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自贸试验区与上海四个中心和上海科创中心联动协同问题研究
2019-06-25 16:26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在“创新驱动 转型发展”的战略主旨下,上海新一轮对外开放优势的培育,亟待一个有利于创新要素便利化流动与国际化营商环境相适应的制度环境。当前上海的开放环境与城市功能建设进入新阶段,上海自贸区的扩区为上海整体性对外开放优势带来全新动力,“四个中心”指向的服务市场转型进入深化期,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战略的启动对上海集聚多层次创新要素与融入创新价值链提出要求。上海自贸区、四个中心与科创中心三大战略领域的协同发展是上海下一阶段对外开放战略的内核,关系到上海对外对外开放领先优势的延续和提升,并对于上海的服务经济转型具有关键意义,助推上海在科技创新国际化网络中形成地区的枢纽点。

一、三大战略联动协同发展的关键点

首先,上海自贸区将成为四个中心深化与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制度保障。上海经过近两年的建设,已经从构建基本框架的初级阶段进入了制度创新“落地”的深化阶段,作为探索中国对外开放新优势的制度创新实验地,上海自贸区的扩区为制度改革点“先行先试”创造了更大的腹地,并为上海下一阶段的贸易、金融要素市场的功能和科技创新资源集聚提供制度保障。

其次,“四个中心”作为开放型经济功能目标为出发点,指向现代服务业的全面升级,四个中心建设的深化与科技创新中心发展之间在对外开放功能建设上实现“机制互动”与“优势互补”。以国际经济中心建设为龙头,在沪跨国公司的研发资源与本土服务经济市场与人才队伍之间在知识流动与开放式创新纽带上形成彼此促进关系。“四个中心”框架下的国际经济中心指向上海吸引高能级外资的引资战略和“总部经济”的升级,在新一轮全球产业创新价值链转型的背景下,驻沪跨国公司研发中心的发展将协调与融通全球的研发中心。现阶段上海培育与集聚科技创新要素战略将依托跨国公司研发中心与本土科技园区的创新型企业等多类型主题,在创新便利化服务平台建设与国际大都市的营商环境建设的要求相吻合,将城市核心区域的现代服务功能建设与激励科技创新主体发育进行充分结合,从而实现四个中心战略的“大都市功能”升级与科技创新中心“源头”与“码头”建设之间的互补与协同发展。

第三,“四个中心”下的贸易、金融市场功能作为高端要素流动的促进平台,为科技创新中心形成全方位的“人、财、物”高效率流动和研发合作便利化的平台。而自贸区扩区后的多层次城市空间作为四个中心深化发展的腹地,将助推上海的“大市场”效应升级,形成上海在国际化创新网络中发挥“码头效应”。科技创新中心的发展从手段和管理模式上全面支撑四个中心的服务经济转型发展。反过来,在贸易便利化、跨境资本流动与金融服务市场各个领域的制度创新越来越需要专业知识和专业信息共享的公共服务平台 ,需要来自科技创新中心在技术手段接轨、标准制定与科技研发与应用平台上的全面支持。

二、三大战略联动协同发展的主要抓手

第一,自贸区的制度创新经历了初级阶段的通关便利化和政府职能转变,后续的深化阶段需要延伸至科技合作与创新活动相关的各类要素流动便利化制度改革。从高水平的科技创新国际合作微观机制的内在需求出发,消除相关“人 财 物”要素流动和融通过程中的制度障碍,构建一个有利于上海的跨国科技与创新活动的制度环境。

自贸区已经推行与落地的方案大多集中于贸易、投资便利化与金融市场化改革,下一阶段自贸区的制度创新无疑需要进一步聚焦上海未来国际化创新要素融通为核心的“制度红利”的再造。作为我国科技资源与知识密集型企业的集聚地,新一轮的制度红利无疑需要一个以有利于知识、科研要素与研发国际化活动发展的平台。未来自贸区的制度创新“撬动”上海服务经济转型发展与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突破点,需要聚焦新型服务业态培育和创新便利化的制度保障,相应的制度创新上需要围绕着服务贸易产品和知识密集型服务业态发展的内在需求,对高技术产业跨国经营涉及的技术贸易和研发外包设立包含全过程的交易便利化机制,并对创新成果的保护形成高标准的知识产权保护机制。

