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挥桥头堡作用,加快“一带一路”电子口岸互联互通研究
2020-01-17 09:11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当前,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和区域经济集团化进程的加快,经济体之间联系日益紧密,贸易数量和交易规模逐渐扩大,全球范围的产业结构调整加速,企业生产、经营和营销方式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全球贸易便利化呼声日益强烈、势在必行。在诸多措施中,“单一窗口”越来越受到国际组织和各国的重视并成为落实贸易便利化、提高国家竞争力的主要行动内容。近年来,欧美发达国家、世界主要国际组织和一些发展中国家都在积极地推动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的建立和发展,我国也建设并实施符合中国国情的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上海率先发展出“电子口岸”这一更为综合化、全面化的贸易便利化理念。

口岸是国家的门户,口岸功能的强弱和运行效率的高低,对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以及社会繁荣至关重要。当前,随着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电子口岸”的经验日臻成熟,以及“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推进,“一带一路”国家间电子口岸互联互通迎来了重要的发展机遇。一方面,国家赋予了上海在电子口岸互联互通方面的旗帜性地位,另一方面,在各国对“全球化”、“一体化”进程意见不统一的背景下,电子口岸互联互通成了各方最能达成共识的推进项目。为此,上海应当发挥服务“一带一路”桥头堡作用,加快沿线国家电子口岸互联互通,推进全方位、多层次的“一带一路”互联互通网络。

本文以推进电子口岸互联互通为切入点展开五个部分的论述。第一部分介绍单一窗口的国际发展概况。首先对相关文献进行研究,对单一窗口的基本概念围绕技术条件、制度建设、标准体系、法律条款深入剖析单一窗口的实施路径;其次,总结单一窗口的国际案例,研究分析了美、日、加、澳、智五国典型发达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的经营模式、业务模式等方面的建设发展经验;最后,研究区域贸易单一窗口的互联互通现状及基本模式,重点分析东盟单一窗口、太平洋联盟等区域合作机制。

第二部分是关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的情况与现状。首先,根据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单一窗口的发展阶段进行实证研究,分别从总体和地区层面总结归纳了主要沿线国家的单一窗口建设情况和发展水平,并总结出当前推进“一带一路”电子口岸互联互通存在的主要难点,体现在如下三方面:建设基础相差甚远,发展水平参差不齐;法律政策差异较大,责任机构难以协调;地缘政治错综复杂,经贸合作议题各异。在此错综复杂的大背景下,若要正确解决主要难点,实现各国单一窗口贸易数据的交换,推进区域单一窗口互联互通进程,不但需要各国政府和领导机构间的共同合作,还需要通过现有的国际经贸合作中贸易便利化相关议题的推动和指导,特别是发挥APMEN在促进国际间贸易互联互通上的作用,进而“由点及线,由线及面”逐步实现以中国上海电子口岸为牵头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单一窗口的区域互联互通。

第三部分介绍说明了我国单一窗口或电子口岸的发展。中国单一窗口开始发展于2012年海关启动无纸化改革试点,目前我国正处于单一窗口第四阶段,距离单一窗口区域国际化仍有一定距离。在微观层面上,我国地方口岸较多,管理体制复杂,长期实行中央直属线条式垂直管理体制,在国家层面、地方层面、部门管辖范围层面权力交织,业务流程重复繁琐,而且如海关、检验检疫这些管理部门其横向联合薄弱,资源共享、协同合作、系统互联程度比较低。通过强调我国所推行和建设的全国版和地方版电子口岸是具有中国特色的,明确上海桥头堡的目标定位,旨在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大力推进“一带一路”电子口岸互联互通的总体进程。在国际化方面,上海国际贸易单一窗口须与“一带一路”沿线主要港口口岸对接,与亚太示范电子口岸网络(APMEN)主要经济体港口口岸对接,实现海运物流可视化、原产地证电子化。同时,本研究也注意到,上海单一窗口尚未纳入空运报关业务,因此缺乏空运的相关数据,暂时无法开展空运提单电子化的试点项目,成为其短板之一。

第四部分着重研究了亚太地区的电子口岸互联互通现状,分析介绍了亚太示范电子口岸网络(APMEN)各项工作的意义与影响。APEC海关程序分委会(SCCP)通过了《单一窗口发展愿景》(Vision for Single Window),指出了单一窗口发展的两个关键阶段:第一阶段是帮助各成员经济体建立各自的单一窗口,第二阶段是实现各单一窗口之间的国际互通性。为推进亚太地区外贸口岸互联互通,提升跨境贸易便利化水平,201411月,亚太经合组织第22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宣言《北京纲领:构建融合、创新、互联的亚太》同意建立亚太示范电子口岸网络(APMEN)。2015821日,亚太示范电子口岸网络及其运营中心在上海揭牌。APMEN旨在推动形成口岸间的数据网络及合作平台,实现供应链中各系统间数据的互通、互用,推动亚太区域供应链信息透明化、口岸信息平台和单一窗口平台区域一体化。目前已有来自11个经济体的19个成员口岸加入APMEN

第五部分为推动“一带一路”电子口岸互联互通提出了具体的工作建议。面对“一带一路”国家单一窗口发展水平差异大、协调难度大以及经贸合作情势多变等问题,为实现“一带一路”电子口岸的互联互通,应以亚太示范电子口岸网络(APMEN)为抓手,以上海电子口岸为支点,制订《上海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互联互通的行动方案》,逐步向“一带一路”国家复制推广电子口岸互联互通的经验,采取支点撬动、重点突破、点面结合的方式,并根据不同经济圈的特点因圈施策、分段出击,以灵活渐进的双边合作推动整体协同的多边合作,带动多层次、宽领域、全方位的区域互联互通。

首先是推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互联互通的具体行动方案。建议由上海口岸服务办公室牵头制订《上海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互联互通的行动方案》,以APMEN为抓手,以上海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为支点,对上海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引领一带一路电子口岸互联互通做出整体战略规划。

其次,设立一带一路沿线电子口岸互联互通国际机构。建议与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合作发起设立国际机构,协调推动一带一路沿线电子口岸的互联互通,该机构可以APMEN运营中心为基础,设立在上海自贸试验区,以便充分发挥服务一带一路桥头堡作用。

第三,与央企结成战略联盟。积极对接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中国远洋海运集团等央企丰富的海外港口及航运业资源。招商局在全球2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53个港口,中远海在全球投资码头51个,集装箱码头超47个;两个集团的港口多位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重要点位。通过加强与这两个央企的合作,可更加高效地与“一带一路”沿线电子口岸开展互联互通。

第四,(四)加快形成“一带一路”沿线电子口岸节点网络,通过研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现有的口岸信息系统现状,并结合APMEN、金砖国家及澜湄合作机制的基础,依托招商局、中远海的的全球港口网络资源,建议选取相关口岸作为“一带一路”沿线电子口岸互联互通的网络节点。

第五,积极提升上海电子口岸合作的功能。当务之急是尽快将进出口空运业务纳入上海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吸收机场集团、东方航空加入单一窗口,加快空运信息的整合进度,在此基础上大力推广电子货运,为参与互联互通试点项目夯实基础。

最后,进一步争取国家部委的支持在政策层面,积极与国家口岸办公室等主管部门进行沟通协调,争取其对上海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对外互联互通给予政策支持。在资金层面,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推进电子口岸互联互通等工作符合我国对外援助与合作交流的战略目标,应积极争取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绸之路国际发展基金、援外资金对互联互通项目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