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服务“一带一路”资金融通的对策研究
2019-06-25 15:52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当前,中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愿望和能力都在不断增强。旨在倡导新型全球化的一带一路战略,重点实施五通,其中资金融通将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以下简称金砖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和上海合作组织开发银行(以下简称上合开发银行),并通过这些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来推动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上海作为国际经济与金融中心,在这一进程中必须服从服务于国家战略,发挥更大的作用。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做出建设上海自贸区的重大决策,作为我国进一步融入经济全球化的重要载体,推动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建设,同时将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这一重大战略任务交给了上海自贸区。可以说,上海金融中心建设的政策环境有了质的飞跃,但是,作为正在建设中的世界级金融中心,上海距离中央的要求还有很大距离,因此,需要思考如何将政策利好转变为自身优势,结合开发性金融机构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重要作用,更好地为一带一路战略提供资金融通方面的支撑,同时,在这一过程中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一、上海需要进一步提升在一带一路金融体系中的地位

1.上海首先应该成为新兴经济体的金融中心

过去30多年,上海对外开放的主要方向是美欧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随着新兴经济体的勃兴,上海应积极承担起代表国家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的角色,尽早完成对世界各地区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开放,增强配置全球金融资源的能力,以更好地服务一带一路战略。自金砖银行总部确定设在上海以后,围绕建设世界金融中心目标,上海必须首先成为新兴经济体的金融中心。要成为新兴经济体的金融中心,就应该抓住金砖银行落户上海的契机,强化为新兴经济体服务的意识,把上海打造成金砖之都。

2.上海打造世界级金融中心应充分利用自贸区作为载体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具备明显的优势,但这种优势必须放在一定的制度环境下才能充分发挥。上海自贸区具备金融制度改革先行先试的优势。根据中央的部署,上海自贸试验区将是我国融入经济全球化的重要载体。20151029日印发的《进一步推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试点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方案》(以下称《上海自贸区金改40条》)明确上海自贸区要率先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进一步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等。这意味着上海自贸区是我国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的重要载体。同时,随着我国进一步融入经济全球化,金融风险问题日益突出。上海自贸区还应该进一步发挥金融协调机制作用,加强跨部门、跨行业、跨市场金融业务监管协调和信息共享,研究探索中央和地方金融监管协调新机制,从而成为我国金融监管重镇和创新基地。显然,上海自贸区具备必要的制度环境,如果将一带一路资金融通的重要机构总部放在上海自贸区内,将实现1 1大于2的整体优势,有助于促进人民币国际化。

二、上海打造金砖之都应与自贸区建设统筹联动

上海打造金砖之都应同时带动自贸区发展,自贸区建设也应同时为上海成为世界金融中心服务。因此,建议以自贸区为载体,从硬件、软件和配套建设入手,重点推进四方面的工作:

第一,可学习布鲁塞尔的欧洲区(European Quarter模式,在自贸区内建设金砖区。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是欧盟总部所在地,因而又被称为欧洲的首都。围绕欧盟总部,在布鲁塞尔形成了一个在欧洲乃至国际政治经济生活中都举足轻重的欧洲区。上海要建设成为金砖之都,不妨考虑效仿布鲁塞尔欧洲区建设,围绕金砖银行所在地,在自贸区范围内规划建设一个高度国际化的金砖区,吸引金砖国家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的经济、文化等相关机构落户。

第二,可在自贸区范围内,以金砖银行所在地附近为宜,建立金砖学院,配合上海第二文化中心建设。上海应建立起以新兴经济体为服务对象的智力支持体系,具体可参照位于比利时布鲁日的欧洲学院的做法,成立金砖学院。金砖学院应成为致力于新兴经济体研究的研究生教育及学术机构,一方面可以获取较大的资助力度,培养来自新兴经济体的博士和研究型硕士;另一方面,金砖学院可同时把来自不同新兴经济体、致力于研讨本国或本地区未来发展的学者和学生们聚集起来,从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角度来研究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提供智力支持,成为新兴经济体的重要智库和未来政治家的摇篮。

