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一步释放上海消费潜力研究
2019-05-06 14:51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长期以来,上海的经济增长过度依赖于投资和出口拉动,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有限,不但会造成投资过度与产能过剩,还会对消费需求产生排挤效应。目前上海供需结构失衡与错配的问题较为严重,一方面,既有供给结构不能适应消费需求,低端无效产能占用资源难以退出,归根结底是有效供给与创新能力不足,供给体系停留在低端无效阶段;另一方面,“需求侧”政策越来越难以解决结构性短缺问题,也难以适应居民消费结构升级与扩大消费需求的要求。

基于这样的研究背景,本课题深入研究上海消费需求与消费结构的动态变迁,对供给结构与消费结构的关系做出较为准确的评估与判断,提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解决供需错配的深层次矛盾,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的政策建议,对于上海调整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保持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

本文的主体内容可以分为以下几个部分,第一部分为结合上海市目前消费的供需情况,深入探讨供需不匹配的深层次原因。第二部分为从消费供需两端分析上海消费提升潜力,并总结分析释放上海消费的重点领域。第三部分为在深入研究上海消费潜力面临的形势和问题、研究上海供需两端的提升潜力与释放消费需求的重点领域的基础上,本课题组提出了进一步释放上海消费潜力的对策建议。

首先,在需求侧方面,根据上海市居民相关数据分析显示,上海消费率有所提高,但相比欧美国际大都市仍然偏低,上海消费结构升级趋缓,高端消费潜力仍需挖掘,同时上海个性化、差异化、多样化消费兴起,境外旅游人数剧增,消费外流现象严重。在供给侧方面,上海低端无效供给过多,中上游行业生产过剩导致下游行业产品调整进程缓慢。如白色家电低端供给过多,智能家电、小家电供给不足,服装行业继续结构性调整,中高端服装供给不足,其他零售行业供需矛盾也依然存在。自主品牌存短板短板,缺乏世界500强品牌的同时国内品牌排行第五,与城市地位不匹配。

在供给和需求匹配分析的基础上,主要从发展阶段、产业结构、创新能力、市场主体、体制机制、消费政策六大方面分析上海目前供需不匹配的深层次原因。认为上海市的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是上海消费水平不及国际大都市的根本原因;上海的产业结构不合理,无法满足消费者的高端消费需求;城市创新能力不足,创新潜力和金融环境成为释放消费潜力的瓶颈;市场主体有待完善,企业生产的产品与消费者的需求难以匹配;体制建设欠缺,居民消费潜力难以释放;消费政策引导力不足,难以满足日益创新的消费方式。

其次,在上海消费提升潜力方面,主要从供需两端分析。在需求方面,上海居民消费能力、消费意愿和消费环境提升潜力巨大。随着未来收入水平的提高,上海市居民消费能力将会有一定的提升,未来年轻人成为消费主力军,老年人消费将成为消费提升的新机遇;高收入高学历消费群体见长,上海居民追求个性化消费服务。上海线上购物发展迅猛,电子商务具有可观的发展潜力,城市基础设施日益完善,以上海为辐射中心的消费区域日益发展,“海派文化”影响深远,居民追求有文化底蕴的消费产品与服务。

在需求方面,上海产业、产品、服务的提升潜力巨大。上海战略性新兴产业增速回暖,同时创新突破显著,热点领域不断涌现,产业升级引领作用明显。消费者对国产品牌的正面印象上升,认可度上升,借助互联网带来新机遇,品牌发展潜力巨大。同时,新的消费理念出现,上海个性化、多样化、差异化服务得到迅速发展。以上因素有助于上海产业、产品和服务质量的提升。此外,结合课题组调查问卷,重点分析了信息消费、绿色消费、住房消费、旅游消费、文化创意消费、家政、健康与养老消费六大重点消费领域的现状,以及各自的提升潜力。深入了解六大消费领域,为进一步释放六大消费领域的潜力奠定基础。

