”及社会成员的“单位人”属性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原先由政府及国有企业所承担的大量社会职能被分离出来,并向社区转移,因而职工及其家属也相应从“单位人”逐步转变为“社会人”。

经济和社会的转型使得城市社区的功能和作用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新时代的城市社区研究和社区发展规划问题应运而生。

以建立市场经济制度为导向的经济改革,在所有制方面打破了国有经济的一统天下,导致了不同经济成分的竞相发展;在分配领域则打破了平均主义,不但使得人们收入差异不断扩大,而且承认按劳分配以外的其他分配方式。这种“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发展模式必然导致社会成员的经济社会地位的分层;另一方面,城市住房制度的改革,房地产市场的不断发育,使得人们有可能按自己的偏好及经济能力来选择住房和居住地。房地产市场的“过滤器”作用使得分层了的社会成员群体趋于在不同的城市地域聚集,导致社会空间分异的日益明显。

我国的经济改革和经济发展所面临的宏观大环境是经济全球化及区域经济一体化。产业在全球及区域的垂直和水平分工,使得一些城市的传统产业失去了优势、甚至走向衰败和消亡,而一些新的产业在外部力量的推动下兴起。伴随着城市经济结构调整,失业或“下岗”群体不断产生甚至扩大,低技能低薪岗位激增,而以知识为基础的产业及高薪就业岗位也不断涌现。

反映在城市空间上,核心区、中心区以及城郊工业区、居住区等城市功能空间分异清晰。

从社会意义的角度来测度,城市住房的高端、中高端市场消费群体,以及经济型、廉价型地段社会群体之间的空间分异也日趋明显。

总体而言,经济的持续增长、社会的不断进步,使社会成员普遍受益,但从横向比,不同社会群体的受益程度是不同的,有一部分人甚至会陷入困境。反映在社区发展上,一些传统产业就业人员聚集、失业下岗率高、家庭平均可支配收入较低的社区,呈现出不同于城市“主流”社区的发展特征,即所谓的“边缘化”的趋势。对城市边缘化社区的研究及寻找发展对策,是当代社区发展规划兴起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现代城市中,即使在高收入、高智力人群聚集的“高尚”社区,通常也存在着严重的社会问题,如老龄化、人际关系淡薄、家庭结构失衡及心理障碍者趋多等。对这类社区同样要给予关注,也需要制定和实施适当的社区发展政策。

城市社区研究和社区发展规划工作涉及社会学、管理学、城市规划等多个学科领域的理论知识和方法论。因为社区发展问题既是社会领域的问题,但又离不开空间组织及物资设施环境;同时社区的主体是人群,必然需要有某种程度的制度安排及管理方式,以使运行高效、人际关系和谐。

就本源及工作方法而言,城市规划与社会学及社会研究有着密切的关系;就城市规划的成果及影响而言,必定会涉及社会发展问题。但是总体而言,长期以来城市规划的关注点主要是空间资源及物资环境的建设。在城市住区领域,城市规划设计的对象是居住区或小区,而不是“社区”;或者可以说“见物不见人”。

城市规划的原有理念及工作模式的形成有其必然性。在计划经济及住房福利分配的条件下,社会处于较均质的状态,规划的任务仅是物质空间的组织及根据规范配置公共设施。但是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城市规划不但面对社会分层和不同地域人群的差别化需求,而且还要面对社会弱势群体和边缘化社区的发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