第三,上海应增强为新兴经济体的服务意识,加强与包括金砖国家在内的主要新兴经济体金融机构的联系。上海可以考虑会同金砖银行、财政部和央行召集G20成员国中新兴经济体(中国、俄罗斯、南非、阿根廷、巴西、印度、印度尼西亚、墨西哥、沙特阿拉伯、土耳其、韩国)的主要金融机构定期召开新兴经济体金融稳定论坛。借鉴中央将亚信会议发展成为北京亚洲安全论坛的做法,将新兴经济体金融稳定论坛逐渐发展成为新兴经济体金融稳定委员会,发挥上海作为全国经济中心的重要作用,与北京形成呼应之势。

第四,上海应加强与金砖国家金融中心城市,特别是印度孟买和巴西圣保罗的公共外交。一个全球性的金融中心的发展往往需要次级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的支持。上海应紧跟中央的战略部署,加深与新兴经济体的金融中心城市的合作和交往。印度孟买和巴西圣保罗分别是两国的金融中心,又同时是上海的友好城市,在迈向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征途上,上海应积极支持这两个姐妹城市成长为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从而夯实上海成为世界级金融中心的基础。

三、以上海合作组织为平台,将上海自贸区建设成为一带一路金融枢纽

1.上海合作组织金融合作可助力一带一路建设

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组织)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平台。一带一路建设是在同中亚各国实现区域经济合作的基础上,向中东地区延伸,扩大区域经济合作范围,连接亚太经济圈和欧洲经济圈。上合组织成员国均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参与者和合作者,正从一个安全合作机构转向安全与经济双轮驱动组织。上合组织成员国所在区域是连接欧亚大陆的主要通道,是一带一路运输网络建设的重点区域,能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平台。

资金融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内容与支撑,上合组织金融合作有利于解决一带一路融资问题。为解决一带一路建设融资问题,我国已推出一系列金融机构和基金。但一带一路建设覆盖范围广泛,需要更多金融平台支持。上合组织可以充分发挥平台作用,将一带一路建设的金融需求与上合组织金融合作相结合,发挥上合组织金融合作对一带一路建设的推动作用。

2.上海应把握上合组织扩员机遇,着力打造一带一路金融枢纽

随着上合组织扩员,有关国家的金融合作也将从主要立足于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转向新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并重的新格局,原来以中俄合作为主轴的安全和经济合作也将延展为中印俄三方合作。

上海应把握上合组织扩员机遇,着力打造一带一路金融枢纽。当上合组织金融合作仅仅立足于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时,上海同西安、乌鲁木齐、喀什以及中亚城市相比,欠缺打造一带一路金融枢纽的地缘优势。但是,随着上合组织金融合作从主要依靠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转向新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并重,上合组织金融合作将形成中俄合作与中印合作的双增长极,呈现以上海为支点的扇面辐射格局。在这一背景下,上海在建设一带一路金融枢纽方面的整体优势非常突出,明显优于北京、西安、乌鲁木齐、喀什等国内竞争对手,也优于中亚和俄罗斯等国家的相关城市。

3.上海建设“一带一路”金融枢纽的对策

第一,欢迎包括开发银行在内的各种上合组织金融合作机制在上海落户。在继续争取上合组织开发银行总部落户上海的同时,可以考虑向中央建议争取组建其他形式的上合组织金融机构,实现上合组织的制度化金融合作。

第二,鼓励上合组织成员国企业和个人在上海自贸区开设自由贸易账户。中亚国家外汇管制严重,可以吸引愿意到中亚国家投资的企业在上海自贸区设立投资性公司,为这些企业结汇提供全面服务。

第三,加强上海自贸区和阿斯塔纳国际金融中心、瓜达尔港自贸区等的合作,形成以上海为中心的亚洲离岸金融网络。

第四,加强上海金融市场和上合组织成员国大宗商品部门合作,为竞争人民币定价权而努力。俄罗斯和中亚国家油气资源非常丰富,乌兹别克斯坦的黄金储量在全世界是第四位。上海可以通过加强和这些国家的合作确定自己大宗商品定价中心的地位。


主要完成人

张恒龙  戴勇斌  张真真  徐瑶玲  安龙全  门庆兵   

完成时间20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