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航空港与城市一体化发展的经验与启示
2020-01-21 11:14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国际航空港与城市一体化发展具有三种驱动模式

1、大型国际机场驱动发展模式

该模式以亚特兰大为典型代表。亚特兰大的哈茨菲尔德-杰克逊国际机场是连续20年蝉联全球机场客运量首位的大型国际机场,强大的客流量拉动了机场附近商务办公、会展会议、酒店餐饮等高端商务快速发展,让亚特兰大发展成为国际著名的航空城。为了促进航空城一体化发展,主要实施了三方面举措:一是建立了以机场为核心的便捷综合交通网络。公路运输方面,亚特兰大机场连接四条洲际高速公路,超过100家的汽车运输公司为该机场提供快速的地面运输服务;铁路运输方面,亚特兰大从很早以前就开始成为了一座铁道城,现在的亚特兰大有直接通往南诺福克和市中心CSX交叉铁道线的货运铁道线路,旅客可以乘坐火车从多个城市前往亚特兰大,火车站与亚特兰大MARTA铁道系统相连接。二是强化综合交通网络的有机衔接,实现机场与周边城市无缝衔接,亚特兰大哈茨菲尔德-杰克逊国际机场的中转率高达70%,成为了城市要素跨区域流动核心节点,进而带动了城市发展。三是强化机场周边地区的多部门合作开发。亚特兰大哈茨菲尔德-杰克逊国际机场与政府、企业、大学和其他非盈利机构合作,形成亚特兰大航空城联盟,针对机场周边地区进行深度开发,并通过合作开拓国际市场提高航空城的国际影响力。

2、大飞机制造企业驱动发展模式

该模式以西雅图为典型代表。西雅图是波音公司所在地,为降低飞机部件运输成本,减少运输时间,围绕塔科马国际机场,西雅图由内到外依次布局飞机总装企业、飞机主要部件制造企业、二级和三级配套商及其他相关企业,充分体现以机场为中心、向外依次递推的阶梯式产业布局。该模式主要是依托大飞机制造企业的驱动,打造完整的航空产业链,实现机场发展与飞机制造企业联动,飞机制造基地发展与城市发展协同的模式。其中,波音公司发挥了核心作用,其在西雅图的飞机制造装配基地成为航空制造产业链的龙头。波音公司的入驻也吸引了众多以临空经济为依托的世界顶级科技公司落户西雅图,如微软和亚马逊总部都设在西雅图,Google、Facebook、Twitter、eBay等在西雅图设立区域总部,从而带动了当地经济繁荣。

3、政府优惠政策驱动发展模式

该模式以蒙特利尔为代表。蒙特利尔主要借助政府对航空产业的支持,吸引了一大批国际航空组织的功能性机构总部和大批航空制造企业落户[1],进而实现全球航运要素的集聚,促进了航空城的发展。主要措施有两个:其一是降低航空制造企业税率。例如,为提升本土航空制造企业的竞争力,蒙特利尔政府对其征收较低的企业税,据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测算,蒙特利尔航空制造企业的运营成本比法国同类企业低13.05%,比美国同类企业低9.7%,此外,蒙特利尔还推出了“前两年100%减免所得税、第三年减免75%、第四年减免50%、第五年减免25%”的外国航空研究人员专项减税政策。其二是打造高效的智力支持平台。蒙特利尔通过集聚世界一流的航空院校、研究机构和企业内部研发中心,为其航空制造企业培养了大量的航空专业人才。

