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外货币开放新格局
2019-06-25 14:53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一、人民币国际化的现状、特点及发展趋势

2009年我国政府正式启动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政策以来,人民币国际化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

就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路径来看,其发展经历了以下两个层面的扩展:其一,从经常项下向资本项下的扩展,其二,从计价职能、结算职能向投资职能和储备职能的扩展。人民币国际化在区域方面的扩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离岸人民币市场从香港向台湾、新加坡等华人经济圈的扩展;第二阶段是离岸人民币市场从华人经济圈向全球的扩展。

进入2015年后,随着阶段性人民币贬值压力的出现,人民币国际化的速度所有减缓。就影响人民币国际化的因素来看,经济规模和贸易规模的变化,金融市场的发展以及资本项目开放程度都会影响到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这些因素是决定人民币国际化长期发展趋势的基础性因素。但是与这些因素不同,作为市场因素,人民币汇率的变化会通过对境内外金融资产收益率差异的影响,引起人民币国际化指标的短期变动。

值得强调的是,汇率变动只是影响人民币国际化的短期因素之一,从更长远的视角来看,人民币国际化的长期发展趋势最终取决于中国经济实力的变化,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根本动力。

二、“一带一路”建设与人民币国际化

“一带一路”建设与人民币国际化之间存在紧密关系。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改变制造业大国、金融弱国不对称地位的重要举措,也是为了改变中国在国际金融体系中不利地位的战略措施,更是中国分散我国巨额外汇储备风险、促进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重要抓手。而“一带一路”建设与人民币国际化目标是相重合的。目标的相同性决定了一带一路建设对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有重要意义,其影响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一带一路”建设所推动的中国企业走出去将为人民币走出去提供动力。第二,即便“一带一路”建设项目未必都由中国企业承建,但是基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相对落后,资金相对缺乏的状态,这些国家需要巨额的外部融资,这就为人民币资金进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了机会。第三,“一带一路”地区金融基础设施也相对欠发达,沿线国家金融机构对于动员本区域内的资金缺乏有效的能力,为中国金融机构进入该地区提供金融服务留出了空间。第四,不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中央银行与中国人民银行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这对人民币国际化有重要的促进作用。

三、我国国际收支结构演进对人民国际化路径选择的影响

梳理英镑、美元和日元国际化的经验和教训,我们不难发现国际货币的形成具有以下共性:第一,都是在贸易顺差、国内产能和资本过剩的背景下推动的;第二,都置于国家战略高度;第三,都紧扣实业资本的输出,创造出口需求。这说明货币国际化与资本国际化相辅相成、互为表里,资本国际化为货币国际化提供内部支撑,货币国际化则为资本国际化提供外部便利。

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本质上是人民币资本走出国境、向外输出的过程,同时也是是由初级向高级逐步发展的过程,所处的不同阶段对应着不同的国际收支结构。与我国2014年以前的“双顺差”格局相适应,我国人民币国际化推进路径主要是要通过贸易渠道,以进口支付的形式对外输出,同时通过资本项目适度回流,总体上保持了输出的态势。2015年以来,我国资本收支出现逆差,未来我国需要大力支持人民币资本账户下的对外输出,通过资本、金融账户逆差输出人民币,满足非居民对人民币国际流动性的需求。

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资本账户有序开放研究

当前对人民币国际化与资本账户开放关系的研究,需要借鉴美元、英镑、日元国际化与资本账户开放协调推进的经验,这是本章重点研究的问题之一。

从其他国际货币的发展历程来看,资本项目开放并不构成本币国际化的前提条件,这表明实现人民币国际化并不必然意味着要完全开放资本项目。日本的经历从反面论证了这一点。日本在1985 年后宏观经济进入下行轨道,其政治经济政策受到美国掣肘,继而被动放松跨境资本流动的监管,资本管制的放松助长了日元汇率的过度升值,从而伤害了日本实体经济的发展。对此,中国应该引以为鉴。即便是在本币实现国际化后,也应该根据实际情况对本币跨境资本流动进行适度的监管。

在本币国际化进程中,为了保持宏观经济的稳定,一国当局需要根据本国的实际情况对跨境资本流动进行必要的监管。如德国在马克国际化进程中经常根据环境的变化,调整资本管制的程度。美国在美元实现国际化后仍然保持对跨境资本流动进行监管,这对于保持本币币值稳定和推进本币国际化进程具有重要的意义。当前中国尚未实现资本账户可兑换,资本市场尚未双向开放,国内金融发育程度尚不能有效地吸收外资和化解外资大进大出的压力,因此应该渐进稳妥地推进资本项目开放。

五、人民币离岸市场、资本流动与货币政策

人民币离岸市场正在向形成一个全球性网络进发。随着全球性网络布局的逐渐搭建和人民币离岸金融产品的日渐丰富,在不断地满足离岸人民币需求的基础上,其网络效应逐步显现,一方面,人民币离岸市场的发展提升了人民币在境外使用中的便利性,降低了使用中的交易成本,提高了人民币在全球贸易和投资中的使用份额,助推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另一方面,人民币在全球计价、支付、结算、投资、融资和储备中的大量使用,提升了离岸人民币和人民币金融产品的需求,提高了人民币离岸市场的交易规模和流动性,反过来推动了人民币离岸市场的发展。

人民币在离岸与在岸市场之间的资本流动影响到国内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人民币流出对国内货币供应产生影响,取决于获得人民币债权的境外机构和境外银行以何种形式持有离岸人民币存款,不同的持有形式对应着在岸商业银行和中央银行不同的资产负债表结构和变化,其结果不尽相同。鉴于人民币离岸市场发展对国内货币政策存在的影响,在推动人民币离岸市场的发展过程中,应该采取相应的措施降低人民币离岸市场对在岸市场的影响。

六、人民币国际化与上海自贸区金融创新

自从中国政府启动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试点以来,人民币在国际贸易结算中的使用程度迅速提升,但是受制于资本账户管理制度的存在,人民币跨境交易仍面临流通渠道不畅、回流机制不健全的问题。在此背景下,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设立,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突破制度性障碍的试验场所。当前,上海自贸试验区率先实现资本账户基本可兑换的时机日益成熟。为此,上海自贸试验区应顺应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需求,进一步扩大人民币资本账户对外开放,力争在人民币资本账户可兑换方面实现“质”的突破,从而为人民币国际化注入了新的动力和活力。

从未来的发展方向来看,上海自贸试验区应抓住扩区后新一轮深化金融改革开放的契机,强化自贸区建设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互联互通,通过自贸试验区金融制度的创新、金融服务的拓展、金融市场的辐射来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发展和对外开放,力争在人民币资本账户可兑换方面实现“质”的突破,从而把上海打造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金融中心。


主要完成人

  宇  孙立行  徐明棋  杨雪峰  李 

完成时间 201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