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制造企业在上海创新转型中更好发挥作用研究
2019-05-06 14:51
字体
保护色
打印
返回
关闭

民营制造企业是上海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是上海创新转型的重要力量。近年来,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和不断加大的经济下行压力,民营制造企业面临部分新问题、产生了新情况,也制约了其在上海创新转型中的作用的发挥。本课题的研究报告聚焦三个方面:一是,上海民营制造企业的贡献与特征、问题与瓶颈;二是,深圳民营制造企业发展的经验借鉴;最后就民营制造企业更好地发挥作用、推动上海创新转型提出思路与对策建议。

从现阶段民营制造企业对上海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来看,民营制造企业已成为上海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扩大就业的主体力量、税收增长的有力支撑、创新发展的重要源泉。然而,由于制造业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市场环境较为严峻,上海民营制造企业发展也呈现出一些新趋势、新特征,总体情况有喜有忧。喜的方面是:民营制造企业顺应了上海制造业创新转型的导向要求,发挥船小好调头的优势,成为上海制造业转型升级发展的重要力量,大力推进制造业服务化、高端化和高新化。忧的方面是:民间投资震荡回落,制造业对内投资依旧低迷。然而,民营经济对外投资快速增长,呈现“内冷外热”现象。现阶段,突出的问题体现在:一是,“小而弱”民营制造企业占比大,市场依附性及伴生性明显;二是,市场竞争力相对薄弱,企业家投资意愿不足,发展内生动力有待激发;三是,自主创新能力有限,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够,创新成果转化的质量和效益有待提升;四是,转型升级的战略布局不尽合理,缺乏对标上海国际大都市发展需求的战略定位。

深入剖析上述问题背后的原因,除上海民营制造企业自身的局限外,还面临要素成本普遍上升、资源约束限制、隐性准入门槛、体制机制障碍等瓶颈问题亟待突破。首先,各种生产要素,如土地、劳动力、税负对企业发展形成的成本约束日益明显。其次,调研发现民营制造企业面临隐性准入门槛,如:政策制定中区别所有制的差别化待遇、行业准入中对民间资本的限制、民营企业在招投标中处于弱势地位、在兼并收购中仍面临一些门槛障碍等。最后,为进一步激发民营制造企业的创新发展活力,最为根本的问题在于政府支持的方式、途径和手段有待优化,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还需协调。

对标深圳,深圳市民营制造企业形成了与北京、杭州、上海等地错位的发展模式,即“深圳特色”,主要体现,一是,多维度专项基金推动民营中小企业成长;二是,民营研发机构促进民营制造企业协同创新;三是,对接产业需求,形成了产业链集聚效应;四是,营造公平竞争的行业环境,让市场自动筛选优秀制造企业。

对上海而言,充分发挥民营制造企业的创新能动力、培育面向市场的新型科研机构,促进民营制造企业创新效应的最大化体现;促进产业链与创新链的无缝对接,通过产业链的集聚效应,打造快速迭代的市场创新体系;以中小民营制造企业提升市场活力,以龙头民营制造企业为标杆,引领民营制造企业的发展,都是可以借鉴的经验。

基于上述分析,围绕民营制造企业如何在上海的创新转型中更好地发挥作用,课题组提出了总体思路、发展路径与政策建议。

【总体思路】围绕中国制造2025战略规划,依托上海科创中心与四个中心建设,把握上海扩大全球影响力进行城市功能提升的关键阶段,应坚持“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市场决定”的发展原则,基于上海文化特色与资源特征,打造“智能应用制造中心”,培育“上海特色”民营制造企业,发挥民营制造企业在实体经济创新转型中的自主能动性,激励民营企业向全球价值链高端攀升,形成与上海城市功能定位相匹配的民营制造企业发展格局,从而在上海创新转型中更好地发挥作用。