第二,针对目前上海自贸区现阶段涉及知识自由流动与跨国研发合作制度安排存在的问题,需要与上海全球创新城市建设的高目标对接,构建一个全方位促进知识要素流动便利化与风险保护制度安排。相关的改革举措覆盖科技人才、科技资本、研发外包中间品流动的行政管理流程的简化,以及促成国际化创新活动资源融通的服务平台。针对高技术制造与眼发型企业的技术贸易与参与跨国研发外包项目的需求,就其“事前知识储备”、“事中研发外包与数据服务”和“事后专利申请”等环节,在融资、研发中间产品流转与研发人员跨境工作与专利成果保护上实现制度突破,实现跨国研发促进的机制建设“嵌入”自贸区的制度创新规划中。相关制度创新的目标在于推动上海更加充分与高效地集聚科技资源,提升跨国创新网络全球节点的能力,并建设符合国际规则的高标准知识产权保护机制,探索上海从科研到产业界的全方位创新体系的要素便利化流动,包括创新价值链内研发活动的信息分享、技术转移与人力资源跨境流动等促进研发便利化的制度建设。课题提出在相关制度改革实施过程中,应当避免“碎片化”的简单政策堆叠,而应以覆盖知识流动与创新全过程、彼此间有机联系的培育与促进方式形成一个制度安排,使自贸区成为有完整创新促进政策支撑的科技创新国际化“特区”。

现阶段的制度创新举措需要针对跨国研发合作便利化的内在需求,探索上海促进跨国研发活动便利化的功能性服务平台建设。结合生物医药行业为代表的知识密集型企业跨国研发外包的专业特性,改进研发外包流程下中间产品与研发服务交易的流程,提升研发型企业跨国技术合作的效率。对应的制度改革举措包括:一方面,对现有技术(无形)贸易的“多头管理”格局进行重塑与协调机制的建设,谋求从“多门式”审批和管理转变为“一门式”的管理模式;另一方面,针对研发服务企业特有的高度技术专业性和“跨界”创新合作的特点,对于该类企业组织的技术贸易与相关资金流动的管理和监测上,采取政府部门管理与行业性组织“自治”相结合的方法,谋取以专业人士参与为主的“自律型监管体系,实现行业内部更大的”自我监管“的发展空间。

第三,围绕打破对国内国外创新资源的割裂,推进跨国公司研发中心获得充分国民待遇的科研资助和资金扶助平台,充分激发跨国公司作为境内与境外创新资源平台性角色在“嫁接”海外创新要素的作用,在自贸区内探索服务于本土企业研发中心与跨国公司研发中心的常设性创新服务平台与管理系统,由此实现自贸区在吸纳和融通海内外创新资本的功能,落实“四个中心”下的国际经济中心的升级战略。其中务实性的政策包括:一方面,在自贸区内,依托浦东新区一级政府,探索一个兼顾公益性与市场化运作的服务平台,设立一个创新项目投融资服务的平台,在创新资金管理上“去行政化”,采取国有民办的模式创设一个提供从创新扶持项目的信息服务、资金管理和研发成果保障的非政府机构,为本土企业、外资企业与专业机构等各类主体服务。另一方面,将高标准知识产权建设与自贸区下一阶段的一级管理机构体系重组结合起来,将浦东知识产权局和自贸区法的建设统筹考虑,率先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形成一个制度标杆,构成可推广的模式。在该领域构成自贸区与科创中心联动的突破,在建设与国际通行规则衔接的知识产权保护规则上形成领先优势。

主要完成人

黄烨菁       

完成时间201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