最后,本课题组提出了进一步释放上海消费潜力的对策建议。

第一,促进体制机制改革,构建租房市场发展的长效机制,抑制房价过快上涨,减轻居民消费压力。首先,要创新体制机制改革,推出与大城市相适应的住房管理条例,构建租房市场发展的长效机制。其次,要从房产商和消费者两个方面入手,加强房地产市场竞争策略的监管,做好宏观调控。最后,发挥上海国际大都市信息化程度较高的优势,做好房地产辅助制度建设。

第二,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设“智慧城市”和“科技创新中心”,从供给能力、供给主体、供给方式等方面培育新供给。首先,在供给能力方面,建设“智慧城市”和“科技创新中心”,充分利用自贸区发展的契机,促进科技研发成果的市场转化。其次,在供给主体方面,政府要加强市场引导作用,引导企业关注行业新动向,生产行业紧俏产品,同时,政府要加强市场监管作用,支持朝阳企业发展,淘汰落后企业和僵尸企业,支持优秀企业兼并落后企业。最后,在供给方式方面,政府以及行业研究机构要开展深入研究,及时把握上海消费领域的新动向,并将研究成果向社会公众公布。

第三,出台鼓励性消费政策,吸引外来消费,推出上海的“明星产品”,打造消费高地。一方面,针对“在沪消费”与出境消费的差距较大的情况,应该从产品质量、售后服务、价格等方面缩小“在沪消费”与出境消费的差距。另一方面,增强外地消费者来沪消费的吸引力,推出上海的“明星产品”,初步打造国内消费高地,并进一步向国际化发展。

第四,发挥消费政策的宏观调控功能,构造消费层次,挖掘消费潜力。应该针对不同的收入阶层,出台不同的措施引导消费。首先,对上海的高收入群体,政府要引导企业强调产品的层次性和专业性,推广精细化消费品和体验性消费品,打造上海高端消费集聚区。其次,对上海的中等收入群体,政府要重点做好市场引导和对企业的督导工作,扩大信贷消费类别,促使中等收入阶层的消费模式从累积型消费向超前型消费转变。最后,对上海的低收入群体,政府工作的重点是要保障消费者的切身利益,帮助低收入群体提高收入。

第五,出台辅助性消费政策,完善消费环境,发展消费文化。首先,发挥文化赛事的辐射带动作用,激发消费者的消费欲望,营造良好的消费文化。其次,营造良好的消费环境,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减轻消费者的消费顾虑。最后,完善消费环境,还必须满足消费者对消费硬件和软件的需求,建设世界一流的消费设施,营造与国际接轨的购物和服务商圈,大力发展电子商务平台、网络购物平台,以满足消费者对消费硬件和软件的需求。

第六,出台鼓励性消费政策,瞄准重点领域,有效释放消费潜力。上海应该进一步扩大信息消费、促进绿色消费、稳定住房消费、升级旅游消费、提升文化创意消费以及鼓励家政、健康与养老消费。在扩大信息消费方面,应该充分利用互联网迅猛发展的契机,充分促进信息消费潜力的释放。在促进绿色消费方面,政府应该把生态旅游、绿色餐饮等绿色服务业纳入上海重点产业扶持计划,加强对绿色产品生产企业的财政和税收补贴力度。在稳定住房消费方面,上海应该进一步做好土地使用规划,保障住宅用地需求,并进一步推行财税体制改革,打破政府对土地的财政依赖。在升级旅游消费方面,应该加大对定制旅游的宣传,推出更加丰富的旅行服务和新型旅游产品,增加消费者的旅行选择,节省游客时间,方便游客消费。在提升文化创意消费方面,应该充分利用“线上”消费兴盛的契机,鼓励上海的文化企业将更多的文化产品“搬上网络”,开办更多的时装周、体育赛事等文化活动和体育活动。在鼓励家政、健康与养老消费方面,应该进一步增加养老院的数量,提升服务质量,改善服务态度。提高家政、健康产品的层次性,从而更好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