【发展路径】一是明确价值定位,协调政府、市场、企业互动关系,发挥政府引领作用,强化企业主体地位,尊重市场决定要素配置,更好认识和发挥民营制造企业在上海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和地位,激发民营制造企业创新动力、发挥民营制造企业创新优势、促进民营制造企业创新活力,实现上海民营制造企业率先转型。二是聚焦产业生态,激活民营制造企业内部创新和产业带动能力,创新要素供给,优化产业生态,探索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创新机制,构筑发展新生态,带动相关产业生态更新与重构。激励企业充分发挥增长动能,打破传统全生命周期,鼓励民营制造企业融合发展,把握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技术发展方向,推动以技术组合为基础的集成式智能化创新模式,推动大学、科研机构、行业协会及其他企业等不同创新主体联合,积极引导构建从生产者到消费者到中介多方参与创新的开放型网络化创新平台,注重产业链上下游协同设计,集聚共享创新要素与资源。三是促进区域融合、军民融合、产业融合发展,围绕城市功能提升,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现代制造业产业体系,不断提高民营制造企业在全球价值链所处地位;重点围绕“平台、应用、安全、标准、政策”等方面推进民营制造企业与互联网的融合;将制造业服务化作为制造业尤其是民营制造企业发展转型的新方向和新的盈利点;鼓励民营制造企业创意化,加快制造业升级,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促进产业融合价值共创。四是培育上海特色,激励民营制造企业更好对接上海的城市战略定位,立足城市特色,聚焦未来城市的战略需求,培育高端业态,加强技术创新,培育领军企业;依靠集群创新,整合资源要素;优化结构、提升比重,为龙头民营制造企业的发展、产业集聚、区域经济转型升级提供良好支撑。

【政策建议】课题组提出,要充分发挥民营制造企业在上海创新转型中的积极作用,在相关政策的制订和实施过程中,提出如下政策建议:一是创造良好氛围,鼓励民营制造企业灵活利用上海改革试点优势。着力营造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建立健全公平竞争的市场机制,增强企业发展动能,加快鼓励上海民营制造企业依法进入更多领域,激发民营制造企业活力和创新发展,促进上海经济创新转型。二是支持民营企业主导产业生态重塑,带动全产业链的创新转型,支持跨领域跨行业协同创新,以智能交互打通生态价值链,围绕用户需求实现价值创造,以开创共享促进特色发展。三是坚持市场化导向,提升民营制造企业对相关行业的撬动作用,坚持市场化导向,保障民营企业平等获取市场资源要素,完善政府公共服务,促进民营制造企业提升竞争优势。四是鼓励协同创新,积极构建共享和开放的网络创新平台,鼓励民营制造企业积极拥抱互联网,鼓励建立联合技术创新中心,发展基于互联网的按需制造、柔性制造、网络制造等新型生产模式,推动服务化转型;重视对民营造企业服务,形成可持续、便捷民营企业诉求的、信息基本对称的公共服务体系;鼓励民营制造企业与高校、研发团队合作,加强研发和持续技改,增强制造业技术创新核心竞争能力,带动上海科创中心建设。五是兼顾共性问题和实际情况,推动产业政策适度调整。从单向引导变双向撮合,帮助民营制造企业获得金融支持,立足长远,依照民营制造企业内在规律营造综合配套环境;正确认识民营制造企业对经济发展的撬动作用,改变产业选择的“政策偏好”,引导鼓励企业向产业园区集聚,将目前名目繁多的各类扶持政策归类合并成若干能激励民营制造企业内部创新转型动力的政策。六是加快体制机制创新,扩大民营制造企业溢出效应。发挥民营制造企业的撬动作用,加快技术创新转化力度,支持企业组织方式创新,鼓励民营制造企业加快制定相应的创新收益分配机制,扩大创新溢出和示范效应;提升上海民营制造企业整体影响力,争当制造业创新转型的“排头兵”和“先行者”。



民营制造企业是上海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是上海创新转型的重要力量。近年来,面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和不断加大的经济下行压力,民营制造企业面临部分新问题、产生了新情况,也制约了其在上海创新转型中的作用的发挥。本课题将立足于整体经济形势和民营制造企业发展的实际情况,通过深入的企业调研,梳理总结民营制造企业的贡献与作用、瓶颈与问题,就民营制造企业更好地发挥作用、推动上海创新转型等问题提出思路与对策建议。