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由贸易港与“一带一路”’建设联动发展研究
2020-01-17 09:08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虽然中央决定自由贸易港由海南先行探索,但上海自贸试验区“升级版”应先行先试自由贸易港的核心功能。本课题的招标题目“上海自由贸易港与‘一带一路’建设联动发展研究”仍然具有重要的前瞻研究价值。

经过夯基垒台、立柱架梁的5年,一带一路建设正在从倡议、蓝图向落地生根、持久发展的阶段迈进,也面临越来越多现实的挑战和风险。“一带一路”建设进入从“大写意”到“工笔画”的阶段。上海面临新时代对接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新要求。

上海自贸试验区对接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经历了从无到有、渐进深化的历程。目前在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人心相通等方面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也存在不少需要提升完善的地方,比如定位需要进一步提高、需要更多前瞻性的思考、需要进一步聚焦重点领域、需要加强系统集成、需要打造一批代表性成果等。

国际标杆自由贸易港在贸易、投资、税收、监管等方面的制度创新,都助推其成为国际航运中心、国际贸易中心、国际金融中心以及全球城市网络的关键节点,助推其成为全球资源配置中心。

对标国际标杆自由贸易港,结合新时代中央对上海的新要求,结合“一带一路”建设的新要求,上海自由贸易港与“一带一路”建设联动发展可以聚焦五个方面的结合点:将上海自由贸易港建设成为“一带一路”新型价值链核心、“一带一路”资源配置中心、“一带一路”综合网络枢纽、“一带一路”经贸规则辐射源以及“一带一路”专业服务中心。

2008年以来,全球价值链面临重构的压力和机遇。“一带一路”建设为中国牵头打造新型价值链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这个新型价值链可以打造三个闭环,中国配置资源,“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生产,产品、中间产品或服务要么当地消费,要么出口全球,要么通过与国际进口博览会联动出口中国。上海自由贸易港可以凭借制度创新、业务、落差、网络和规则标准等方面的优势,建设成为“一带一路”新型价值链的核心。上海自由贸易港需要向价值链高端升级,提高价值链的引领能力、整合能力,形成越来越大的落差优势和配置能力。上海自由贸易港需要培育资源整合者,或学习借鉴招商局集团“前港——中区——后城”的整体开发模式,或支持类似中民投这样的大型民营企业集团整合资源,或鼓励现有成熟的园区开发企业作为牵头企业,按照价值链发展规律实施境外经贸合作区的整体投资和建设。

上海自由贸易港建设“一带一路”资源配置中心,要聚焦在资本、战略性大宗商品、技术、数据和信息等这些最核心的资源上,要重视打造资源的配置能力。要吸引跨国公司总部、跨国金融机构、全球性生产服务公司、全球研发机构以及国际组织等全球资源配置功能性机构集聚。要大力建设“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债券市场、“一带一路”战略性大宗商品人民币国际期货市场、“一带一路”技术转移平台以及“一带一路”航运要素配置平台等资源配置平台。还要推进现有的债券市场、证券市场、技术转移平台、大宗商品市场等资源配置平台与国际资源配置平台的互联互通,打造“一带一路”资源配置共同体。

上海自由贸易港要建设“一带一路”桥头堡,更好的与卓越全球城市建设联动,需要进一步升级有形和无形的网络,建设成为“一带一路”综合网络枢纽。要大力推进上海港国际航运枢纽建设,进一步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和与“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促进国际中转集拼业务常态化,打造航运服务产业链,建设高端航运服务及要素市场,提升航运服务全球话语权,推进长三角港口群的区域分工与合作。要大力推进上海国际航空枢纽建设,加强区域航空机场群联动,提高国际中转率,提高国际航线网络的宽度和厚度,提升空港运营效率。要大力推进上海自由贸易港数据和信息中心建设,进一步提升亚太信息通信枢纽的地位,打造世界级5G网络应用和数字城市的样板,助推“一带一路”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支持卫星导航产业、智慧城市、移动支付等产业中的龙头企业、创新企业到“一带一路”沿线开展业务、拓展网络,促进数字国际规则的完善,提升中国网络空间话语权。要大力推进有形网络和无形网络的互相连通和联动发展。要建立与“一带一路”已有网络相联接的包括松散型和紧密型等多层次的互联机制。

上海自由贸易港具备为“一带一路”建设供给新制度性公共产品的优势。在贸易规则方面,上海自由贸易港可以及时总结上海电子口岸建设的经验,形成规范性标准,助推亚太电子示范口岸网络的拓展;可以探索改进货物贸易原产地规则,提高“一带一路”FTA的利用率;可以探索进出自由、便利安全的货物进出港管理制度;可以建设开放共享、内外联动的高标准知识产权保护高地,并总结形成相关规范;可以争取形成具有国际影响力和采信力的检验检测、认证认可、标准计量等方面的“上海标准”;可以探索并归纳服务贸易领域可行的做法和经验,形成相应的规则,为未来的双边或多边FTA谈判提供支撑。在投资规则方面,上海自由贸易港可以进一步完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并形成制度性公共产品,为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地区)BIT谈判引入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提供支撑;借鉴发达经济体BIT中的FET、保护伞等合适做法,在投资规则完善中更多体现对海外投资的保护;可以率先探索制定境外经贸合作区特别法规和实施细则,先行先试负面清单、投资者保护等理念和做法,为其后的双边BIT乃至多边投资规则打下基础。在纠纷解决规则方面,上海自由贸易港可以推动形成调解、仲裁和诉讼顺畅衔接、相互配合的争端解决机制,为当事人提供国际化、一站式法律服务,吸引更多的一带一路沿线当事人选择在中国解决争议,同时为“一带一路”沿线纠纷解决提供示范程序、惯例、规则等制度性公共产品。

对标香港、新加坡等标杆,上海自由贸易港在建设“一带一路”专业服务中心方面还存在一些“短板”。上海自由贸易港应吸引和培育专业服务业集团,并鼓励其投入“一带一路”的专业服务。上海自由贸易港要吸取上海自贸试验区早期建设跨境电商服务平台的教训,提高“一带一路”公共服务平台的专业水平和公信力。上海自由贸易港建设有必要优先解决“一带一路”建设的痛点和难点问题,率先探索建设国家级“一带一路”海外投资风险管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