二、国际航空港与城市一体化发展经验对上海的启示与借鉴

尽管国际上航空港与城市一体化发展具有多种驱动模式,但总体上呈现出五方面的经验规律:一是以高效的机场中转功能为基础,据VariFlight 2016年7月发布的“机场连通性指数”(主要用于评估机场的中转枢纽功能)显示,亚特兰大机场和西雅图塔科马机场分别位列全球第1和第12,而浦东机场和虹桥机场分别位列34和43;二是以多方位的政策支持为保障,如波音公司每年通过税收豁免、税收优惠和基础设施建设的途径,获得近40 亿美元的政府补助;三是以完善的综合交通网络为载体,如波音公司的两个总装工厂伦顿与埃弗雷特分别位于西雅图南北方,均通过公路、铁路与海港进行快速联络,保障了飞机总装工厂的高效运营;四是以充足的智力资源为支撑,如西雅图则拥有开设航空相关专业的华盛顿大学和西雅图大学,且波音公司也是培养世界级优秀航空人才的重要基地;五是以完整的航空产业链为动力,如蒙特利尔航空产业集群主要由总承包商和飞机维修中心、航空设备制造商、子承包商和特种产品提供商等相关企业组成,不同定位、层级的企业互为补充,形成了较为完整的航空制造产业链。

上海在加快建设国际航空枢纽港,提升空港枢纽功能能级的过程中,要顺应国际趋势,着力推进港城一体化。

1、无缝对接多式联运,实现航空港与城市综合物流一体化

借鉴国际航空城市交通发展经验,构建以机场为节点,以复合交通走廊为骨架,以公共交通为主导的多层次、多功能、多元化的综合交通体系,实现机场与城市交通一体化发展。一是做好市内多式联运无缝对接,实现空铁、空陆、空海等运输一体化。二是推动上海机场、上海港、上海东站和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一体化,依托上海港、浦东机场以及高铁网络,推动保税物流与非保税物流、国际物流和区域物流、航空物流与海运物流的结合,实现航空物流与城市物流一体化。

2、协调航空功能区域,实现航空港与城市空间一体化

打造“一轴”(浦东机场-虹桥机场中轴)、“双核”(浦东机场与虹桥机场)和“三区”(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祝桥航空城和上海东站)的带状空间发展模式。一是全面整合浦东和虹桥机场外围的功能区,促使机场地区由偏心空间结构向圈层式空间结构转型,强化机场商务园区功能提升。二是完善祝桥航空城高端航空装备制造与维修功能,全面对接两大机场和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统筹上海东站周边区域开发,打造世界级高端航空装备制造基地和航空资源配置高地。

3、促进航空产业与其他产业融合,实现航空港与城市产业一体化

加快上海航空产业与其他产业融合发展,是加快上海航空港与城市一体化的重要体现。一是打造多元化特色航空城。联合中国商飞、上海机场以及陆家嘴金融城,有效利用上海各项政策与经济优势,着力打造航空与智能制造、金融、商务服务、国际贸易相融合的多元化特色航空城。二是集聚上下游产业链。引入国际航空配件供应商、核心航空产业配套企业,提升上海航空产业配套能级,完善航空产业链。三是加强平台载体建设。促成上海航空工业旅游基地、航空展示平台、航空科技馆以及航空博物馆的建设,发展高能级航空旅游产业。

4、大力吸引航空功能性机构,实现航空港与城市功能一体化

充分依托自贸区新片区建设契机,重点吸引和培育航空功能性机构,并加大政策支持力度。一方面,加大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航空功能性机构吸引力度。对新引进的研发设计、航空培训、航空咨询等主营业务的企业和机构,一定期限内免征企业增值税以及企业核心管理层个人所得税,并予以房屋租赁补贴和投资奖励;另一方面,提升本土航空功能性机构扶持力度。设立上海航空服务业发展专项资金,用于支持上海航空业发展,加快上海航空功能性机构发展速度。

5加强区域合作,实现航空港与长三角城市群一体化

上海航空港不仅助推上海城市发展,而且有利于辐射长三角,引领长三角航空产业和城市的快速发展。一是完善上海机场周边的交通运输网,改善上海机场与长三角其他城市的陆上运输通道,降低长三角航空物流运作成本,提高上海“高铁 机场”模式中转率;二是提升上海航空服务业对长三角的辐射力度,拓展上海航空产业链的空间服务范围,提升长三角航空产业整体竞争力;三是充分发挥上海自身优势,与长三角城市形成基于功能定位的差异化航空协同发展模式,促进上海航空枢纽更好服务长三角和长江流域。



[1] 功能性总部包括国际民航组织、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国际商用航空理事会、国际航空电信协会等,航空制造企业则生产超过了50%的世界中小型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